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哈德良攻防战
    如许倾盆暴雨一般的箭矢。即使是矮人一族的重装步兵也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当年罗马全盛时期,罗马帝国曾先后派出过二十余个整编军团,四十几万的大军意图征服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然而最终却都失败了。

    后勤补给,以及罗马人并不适应斯堪的纳维亚的恶劣天气。除此之外,便是北欧人与矮人一族的拼死反击。

    就是在那时候,矮人一族见识到了罗马帝国招牌式的龟甲阵。那时候,北欧各个部落的文明水准仍旧很低,打仗仍旧是一窝蜂似的往前冲。龟甲阵这样需要高度纪律性的玩意,他们自然玩不转。然而矮人一族却是如获至宝。在战争中很快很迅速的学会了龟甲阵。并且流传至今。

    然而,尽管如此,矮人一族毕竟仍然维持在部落联盟这样的社会阶段。一些实力强大的部落能够征召出合格的重装矮人士兵。而另一些,要么是喜欢其他方式的步兵——比如说超长枪方阵,或者说双手武器的冲锋步兵。要么就是实力不足,或者人手不够,摆不出这样的方阵。

    因此,在面对如同暴雨一般的英格兰长弓手的箭矢的时候,矮人一方的损失不可谓不大——以强大的长弓抛射而出,并且以重力加速度加成的箭矢打在大盾牌上面,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大块冰雹一样那么有威力。好歹盾牌是弧形的,可以间接卸开一部分的力气。然而,尽管如此,这噼里啪啦的箭雨仍旧让不少的矮人精锐战士颇感吃力——一个弄不好,盾牌被箭雨的冲击力给弹开,或者偏移了一小点——紧接着漏进来的雨点便毫不留情的刺穿了矮人战士的的皮肉。紧接着,倒霉的矮人战士便闷哼了一声。倒了下去。这龟甲阵也就一点点的出现了缺口。

    此时此刻,如果是换成了其他蛮族山寨的龟甲阵的话,多半就会束手无策了。然而矮人一方却是学了个全套——甚至在龟甲阵的基础之上还有所改良。自然不怕,只见整个龟甲阵忽悠悠的一变,就好像拼图模块似的,后面的同时上前一步,最后排的减去一列。整个龟甲阵就又恢复了正常。

    传说中的龟甲阵能够将远程投射武器的伤害降低到最小。但是其他的矮人兵种就没那么好运了——矮人超长枪战士不适合攻城战,所以没有参加。但是矮人双手斧战士,矮人十字弩手,以及普通的,只配备了小圆盾的矮人士兵。以及矮人征召民兵。却是在这样的箭雨之下倒下了不少。

    连矮人这样子配备着精良甲胄的军队也伤亡了不少。那么可想而知,以轻装步兵为主的苏格兰人会是多么的凄惨——就算是在箭雨飚起的那一刻,苏格兰人们要么拿着粗制滥造的大盾牌原地蹲下护住上半身,要么躲到了挡板车的后面去,有一些不要脸的还把自己的矮人盟友当成了挡箭牌——然而,就算是这样仍旧有不少的箭矢往他们身上招呼过去。谁让他们身上没有啥盔甲呢。

    就这样,英格兰人凭借其引以为傲的长弓部队,在中距离的战斗之内挽回了一点颓势。不过这样的好事,很快就消失了——在矮人部队的楼车和云梯车靠上了哈德良城墙之后。

    之前,矮人们根据哈德良城高度所制作的楼车,同样有十几米高——上面遍布着矮人一族的十字弩手,甚至轻型弩炮。虽然在行进途中被英格兰的城防弩炮给击毁了少许。楼车一下子塌了下来。之后将最顶层的弩手摔下来,变成了肉饼。但是绝大多数仍旧平平安安的到了地方——紧接着,矮人和苏格兰人们便踩着楼车的折叠楼梯,差不多相当于爬上五层楼那样的高度。爬到了楼车顶上,再在挡板上面跑几步,就能看到列着盾墙的英格兰人了。

    紧接着,双方斧劈枪刺,便是一番惨烈大战。在如此近距离的战斗之中,身披重甲手持长柄战斧的矮人长柄斧战士可以算得上是最强的王者——双手挥舞的十几公斤重的长柄斧,甚至比重装矛兵手中短矛还要长出一截来。矮人长柄斧战士们往往在敌人攻击范围之外便是一记横扫,连人,带盾牌,盔甲,**和短矛一起,以绝大的无可比拟的恐怖力量全部砍断。

    哈德良城第一线血肉横流,英格兰守军惨叫连连。眼看着以矮人长柄斧战士为先锋,矮人与苏格兰人联军在城头第一线的作战之中竟然取得了不可思议的优势!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哈德良城易主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了!!

