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矮人的传统什么的
    于是,苏格兰与挪威结盟之事传谕英伦三岛。英格兰小心戒备不提,而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欣喜又得一强援的同时,也非常疑惑,此等事情为什么没有叫上她。而某肤色白的略死人,下颚上还画着奇怪的符文,整个人看起来比反派还反派(黑saber)的吾王对此事颇为不满,为此专门致函询问苏格兰国王肯尼斯一世。最后得到答案是:兵贵神速,因而无缘一见。并非有意冒犯贵国,并许诺,在下一次,击败了英格兰之后再度举行会盟……

    同一时间,埃吉尔也在被自己的矮人盟友们质疑着——之前那一段时间矮人们没吭声,却是因为在大海上航行的了这么长时间,几乎所有的矮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晕船。坐着中型运输船或者轻型弩炮战舰的还稍微好一点,好歹还有个拥挤狭窄昏暗潮湿的船舱遮风挡雨。但是坐着龙首战舰过来的矮人就稍微悲惨了一点。经常有海水灌进来不说,还说不定一个浪过来就把他们给卷过去了……

    因此,矮人们到了岸上之后,无一例外的成了死狗——埃吉尔所说的叁万大军,其实应该是一万多的维京战士,外加两万毫无战斗力的死狗矮人这样才正确。当然了因为他是主角,所以基本上不会受到什么苛责。稍微的骗骗人或者被人骗了总之都能够获得好处。

    话说为什么被人骗了也能获得好处?!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矮人们在奥克兰群岛修正了一段时间,伴随着体力逐渐恢复过来的,貌似还有他们的智商。不少的矮人开始心里面犯嘀咕:

    在上一次的诺曼狂飙,维京入侵之中,维京—矮人联军,却是被英格兰—爱尔兰人联军击败的。对于这种事情,埃吉尔自然无所谓,爱死哪个死哪个,和他关系不大——但是对于矮人们来说,无论是英格兰人,还是爱尔兰人——还是居住于威尔士山林之中的精灵部落——这些全都是他们的敌人,全都是他们应该砍死了了账的东西。

    虽然苏格兰人并没有太招惹过矮人。但是他们现在是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的盟友。虽然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但是敌人的朋友那肯定就是敌人啦。矮人们简单的,转不过来弯的大脑瞬间通过了这样一条规律。将苏格兰人也当成是敌人了。

    那么挪威人呢?挪威人虽然也是矮人自己的盟友,但是他们也和苏格兰人结盟了啊。那么敌人的朋友的朋友……应该也是敌人吧?

    但是对于挪威人,矮人们却不能——或者说不敢如此简单粗暴的对待了。毕竟,如果没有挪威人的舰队,他们就再不能回去斯堪的纳维亚。就算将维京人打败,之后抢走他们的船……但是矮人与船只的相性可是一百啊——负数——难道要矮人们自己掌舵吗?那样的话绝对只能开到亚特兰蒂斯里面去,和海神做伴了……

    所以矮人们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要和挪威人翻脸,所以他们难得的采取了一点迂回的策略。简单一点就是谈判。

    当然了,对于直性子的矮人来说,所谓的谈判和质问甚至是指责没什么两样,新任矮人王瓦尔德直接指着埃吉尔的鼻子说着他的不是。并且要他立即断绝与苏格兰人之间的盟约。

    面对如此白痴的盟友,埃吉尔翻了个白眼。心里面抱怨着:果然猪一样的队友比较糟糕。这样的话。之后说道:

    “所以说,瓦尔德,我的朋友,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将整个英伦三岛得罪个遍,之后以一国之力对抗他们三家联盟吗?”面对现任矮人王——也是埃吉尔目前唯一一个盟友这样的质问。埃吉尔也稍微有点无奈,毕竟他的所谓叁万大军,差不多有三分之二都是矮人军团。他还指望着靠着矮人军团替他当炮灰打天下呢。所以也不好得罪的死了。

    “那么,洒家要打遍英伦,就有何不可呢?!”瓦尔德这样问道。

    “因为我们实力不够。”埃吉尔解释说:“所以说,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做……咱们真正的敌人是英格兰与爱尔兰。不关苏格兰的事情,对不对?”

    “可是,苏格兰人已经和爱尔兰人结盟了,难道不是吗?”

    “结盟了之后也可以毁约啊。”埃吉尔理所当然的说到:“而且,您仔细看一下他们之间的盟约——是完全针对英格兰这一方的。也就是说,等到英格兰战败了之后就会自动解除盟约的那一种。只是临时的。”

    “嗯,就好像我们和你们挪威人的盟约一样。”瓦尔德点头称是。

    埃吉尔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不提这一茬会死啊?!不知道尴尬两个字怎么写吗?喵了个咪的的确把英格兰爱尔兰都灭掉了之后,盟约就结束了——你们**的想要回去斯堪的纳维亚,就自己游泳回去吧混蛋!

