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卑尔根之战其五,弩矢与盾墙
    战争进行到此时此刻,结局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虽然说距离开战到现在才刚刚不到半个小时,绝大多数的卑尔根的贵族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

    之后就因为远程攻击,弓矢和弩矢以及飞斧,倒下了一大片,阵型显得更加混乱不堪了。

    而在两翼的骑兵强行冲击对方侧翼之后,卑尔根贵族们的阵线瞬间瓦解。除了最中央的最精锐的大约十五名狂战士,以及那上百名贵族和他们的亲卫——身穿链甲,手持长矛大盾近六百名重装盾矛手之外,其余的征兆农兵和长矛军士,已经全都开始逃窜了。

    这可是一大笔的本钱。来到这个世界好几个月了。埃吉尔自然之道人口这种东西是有多么重要,于是他一声令下,总共五百骑兵便继续向前,绕过了敌军最后坚守的一处高地,向着朝四面八方狼奔豚突的溃兵冲了过去。

    抓俘虏什么的最喜欢了。

    然而战争仍旧在继续——这个时候的欧洲人,说胆子小的不爱打仗的也真有——就好像是那些个农奴——但是说有节操的肯奋战之死的,却也不少。那些个被骑士精神给洗脑了的家伙,以及那些个极有职业操守的雇佣兵,他们都会愿意为了荣耀,契约,或者金钱来送死。

    就好像是现在这样。在那处高地上,接近一千名敌军战士仍然坚守着阵地而且在此等逆境之下,这些脑子抽抽了的战士们竟然战意高涨,喊声如雷。

    他们装备精良,地势优越——重装盾矛手们结成圆阵,类似罗马军团那样的大盾牌一字排开,后面亮出散发着森然冷光的矛尖。而同样身穿重型链甲,手持长剑鹫盾的骑士和贵族们也都下了马,加入了这样的守备阵列之中。

    这样的圆形阵,想要强行攻破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且消耗极大地兵力吧。

    埃吉尔自然不喜欢这样做。他有更好的办法。更加的不名誉,更加的无耻——但是,更加有效。

    这个方法的名字叫做“组装弩车,之后串糖葫芦玩。”

    此时此刻,那些个投靠了埃吉尔的动作缓慢的贵族们也已经反映了过来,眼看着毕亚德大军摧枯拉朽一般的将对面的贵族联军打的她妈都认不得她。一个个面色讪讪的仍旧舔着个脸凑了过来。之后就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就有自作聪明的家伙眼看着埃吉尔没有继续进攻,知道了埃吉尔是心疼。

    “伯爵,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让在下担任使者与他们谈判,绝对会将条件谈到最低的限度。”有的贵族自告奋勇的这样说道。

    “谈,判?”埃吉尔重复了一边关键词。

    “是的,伯爵。”

    “那种东西,不是应该在两个谁都奈何不了谁的,力量接近的势力之间才会有么?”埃吉尔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这个……”那个贵族说不出话来了,心里面却在腹诽:白痴,难不成你想要为了面子强行吃下这些军队吗?那可是将近一千个视死如归的战士。就你这么点实力,就算强行将之击溃,损失也会难以接受……看起来,他是不太可能成为新的挪威大公了。

    那个贵族眼珠子一转,却是开始考虑起改换门庭的事情了。

    当然这只是稍微稍微的想一想而已,那一点点小心思在见到了工程兵们很迅速的将十辆弩车装备完毕之后,就完全的消失无踪了。

    “校射完毕,预备——放!”这一回因为并不是攻城,所以工程兵们所使用的弩箭也略有变化,弩矢的金属被制作成了三棱锥形,尾端也没有绑绳子,是专门用来在野战之中攻击敌军密集阵型,以及对抗骑兵用的。

    眼看着埃吉尔的军队好像变魔术一样组装起了十部弩机——并不是那种粗制滥造的蛮族工艺。而是好像传说中的罗马帝**的装备那样,精密,标准。工程兵也非常的职业,可以根据弩机上面的标星来测量距离,调整弩机的角度。

    “这样的东西……他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下子卑尔根的人完蛋了。那种城墙根本经不起这种攻城机器的……”有那些个稍微读过一些书,或者见识多一些,或者听长辈们说过的,自然知道这种弩车的攻城能力。相当之强。好像卑尔根那样的城墙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

