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从来没有忠诚过,那就算不上背叛
    战争继续着——按照埃吉尔的想法,此时此刻应该是侧翼的贵族联盟军出动部队,让那些贵族骑士们冲击战场侧翼,以缓解正面战场上摇摇欲坠的维京军的形式。同时,他也在此从自己的本阵之中抽调出了两队维京士兵,一队维京战士支援前线——那维京战士直接补足了中路。而两队维京战士一左一右,却是在两翼形成了新的防线,防止敌军两翼包夹。

    此时此刻,正面战场之上,将近两千名骑兵已经丢下了断了的骑枪,拔出长剑居高临下左挥右砍。与维京军战做一团——同时,对方的正规军迅速开始了行动,总共两千余名身披重型链甲双手持长柄战斧的北欧斧兵作为突击队冲在最前方。

    而在他们身后,将近一万人的丹麦职业部队壁垒分明,盾矛手,盾斧手,弓箭手都排成两百人一组的小型方阵,而这一个个小型方阵好像拼图一样拼接起来,便组成了一个略有些扁的六边形阵列,两翼较窄,而中间厚重,看起来对方指挥官却是打了中路突破的主意。

    紧接着,埃吉尔这才看清了对面的敌军指挥官的属性:年龄,五十六岁……等级,八星。

    八心八箭钻石骨灰级老将军。

    你妹的坑爹啊!

    不过不要紧。埃吉尔心里面这样自我安慰着——他之所以摆出了一个斜面阵型,将数量是自己直辖的职业军好几倍的贵族联军部署在了侧翼,就是为了这种时候的!此时此刻,正面战场在又获得了一千二百增援的维京军暂时稳住了阵线。

    所以说侧翼冲锋,侧翼冲锋啊混蛋!只要能将敌军侧翼冲垮,我军就能胜利了!劳资都已经下了血本。你们这群混蛋难道不应该出点力气吗?!

    埃吉尔这样想着。

    当然,埃吉尔也并没有将所有的宝全都压在那群贵族身上。他仍旧有一张王牌没有用——那就是,总共二百人的改良维京战斧骑兵。这一支精锐的重装骑兵部队,便是埃吉尔最大的依仗。只要这支力量用对了地方。那么改变整个战局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埃吉尔是不想要动用这张王牌的。

    侧翼。

    侧翼的最前列。

    最前列的骑士们。

    叛变了。

    ——整个侧翼的——卑尔根贵族联军,总共两万大军在一瞬间全部叛变了——他们在最短时间内砍翻了那六千名奥斯陆贵族军——因为他们的主君仍然在奥斯陆城之内受困,他们不可能投降的。

    再之后,总共八百名骑士和他们的扈从一起,从侧翼向着埃吉尔所在的高地冲锋——只要能将这个家伙杀死,之后整个北欧就平定下来了。挪威大公由丹麦女王兼任有什么不好的吗?没什么不好的吧。总比埃吉尔这个喜欢坑蒙拐骗自己麾下贵族的家伙要强的多了。毕竟,人家女王处事公道的很。对自己治下的贵族极为迁就。这都是出了名的。

    埃吉尔此时此刻才想明白自己,在此之前他的不安究竟来源于何处。那就是这群该死的吃里扒外的无节操的混蛋下流无耻的——贵族。

    他们竟然和丹麦女王勾搭在了一起!

    “该死的。你们,你们全都得死!!!!!”埃吉尔此时此刻终于想明白了。虽然已经晚了。

    “嘛,撤退吧。有将领卫队护着你,直接跑回到毕亚德去。之后向着女王大人服个软。稍微减封一下——将整个卑尔根交出去,再在她面前磕几个头,人家就会原谅你了。”此时此刻,系统精灵冷嘲热讽一般的语言,再次加重了埃吉尔心中的愤怒。这样愤怒的炙热的火焰以灵魂作为燃料,瞬间爆发了出来。即将燎原,烧尽一切。

    如此逆境之下,埃吉尔竟然一反常态,抛弃了他往常安全第一,打死不上前线以及欺软怕硬这样的“优良品质”而是阴森森的这样说除了这样的话:“我,绝不,认输。”

    紧接着,在系统精灵呵呵呵呵的机箱是嘲讽又像是鼓励的轻笑声中,埃吉尔拔刀出鞘,迅速下达了命令。

    动员全部军队——将剩余的部分维京军,以及全部的远程部队和巡逻骑兵投入到右翼去,帮助奥斯陆贵族联军抵抗反叛的卑尔根贵族联军。当然了,尽管如此,在面对着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的敌军的时候,步兵阵线仍旧很难维持太长的时间。

    所以要加快速度了。

    余下的两百改良战斧骑兵,加上五十人的将领卫队则迅速绕道了战场的另外一侧,开始向着敌军后方,丹麦女王所在之处发起冲锋。

    “杀了她!杀了她一切就都结束了!”此时此刻,埃吉尔早就将之前息事宁人的想法抛到北海里面去了。一手持刀,一手用鹫盾护住身体抵挡流矢,就这样冲在骑兵的最前方。

    丹麦军的六边形阵列在经过一阵战斗过后,逐渐的变成了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中路兵力较厚,而且前凸,而两翼兵力较为薄弱——其中,在丹麦军右翼便是他们的贵族叛军同盟,自然不用防守。然而他们的左翼——不知道敌人是有心的还是无意。这一片大面积开阔平坦的地形,竟然没有布置太多的兵力。

    “冲锋!”