    这样脑补了一下矮人们在水里扑腾挣扎着,而自己开着战舰:啊哈哈哈……的从旁边经过的场面。埃吉尔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没错,我的朋友。”埃吉尔这样说道:“所以说啊,我们拉拢苏格兰,之后集体围攻英格兰。将英格兰灭掉之后,再攻击爱尔兰。你看这样一步一步,逐个击破,这样一来就可以轻松的报仇(兼扩展地盘)了。”

    “可是洒家觉得这样太慢……”瓦尔德这样沉吟:“那么麻烦做什么?直接一路杀过去不就好了。谁挡路就砍他姥姥的!”

    ……一群该死的没大脑的蛮子。埃吉尔笑容愈发灿烂,心里面的恼怒却越加明显。

    “与胜利相比,稍微麻烦一点并不是什么大事。对不对?”埃吉尔这样说道。

    “你难道觉得我们强大的矮人战士会输吗?!”瓦尔德顿时拿着醋钵大的拳头砸在了埃吉尔面前的桌子上,紧接着悲剧的桌子就喀拉一声碎掉了。

    “别忘了——我们是为什么才踏上这片土地的。”埃吉尔也收回了笑容,这样咬牙切齿的提醒。

    瓦尔德愣了一下,之后小声嘀咕:“那是因为我们强大的矮人战士没有准备万全……”不过,虽然还这样辩解着,但是声音却不再那么坚持了。

    “所以说啊,我的朋友,我知道你们矮人战士的强大。但是就算再强大的军队,面对再孱弱的对手,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不是么?您难道就不想要多一个矮人小伙子,能够安全的回去斯堪的纳维亚的家乡么?”

    “……好吧,为了矮人小伙子们的生命着想。”最终,瓦尔德的态度软化了下来。不过仍旧愁眉苦脸的,想必是在想着回去之后要怎么应付那些矮人长老,并且说服他们了。

    “啊哈哈哈哈……好了,我的朋友,正事已经聊完了吧。那么接下来,让咱们喝一杯,庆祝一下好了。”

    瓦尔德闻言马上又露出了笑脸。矮人喜欢喝酒是出了名的。而系统所出产的酒液,味道也的的确确的很不错。就算埃吉尔这样不怎么喝酒的,也喜欢没事了小酌一番。好像矮人这样的酒桶民族,那就更不用说了。

    ——当然了,一桶好酒一百点券。卖出去却要换至少一千个金币。埃吉尔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矮人王虽然地位尊崇,但是实际上的权利比起人类君王要小的很多,在经济上更是没什么特权。因此好像这样系统出品的好酒,瓦尔德也不是能经常喝到——直到挪威-矮人联军组成了之后,瓦尔德这才经常隔三差五的跑到埃吉尔这里来蹭酒喝。这也是他在埃吉尔面前一直直不起腰,并且很容易就被说服了的原因之一。

    在酒宴之上,喝的多了的瓦尔德,大着舌头向埃吉尔抱怨:“我可是被你给说服了。可是我回去之后,到底要怎么和那些长老们说呢?那些家伙就好像是矿坑里面的最硬的石头一样。必须要用更硬的锹镐才能撬动。用语言的话却是……唉。”说着说着,瓦尔德却是猛的灌了一大口酒。之后就不说了。

    “哦?!竟然是这样吗?!”早就研究过了矮人政治组织的埃吉尔,此时此刻却是装的很惊讶:“难道王的权利不应该是不受任何限制和约束的吗?”

    “不不不,我们矮人和你们人类不太一样……”瓦尔德继续大着舌头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实在太没有效率了吧。”埃吉尔皱着眉头说。

    “效,效率?”瓦尔德醉眼朦胧的重复了一遍埃吉尔的话。

    “没错啊,效率——你们矮人本身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不喜欢浪费时间的民族吧?”

    “咯……没错。”

    “那么,原本只要你一个人拍板就能决定的事情,现在反而要和十几个矮人长老商量来商量去,闹腾好长一段时间,这样难道不是没有效率吗?”埃吉尔接着说道。

    “……好像有点道理……但是矮人长老议会的制度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诶?真的是这样吗?好像矮人你们这样的民族,为什么会制定一个这样完全不符合你们矮人的性格的传统呢?这件事情里面究竟有什么秘闻没有啊?能说给我听听吗?”埃吉尔显得很感兴趣的样子。

    瓦尔德不说话了,因为他也不知道。

    “诶?不知道吗?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传统什么的……难道有黑幕——抱歉,我不是有意要职责他们的——但是,那些矮人长老——或者说,制定这个所谓传统的矮人长老,他们是不是……”

    埃吉尔说道这里之后,尴尬的笑了笑,看着期盼下文的瓦尔德,却是再不肯开口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