    投靠了埃吉尔的人不过是啧啧称奇,顺便赞叹一下而已。而对面的卑尔根贵族联军却是一下子变了面色。他们之中自然也有明白人,也知道这些弩车的意义何在——也就是,己方最大的依仗,卑尔根的城墙,如今已经完全靠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呼啸而至的巨型弩箭直接射了过来——直接击穿了对面重装盾矛手手中的盾牌,同时将那个悲催的家伙——连同他后面的悲催的家伙的盾牌,以及那个悲催的家伙还有他后面的后面的那个……一起,直接刺穿,整根长达两米的巨型弩箭,就这样直接将复数的重装盾矛手给穿成了肉串圆形阵这样子的移动力完全不给力的阵型甚至连都做不到。士兵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刺穿,顿时,惨叫声响彻天际……

    然而,对面敌人的惨叫声对于埃吉尔来说,不吝于无上美妙之乐章。在他的命令之下,工程兵们则继续面无表情的拉动发条式的杠杆,上弦,之后校正瞄准……

    “该死的!冲过去!把那些弩机毁掉!快点!!”在对面的贵族们终于忍不住了——这样下去只能挨打不能还手。那么对方再几轮射击之后,己方的士气可就要见底了。与其在那种时候被对方毫不费力的击败,还不如趁着现在发起冲锋,好歹能在临死之前杀掉几个敌人,再将那些弩机毁掉。之后就算是被俘虏也无所谓了。按照惯例,战场上不太可能杀死贵族的。缴纳一笔赎金之后可以再计较……

    在这之后,第二轮弩箭发射了。眨眼间对面的重装盾矛手又倒下了一片,圆阵这才一点点的散开——有些迫不及待的战士已经开始了冲锋。

    “弩。”

    于是,传说中的持弩炮灰——我是说持弩民兵再次出场,手中早已经上弦完毕的中型弩一阵扫射,便让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倒下了一片——然而,冲锋仍然在继续着。尽管明白这场战役——乃至整场战争的结果已经定下来了。但是仍旧在冲锋着,仍旧在呐喊着,仍旧在……死亡着。

    十米距离之内,已然进入飞斧射程。维京战士们迅速抛出手中飞斧。在那之后,对面的盾矛手们,已经无所谓阵型了……

    “赢了呢。”埃吉尔随随便便的一挥剑,紧接着,维京战士便如潮水一般一拥而上,照着对面没阵型没士气而且数量也比他们少的重装盾矛手,以及步战骑士挨个放血……

    “伯爵……难道——那个——那些贵族,您不打算俘虏他们吗?”在埃吉尔旁边的那些贵族们眼看着自家主君神游物外的状态,之后这样询问道。

    “哦?俘虏……哦,对啊,那个,这个是惯例,对吧?”埃吉尔好像如梦方醒一样,揉了揉眼睛,之后这样问道。

    “是啊,惯例惯例——话说您快一点下令啊。”有的贵族就急了。虽然说他们与卑尔根贵族联盟的那些阵营不同——但是同样属于贵族阶级,一个个的都沾亲带故的。哪家算起来都能拉上关系。而贵族们也就是靠着这样的关系网,一直以来在国家之中把持着上层建筑的。而现在,对面的那些贵族们已经占据了整个挪威的相当比例了。如果把他们全都杀了的话,那么挪威的贵族力量绝对会很是下降一个档次。这却是所有贵族都不想看到的。

    “哦……我的属下们难道没有活捉他们吗?”埃吉尔就好像眼睛瞬间高度近视了一样,仔细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战场,之后却什么都没说。而是转过身来,接着询问那个贵族。

    “……”贵族们直接无语了,同时心里面泛起了一丝冷意。看起来,这个新主子却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啊……整个挪威就这么大的地方,就这么多耕地和人口,贵族们占据的多了,大公就少了,同理的,大公占据的多了,那么贵族的就少了……

    “看起来,要稍微想点办法,让这个家伙见识到我们的力量了……或者,干脆换一个主子。”这一回,心里面涌起了这样的想法的贵族却是多得多了。毕竟利益这种东西……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啊。

    这些个贵族的面部表情一一被埃吉尔收入眼底,一丝不屑的笑容浮现出来,之后又瞬间消失掉。

    紧接着埃吉尔这样喊道:“各位!此战既胜,则卑尔根近在眼前,我等大业可成,天主庇佑挪威!天主庇佑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

    !!”

    紧接着埃吉尔周围身穿全身板甲威武的一“哔”的卫队骑士们也这样大喊:“天主庇佑挪威,天主庇佑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

    !!”

    于是,不管这些贵族此时此刻心中如何想,今后又会如何做,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举起手中的武器,之后大喊着同样的话:“天主庇佑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