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卑尔根之战其四,糟糕的路况
    在埃吉尔下令将那座不知名的子爵的不知名的城堡给屠了个鸡犬不留之后,军队的行进速度很明显的加快了许多。在埃吉尔看来,那群贵族一个个的全都是贱骨头,吃硬不吃软的混球。听说了抵抗埃吉尔就会被屠城之后,一个个吓得跟什么似的,争先恐后的跑到埃吉尔的身边表忠心。比哈巴狗还不如。

    虽然说埃吉尔想要的是一个没有贵族——或者说贵族权利极为弱小的国家。但是很明显的,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够,如果真的惹急了全国各地的贵族的话,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好像系统精灵所说的那样,花费个十年二十年的生命,暴兵做世界公敌了。

    但是,那可不是埃吉尔想要的。

    于是,对于这些主动来投靠他的贵族,埃吉尔很温和的接待了他们,并且拿出了随军的,本来是用来庆祝胜利的时候才能用得到的食物,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宴会。还一再一再的保证,如果自己能够掌握权力的话,那么绝对会保证挪威全体贵族的权利一百年不动摇。

    眼看着埃吉尔真诚的目光,听着他豪迈的语气,外加巧舌如簧,亲和力的属性加成。在场的贵族们听着伯爵的话,觉得如痴如醉不能自已,甚至有些年轻冲动一些的,就直接喊出了:大公爵万岁!这样略僭越的话了。

    埃吉尔表面上批评了那个小子几句,不咸不淡的。这也让在做的领主贵族们稍微明白了些什么。

    “……看起来,这位伯爵的确有继承大公的位置啊。”贵族们心领神会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再之后,各地贵族领主再次动员起来。总共凑出了一万余名士兵,跟随者埃吉尔的军队前进。虽然说这些临时征召的农兵的战斗力弱爆了,但是好歹能郑家一点胜势,让埃吉尔的军队看起来不是那么单薄。

    只是,这样真的好么?现在可正是春耕的时候啊,之前的卑尔根之战,就已经很耽误工夫了,这一会儿再征召,春耕可就完全要耽误了哦,北欧这种艹蛋地方,一年也就只有一次播种机会。如果耽误了的话那可是会死人的。

    埃吉尔这样对自己的临时臣下们询问。结果得到的答案却非常出乎预料。

    “没事儿,死点人怕什么的。事实上哪一天不死人呢?就算收成再怎么好也是会死人的,流民什么的满欧洲的全都是,再收拢一批农奴不就行了。”

    贵族什么的,是完全不会考虑自己的农奴的生存状况的——事实上,他们还巴不得自己的农奴更忙碌一点,忙碌的他们没时间想别的事情,比如说造反什么的。

    ……好吧,或许是埃吉尔对于游戏规则仍旧不太清楚吧。不过现在完全没问题了。

    初春,积雪什么的开始融化了水渗入到土壤里面去,让路面的状况变得极端糟糕。原本在一个月之前,埃吉尔跟着菲利克斯往这边赶的时候只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然而就在这一会儿,埃吉尔的军队已经走了将近半个月,却仍旧没有到地方——这还是埃吉尔将那些个随军的妓女啦,小贩之类的全都打发走了之后,获得了移动力加成bff之后的这结果。

    眼看着系统出品的战马在赶了一天的路之后,已经累得快要吐白沫了。埃吉尔稍微抱怨了一下,之后跳下了马背——紧接着就溅起了一大堆的泥浆,把他亮闪闪的盔甲和身后的白狐裘披风弄成了斑点狗一样。

    当然,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就在这一小段前往自己的帐篷的路上,埃吉尔总共陷进了泥塘里面四次。每一次都要花费n多的力气才能拔出来。亏了他之前兑换过高级体制,否则的话还真搞不定。

    “该死的。”

    眼见得自己的靴子再一次插到了烂泥塘里面拔不出来了,埃吉尔骂骂咧咧了一句,之后一点一点的挪着脚,慢慢的挪了出来。

    “这糟糕的路面情况。还真是让人没办法。”埃吉尔甩了甩靴子上的烂泥,之后暗暗发誓,等他做了国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变全国的路面情况。高速公路什么的自然不可能。但是好歹也要修建出堪比罗马的道路来——当然,这个还是要靠系统。