    “守住!一定要守住!!”不少骑士在眼看到此情此景之后目呲尽裂。一些人情急之下,直接举起了满是火油的木桶,使劲向着矮人楼车的跳板处抛了过去。紧接着,点燃了火箭的长弓手们,便对着已经粘满了火油的矮人和苏格兰人猛烈射击。

    惨叫声响彻天际,即便是最为勇猛的矮人战士,在浑身着火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保持冷静,而在跳板这样密集的地段,他们甚至连逃跑都没有地方逃,在这样的挤压之下,站在边上的士兵们因为慌不择路,或者因为己方士兵的推挤而直接掉了下去,大火一点点从城头蔓延到地面上。最后,整台楼车都直接化作了巨大的火炬。哈德良城一线火光冲天!

    然而,战斗仍旧在继续着,苏格兰人的统帅威廉华莱士,以及矮人王瓦尔德都是经年累月的宿将,皆是心如铁石之辈。尽管前线大军进展不顺,被火油少的皮开肉绽,被长弓射的如同刺猬一般——在云梯车来了之后,一些沿着云梯车攀爬的士兵,甚至被对方抛投的石块砸到脑浆碰裂,然而,联军的两名统帅却仍旧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惨烈的哈德良攻城战仍旧在继续。矮人工兵部队上前,人人手中都提着一只木桶——因为火油的流动性,不可能用水浇灭。因此他们木桶中装的全都是刚刚挖掘来的沙土。

    矮人工兵们担任着救火队员的任务,抬着大桶的泥沙,哪里有火光便奔向哪里,用沙土将火焰盖住,之后狠狠地用穿着铁皮靴子的大脚踩在上面。这样一来二去的,哈德良城之下的火光一点点的减少了。而同时,顺着云梯车,楼车攻上城头的矮人和苏格兰人也越来越多。

    “用那个吧。”眼看着此情此景。站在哈德良城一处高塔上观察战况的英格兰指挥官轻轻叹了口气,紧接着这样说道。

    “是的,将军。”再之后,他身边的几个传令兵迅速跑开来,去传达将军的命令了。

    再之后,距离战场较远的一处看起来和周围城墙没什么两样的暗门缓缓开启。身披重型链甲,手持骑枪,骑着神骏战马的英格兰骑士们缓缓走出。总共一百余骑英格兰骑士静悄悄的列好了阵型。随即,暗门缓缓关闭。再没有开启。

    总共一百三十二名英格兰骑士,以及三百四十八名骑士扈从。近五百英格兰重骑兵列锥形阵,听着他们的总指挥官大喊道:“今日,吾等死之所在,共赴黄泉!今日,吾等无分贵贱,皆为兄弟!!!”

    紧接着,近五百英格兰人欢呼着,向着正在攻城之中的矮人和苏格兰人冲了过去。攻城正紧联军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后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支骑兵来,在目瞪口呆之中,大批的矮人和苏格兰人被骑枪刺穿,紧接着,骑士和扈从们拔出雪亮长剑左劈右杀。其中一些则手持重型链枷,狼牙棒等物。对准了云梯车,楼车等攻城器械一阵猛砸。又或者掏出火油来,将之引燃。

    “……”眼见此情此景,矮人王瓦尔德气的哇哇大叫,矮人,因为天生的身材原因完全无法骑马。更不用说发展骑兵什么的。因此在对外作战之中,经常吃亏。

    “你们的骑兵呢?快点上啊!”紧接着,矮人王马上又想起来了自己还有一个盟友,便转过身去对着威廉华莱士这样大喊道。

    “我们,我们也没有骑兵。”威廉华莱士满脸苦笑,这样说道:“不过,我们还有强力的超长枪兵。就用那个吧。”

    “嘿呀!”瓦尔德一拍大腿,紧接着破锣嗓子大喊道:“密室守卫!密室守卫上前!!!”

    再之后,联军迅速排出了自己的超长枪部队,身披重甲,手持四米超长枪的矮人一族超级战士密室守卫,以及苏格兰人引以为傲的,对抗英格兰铁骑的最强利器,苏格兰高地超长枪兵。

    数以千计的超长枪兵排成紧密阵型,前四排的战士全都枪尖向前放平,从正面看过去,甚至几乎看不到人,完完全全的都是枪杆。枪如铁林,列阵向前。

    然而,稍微有点晚了——就在这时候,遭受了城上城下双重攻击的联军已经趋近崩溃。攻城的第一梯队,总共五千矮人和苏格兰人狼奔豚突。战力全无。而完成了任务的英格兰骑士和扈从们大笑着,直接向着联军枪阵冲了过去。开始了生命中最后的一次冲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