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想当年
    再之后,系统精灵就开始和我吹起来了:“想当年罗马帝国全盛时期,传说中的五大主教区并立,罗马主教区,君士坦丁堡主教区,耶路撒冷主教区,亚历山大主教区,安条克主教区。那是何等威武啊。幅员亿里带甲千万,那是何等的霸气呀。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奥古斯都屋大维,弗拉维·瓦莱里乌斯·奥勒里乌斯·君士坦丁,弗拉维·伯多禄·塞巴提乌斯·查士丁尼,那是何等的牛‘哔’啊……”

    “但是现在都没有了吧。”埃吉尔这样强力吐槽。

    “虽然是的确是这样,罗马自从分裂啊,内战啊。西罗马被灭掉啊之类之类之类的事件,的确是今不如昔了——但是一定要注意哦。现在的东罗马,仍旧处于历史最强时代——或者说,异界版历史最强状态。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再次重现罗马帝国辉煌。而且啊,你知道现在的罗马皇帝是拿一个吗?”

    “不知道。”埃吉尔这样问道。

    “想知道吗?”系统精灵问。

    “不想知道。”埃吉尔这样回答。

    当然了,在系统精灵高兴的时候,作为主角的埃吉尔是完全不可能抗拒的了得。所以说,系统精灵完全无视了埃吉尔的回答,自顾自的说道:“是巴西尔哦。草根皇帝,农民出身最后奋斗到了帝国皇帝宝座,号称保加利亚屠夫的巴西尔二世。就是那个喜欢挖人眼睛,‘每百人留一目,引导俘虏回乡的变态哦。”

    “……”于是,埃吉尔无语了:“那个地方距离我很远的吧——就算是传说中的罗马帝国全盛时期,那些软绵绵的地中海气候的笨蛋,也从来没有征服过这样高纬度的地区吧。打不了我猫在斯堪的纳维亚不就行了。”

    “你甘心吗?”

    “好吧,的确不甘心。”于是,埃吉尔服了:“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自己想。”

    “……”于是,埃吉尔彻底服了。

    算了,现在想那些纠结的事情有什么用——反正按照历史传说,罗马是江河日下属性的。再过几百年就被奥斯曼灭掉了……好吧,这里是异世界,所以很可能不一样。埃吉尔这样碎碎念着,回到了奥斯陆堡垒。

    此时此刻的奥斯陆已然被埃吉尔花了大价钱改造了一番,总共两万枚金币,外加一万多的点券。将整个奥斯陆修建成了一座……嗯,怎么说呢,在技术上,基本上不可能被攻克的超级碉堡。

    总共四层城墙五米厚,二十米高的城墙。箭塔林立,各种城防弩炮,投石机,以及滚油陷阱齐备。而一些比较阴险的好像瓮城啊,好像千斤闸啊之类之类的坑爹物品。如果有足够的守军的话,那么即使攻城的敌军是守军的二十倍。也是无可奈何的。

    如果说奥斯陆最大的一个破绽,就是环海的那一面,稍微少了一层城墙,埃吉尔将那一块水深浪静的地方开辟成了一处军用大型港口,以及配套的干船坞造船厂。不过埃吉尔有自信,只要自己维持着现在的强大的海军,那么敌人就无法从这方面讨到便宜。

    就好像某岛国一样只要有强大的海军那么敌人就无法攻击你的本土。而通过海上运输,军队就能对敌人的任何一处海岸线投射打击。只有你打别人,别人没法打你。所以说,海岛国家什么的,还是有一些好处的。

    当然,这一切还只是埃吉尔的幻想而已。想要将整个奥斯陆堡垒以及他构想之中的海军基地制造完成,至少还需要四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埃吉尔秉承“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理念,再次修建了一道由奥斯陆通往毕亚德的铺石路,又花了三万一千的金币。埃吉尔猛然间发现——自己又是个穷光蛋了。

    喵了个咪的。虽然说现在的税收已经增长到了每个月八千金币的数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够花。埃吉尔心里面这样想着。

    或许与丹麦和瑞典之间的贸易开始了之后,这种情况还能好一些。但是不会有再大的改善了。

    于是,埃吉尔开始想一些捞偏门子的方法。

    比如说,私掠许可证什么的。合法海盗什么的。如果让国家海军做这样的事情的话,多多少少会损耗瑞典的国家形象(系统精灵:所以说你现在的荣誉等级已经是声名狼藉了笨蛋)。

    所以说,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掠夺吧,海盗什么的。

    在听到了系统精灵的体型之后,埃吉尔果断这样决定了:他决定,对于进出厄勒水道的所有船只——无论是哪个国家的,都一视同仁(当然挪威可以另行购买更加合算的免税通行证),征收厄勒水道通行税。

