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赢了……大概
    “请陛下早做决断!”眼看着浑身是血,甚至还有一些肉末,宛如地狱之中挣扎而出的厉鬼一般的挪威骑兵,直接穿凿出了己方左翼,又向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了。丹麦后方山丘之上,老将军迅速向玛格丽特一世提议——那意思却是要陛下暂避,免得被人北狩了去。那就不好办了。

    然而玛格丽特一世仍旧在犹豫。此时此刻的军队,差不多就是主将挂掉了全军溃退。更不用提她一国的女王被人给抓住了,会对军心士气造成怎样的打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说不得这样大好的战况会被瞬间扭转。几万丹麦大军都要交待在这里。

    然而,如果是撤退的话,那么情况也没有什么不同,说好听点是撤退,说不好听了可不就是逃跑么。眼见的自家主帅的跑了,那么还让下面的将士怎么给你卖命?战局顿时崩溃,那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我的卫队,总共有五百精锐的丹麦勇士,而且居高临下……所以……”玛格丽特一世说着这样的话,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家的老将军还是在自我安慰。

    开什么玩笑?!老将军差点没晕过去——就这样一个小山包就算是居高临下?你妹的就算是能够让对方骑兵速度降低一点,但是,六十码和欺实马有区别吗?该死一样都得死。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甚至说,如果敌人之中只有那些身披重装链甲的战斧骑兵的话,那也就算了。甚至老将军还会主动劝说女王留在此地。因为老将军相信,女王的亲卫队这五百名重装长柄斧兵,绝对有能力击败已经厮杀了一阵,消耗了大量体力的这些骑兵。

    但是,那群浑身上下全都包裹在钢甲之中——甚至连战马身上也身披钢甲的重装骑士,老将军心里面却没有谱了。说起来,老景军走南闯北的,算上玛格丽特一世,已经服侍过三位国王。真真正正的见多识广德高望重——然而尽管如此,他却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骑兵——就算是他在拜占庭当瓦兰吉佣兵的时候,所见到的拜占庭铁甲圣骑兵,恐怕也比不过这些重装骑士精锐。你看这群家伙冲阵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有不少人身上带伤,甲胄略有破损。但是竟然连一个阵亡的都没有——这就很能证明问题了。

    不可能赢的吧。除非给他更多的军队,而且使用专门的破甲锤,链甲以及重斧,再加上有利的地形。这才有把握击败这一支骑士队伍。然而现在却是……

    这样的想法,在老将军脑海里面转了个圈,之后仍然是那句话:“请陛下早做决断。”

    说实话,眼看着这一群狰狞恐怖的挪威骑兵,玛格丽特一世心里面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然而她作为一国君主,在战场之上说出撤退两个字,可是一件相当跌份儿的事情。就算真的是万不得已了,那也要找个台阶——或者说,找个替罪羊这样才行。

    而老将军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正好就是给了她一个台阶。

    “就听您的安排吧。”女王在这里难得的用了低姿态。紧接着就一转身,策马向后跑了过去。老将军眼看着如此情景,先是一愣神,紧接着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然而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顶住!掩护女王陛下!”老将军再次转过身,抽出长剑这样喊道。此次,却是再没有回头看那个女王一样。想必是存了战死沙场以证其心念头。

    而眼看着自家的女王已然逃窜,还顺带着将自己当做了挡箭牌,这留下来断后的几百士兵,心里面能不骂人就怪了。眼看着埃吉尔麾下近两百重装骑兵列阵四队,分批冲了过来。紧接着就将己方冲了个人仰马翻——特别是在最前排的那个挥动着单刃剑的家伙,整个人的气势就好像地狱中的恶魔一般,让人无限恐惧。

    再之后,只是一轮冲锋,对方的卫队便作鸟兽散了,丹麦军队的旗帜也倒了下去——这却是埃吉尔那总共八点的高残暴的功劳。

    “喊!给我喊!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一世逃跑了!快!!!”紧接着埃吉尔便这样催促他的不部下们。同时一转马身,准备继续反回去,再冲击敌军背后。却没想到他胯下的马匹哀鸣了一声,直接倒在地上吐白沫了。

    “死了么?”眼看着自家骑了好几个月的马匹就这样活活累死了。埃吉尔稍微有点伤感。再看其他卫队骑士和战斧骑兵的马匹,也都一个个累的口角流涎。走路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冲锋了。