    在埃吉尔这样的狂吼声之中,两百五十一名重装具甲骑兵分裂五队,每一队五十人一字排开,连续不断的向着敌人侧翼的阵列轮流展开冲锋。无论是改良战斧骑兵还是卫队骑士——其超过一般骑兵的重量所产生的巨大动能,以及骑兵手中长达两米七的重型骑枪,所产生的威力难以估量——在一轮完美冲锋过后,骑兵们掏出战斧狼牙棒砍杀着,同时调转马头绕到一旁,紧接着第二列骑兵再次冲锋……

    五列两百五十一名骑兵各一轮冲击过后,丹麦军左翼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数以千计的征召农兵,雇佣兵和维京士兵们混在一起,乱成了一团。虽然贵族骑士们努力着想要恢复秩序,但却是越管越乱,越帮越忙……眼看着整个左翼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冲锋。杀过去!”埃吉尔这样下令着,刚刚在冲锋的时候,这家伙也不甘示弱的剁掉了几颗头颅。刚刚兑换的高级刀术却是挺管用,借助马力向前猛冲——紧接着算准了时机对准敌人的脖子一刀砍下去——动脉血一下子喷出老高,那样的场面却是震撼的很……

    也激起了埃吉尔心中的凶性。

    刚刚那一轮冲锋,只有十几个战斧骑兵在冲锋的时候没有掌握好,摔下马背之后被人杀死了。除此之外,整个重骑兵阵营完全没有其他的伤亡。仍旧保持了极强的战斗力——这一回,二百余名骑骑枪已然折断,不过他们手中战斧和重装狼牙棒,也不是杀不了人——或者说,在混战之中,这两样近战兵器才更适合战斗。

    骑兵群列成棱形阵冲进乱军之中,仗着自己甲胄坚实,怡然不惧对方攻击,只是拼了命的向前突击,只有在受到诸如长柄斧这样的重武器的攻击时,才会使用手中鹫盾格挡。

    当然,即使是那样,也没什么意义了。丹麦的北欧斧兵攻击力极强,长柄战斧更是杀人利器。双手一起挥舞,运足了浑身的力气劈砍——这样所发挥的威力却是要比埃吉尔麾下维京军的单手战斧强很多。即便是身穿重型链甲的战斧骑兵,也不能做到完全防御。有不少不幸且不慎的战斧骑兵,就这样被北欧斧兵的双手长柄斧给砍下了马……

    相比之下,身披文艺复兴时期重型全身板甲的卫队骑士们情况就要好很多了。这样的甲胄即使是长柄双手斧狠命的砍上一下——能砍穿是能砍穿,但是说做到有效地致命伤害,那却是稍微困难了一点,最多伤到一点皮肉,以维京骑士们的体制根本就不痛不痒。在面对着这样强悍的战士的时候,北欧斧兵的下场通常很凄惨——被自身伤痛惹怒了的卫队骑士们将会全力的挥动手中狼牙棒,将对面的北欧斧兵连头盔带脑袋一起砸的变形。

    而此时此刻,埃吉尔也遭受到了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一次危机……在他切断了两个敌人的喉咙之后,终于被第三个,也是一个北欧斧兵给盯了住,眼看着人脑袋那么大的斧头砍了过来,埃吉尔心一横,将手中鹫盾挡了过去。然后紧接着,在鹫盾被劈烂的同时缩回了手,就在这一瞬间,让对方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紧接着手中长刀就砍了过去,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直接将对方的脑袋砍了下去。然而在惯性作用下。对方的斧子还是砍了下来,直接砍在了埃吉尔的小臂上面。手臂上稍显单薄的甲胄自然不能做到完全防御,冰冷的斧刃直接割断了皮肤,咬进了肉里,疼的埃吉尔手一颤,差点把刀丢下。

    然而,那只是一瞬间而已。再之后,那个北欧斧兵的无头尸体不甘心的倒了下去,埃吉尔深呼吸了一下,接着喊道:“继续!随我冲锋!”已经不足两百人的重装骑兵们轰然响应,眼看着就能将敌军阵列凿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