    当然了,原本想要合理合法的征收厄勒水道通行税,埃吉尔应该再把日德兰半岛——也就是传说中的丹麦给控制了,这样才行。毕竟厄勒水道应该还有对方的一半才对。

    但是,挟新胜之威,埃吉尔无视北欧的天怒人怨,无视了隔海相望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丹麦的强烈抗议。开始了强行征税。对于交税的好孩子,埃吉尔会发给他们的船主一张合法通行证,在证件上用特殊的,埃吉尔称之为甲骨文的鬼画符一样的文字记录着船主的船只大小,数量货物,以及证件有效期的长短。

    当然,由系统出品的挪威水兵们,是不可能看不懂这些文字的。

    诶?你不交。没问题啊。不过这样一来,在北海和波罗的海就无法确保你的安全了哦。海盗什么的,如果你没有携带甲骨鬼画符的通行证件的话,就会连人带船的将你都给抢了哦。当然了,他们是不杀人的,反而会将你们友好亲切的送到岸边,祝您胃口好,下次再来——不不不,那个真的不是挪威的海军,我想你绝对是误会了——什么?你说你认识那个大胡子船长?前两天在挪威海军的船上和他见过面?

    ……你知道的太多了。

    就这样,在不少船主被人抢了个倾家荡产,同时行当里面流传着有一些失踪了的船只被海盗们杀了个精光。隐隐约约将矛头对准了埃吉尔之后,差不多所有的航海商人们都学了个乖,在驶过厄勒水道的同时就会老老实实的给埃吉尔纳税。连催都不用催。

    于是埃吉尔的名声更差了,基本上属于那种顶风能臭八条街,上街就要被人戳脊梁骨的等级。

    不过埃吉尔不在乎这些就是了。厄勒水道通行税的政策一出台,埃吉尔一个月的收入一瞬间增加了五千个金币。在埃吉尔看来这比什么都重要,这就够了。同一时间,作为埃吉尔的准盟友的矮人使者再次出使。在毕亚德找不到埃吉尔的人的时候,就一路追到了奥斯陆。惊叹着奥斯陆的变化之快。又在逐渐成形的海军基地见识到了埃吉尔麾下的海军实力之后,矮人们就开始催促着埃吉尔,要他快一点履行承诺,与矮人组成联军远征英格兰。

    埃吉尔稍微考虑了一下,便劝说矮人们,在自己出使了罗马的外交官回来,自己正式成为挪威国王之后,名正言顺的,这样才可以出兵英格兰。

    矮人使者们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顺带着跟埃吉尔签订了贸易条约,以便在挪威城市之中购买粮食和麦酒——话说矮人们的确不是一个适合农耕的民族。虽然费劲了全力打造了各种各样的农耕工具,犁杖,钉耙,锄头,镰刀,之类之类之类的……但是矮人自我生产的粮食仍旧不够吃。还有就是矮人们特别爱喝酒——特别是烈酒,而酿酒也是一件非常非常消耗粮食的事情。

    除此之外,矮人们急需的陶器,布匹,盐巴,其他日用品,也都需要与人类交换。

    拿铁器,或者其他的贵金属交换。这又是一项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得到了贸易收入,厄勒水道通行税,以及一些海盗啊,走私啊之类的黑色收入,之后,埃吉尔的钱袋子总算鼓了起来。覆盖整个北欧的间谍网络,更大更华丽的教堂,以及各种各样的配套公共设施也都顺利的建了起来。整个挪威开始呈现出兴旺发达的气象。

    就在这个时候,出使罗马的使团顺利归来,再次带来了好消息——此时此刻,罗马教皇国的确不比之后那么强悍。厉害一点的欧陆列强基本都不鸟他。而东罗马帝国更是将这一个“主教区”视作叛逆。难得有一个北欧国家……嗯,似乎叫挪威的——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挪威尊重教皇国的地位。这却是让立志建立一个大大的地上天国的现任教皇英诺森三世颇受鼓舞。当即肯定了挪威大公升格为国王的提议。顺道按照埃吉尔的试探所说,将不少的典籍——当然都是抄本——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圣经——带了回去。

    甚至,在外交官二号和牧师一号一起,将埃吉尔吩咐所带来的价值连城的红宝石教皇冠冕献上之后,英诺森三世还特别赐予了一个看起来颇为精巧的银质十字架,说是给虔诚者埃吉尔的回礼。

    就这样,埃吉尔又获得了一件装备:被祝福的十字架,虔诚+1,以及获得了虔诚信徒的属性,虔诚+3——当然,都是(表)的属性。而(里)虔诚又你妹的因为这样的行为降低了三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