    “该死——下马!”埃吉尔这样命令了一声,紧接着仍旧不死心。带着由重骑兵悲哀的降格为重步兵的不到两百人,向着敌军后方冲了过去。亏了这些骑兵体质都不错,不然的话恐怕真的再没力气打仗了。

    而与此同时,眼尖的丹麦人也已经差距到了不对劲——自家身后的女王竟然不见了。再听见耳边喊道“女王逃走了!”这样的消息,当时就慌了神。只感觉到身后一阵恐怖气息袭来,胆子小的甚至当场就吓得尿了……

    丹麦军,崩溃。

    兵败如山倒,此言不虚。要不是埃吉尔脑子转得快,临时改变了政策迅速带着自己不到二百人的小队伍,丢盔卸甲的绕到了战场侧翼。那么恐怕他们现在早就被蜂拥逃窜的丹麦军给踩死了。

    就好像是单个的狮子再怎么强悍,也挡不住疯狂的野牛群一样。总算是躲进了战场旁边的黑森林里面,再拼了老命砍死了好几个慌不择路的跑到他面前的丹麦人之后,埃吉尔这才松了口气。眼看着刚才还热火朝天的火并的厉害的战场,这一会儿已经散去了一大半。

    战场之上只剩下毕亚德维京军,以及少量的奥斯陆贵族军声嘶力竭的欢呼着。埃吉尔顿时有点恍惚。紧接着就是一阵后怕。回想着战场之上刀剑无眼的样子,虽然这日子还是冷的要死。埃吉尔却流了一后背的汗。

    刚才,我怎么着就那么不要命的冲出去了呢?埃吉尔这样自己问自己——当然,完全得不到答案。不过他发誓,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的话自己绝对要在第一时间逃跑,无论如何都要逃跑,绝对绝对要逃跑。

    当然了,埃吉尔确切无疑的是个人渣。发誓什么的和吃大白菜一个性质。

    不过,不管怎么说,胜利了,而且还是大胜——埃吉尔本部损失惨重是不假,然而可战之兵仍旧超过了三千人。而丹麦军这一战之后虽然仍旧有近万人的部队。却是士气全无,整日龟缩在军营之中,惶惶不可度日。如果不是丹麦语挪威之间隔着一条厄勒水道。那么想必这时候大军已经四散奔逃了。

    除此之外,便是奥斯陆的彻底陷落——说是陷落稍微有点不正确,应该是说,菲利克斯被不知名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认为是丹麦人派过来的刺客给做掉了。而埃吉尔稍微感慨了一下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在自己的名头后面再加上了一个奥斯陆守护者的头衔。名正言顺的准备接管奥斯陆一众地盘了。

    反正现在没人能跟他抢。

    此时此刻,丹麦军营之中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玛格丽特一世眼见着军营里面乌烟瘴气,军心思变——甚至有不少溃逃出来的士兵看到她这个女王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看仇人一样。女王陛下愁眉不展,却又无可奈何。

    到了这等地步了,难不成还妄想着和挪威人谈判吗?玛格丽特一世非常纠结。

    不过,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这个问题玛格丽特一世之前已经做出过选择了。

    “所以说……你们丹麦人愿意无条件的退出挪威领地,签订贸易条约与互不侵犯条约,今后两国之间相安无事,是这样吗?”

    这一天下午,埃吉尔的军营里面来了丹麦人的使者。并且开出了这样的条件。

    “没错,正是这样,伯爵。”使者不卑不亢的这样说道。

    “行了,把他赶出去。”埃吉尔一挥手,紧接着身边的两个卫队骑士就站了出来,一人一只手,之后就拖着那个使者往外走。

    “伯爵——这是为何?”那个使者一边拼命挣扎,一边这样大声喊道。

    “你妹的当我好欺负吗?!”埃吉尔回想起之前自己差点死在战场上面,就气不打一处使。站起来上去就死命的踹了那个使者几脚。紧接着拿着剑鞘就往使者的嘴巴子上拍。两下就拍碎了那个使者满嘴的牙:“这是我拟定的条约,给你家女王带回去看!”紧接着一使眼色,另外一个卫队骑士就从掏出了一份羊皮卷,塞进了那个使者怀里。之后就把他给拖出去了。

    当天下午的下午。

    丹麦女王看着使者带回来的羊皮卷,上面列着的条约直皱眉。有心拒绝,却又怕挪威人真的狠下心来继续进攻。最后还是准备服软了。心里面感慨着自己一世英名付诸流水,长叹了一声。之后便点了点头,要那个使者再跑一趟。就说自己已经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