    在这十五天之内,系统也传来了消息,轻型弩炮战舰已经完成了。埃吉尔稍微思量了一下,再看了看弩炮战舰的建造时间,竟然要一个月才能制造一艘。好在毕亚德之前就已经修建了三个干船坞。每一个干船坞权利开工,就能制造两艘弩炮战舰。而埃吉尔心里面稍微计算了一下,最多半年时间,他就能统一整个挪威。也就是说,导师胡他可以得到三十多艘装备着弩炮,拥有三十名水手,同时可以运输五十名士兵的战舰。

    这样一支舰队在这个时代,基本可以制霸整个北海了。获得制海权妥妥的。再征召一些其他的民船,以及传统维京龙首战舰。那么运送个一万左右的部队也不成问题。到时候就去英格兰抢钱抢粮抢地盘。安逸得很呐。

    对了,还有那些矮人冤大头,他们好歹也能出动个上万人的军队。操作得好的话,可以大大的降低己方军队的伤亡。只不过矮人的晕船问题也要稍微考虑一下,登岸之后在一定时间之内,他们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

    这样糟糕的前进速度,保密性什么的基本就谈不上了,而且,不知道是谁给了那群卑尔根的贵族胆子。直接将奥拉夫三世还不到三岁大的孩子往大公的位置上一推,称之为奥拉夫四世,之后就带着卑尔根最后的一点家底冲过来了。

    “没有据城而守?看起来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呢。”在得到了己方的巡逻骑兵的汇报,对方大约八千人左右的军队向着自己的方向前进的时候,埃吉尔这样子哀叹着。

    三天后,两军再次对阵与卑尔根城郊。卑尔根贵族联盟宣称埃吉尔是个无耻的僭越者。而埃吉尔则自称是获得了奥拉夫三世的任命,作为国相,他是最有权力托管卑尔根,以及对奥拉夫四世实行监护的人选。当然这些全都是废话,最终结果究竟如何还是要看双方实力的。

    而埃吉尔的实力,相当强悍。

    被称作第二次卑尔根之战的战役开始了。只是交战双方完全不一样了,防御方的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是不到三岁的奥拉夫三世,实际上是由三个伯爵六个子爵二十几个男爵外加一百几十个骑士组成的超级松散的贵族大联盟。而他们的敌人,是以埃吉尔为首的毕亚德军。

    卑尔根贵族联军的步调一如往常,轻骑交火了一小会儿时间,清晨的时候交战,上午的时候开始整军,大概要到中午的时候才能正式作战——然而,对面的埃吉尔麾下大军,却完全不是这样。

    完全无视了来投靠他的贵族们征召的部队。埃吉尔在早餐之后迅速下令自己的直属部队整军出战——而完全职业化的军队,只是用了二十几分钟便完全整顿好了。弩兵在前,维京战士和维京士兵组成了十数个松散阵列,北欧弓箭手与战地教团穿插其中,巡逻骑兵与战斧骑兵掩护两翼,却是一个不怎么标准的步骑结合阵型——之后就趁着对方完全立足未稳之际冲了过去。

    对面贵族联军一开始看到了埃吉尔的军队之后还在想呢:不是说敌人有将近一万五千吗?为什么看起来比传说中的少了很多?难道真的是天佑吾王?!

    然而,接下来这群家伙就悲剧了。

    贵族联军仍旧是乱糟糟的一片,糟糕的地面情况让他们的列阵速度再次降低,还有不少悲剧的征召民兵将自己的鞋贡献给了粘稠度极高的泥浆。赤着脚怎么看怎么觉得冷啊。

    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埃吉尔的军队冲锋了,在悠扬的号角声中,战地教团全力呼喊着天主之名,前排的弩手在一轮射击之后后归,紧接着身披链甲,手持战斧圆盾的维京大军一拥而上,再之后,便是隐藏其中的北欧弓箭手一轮火箭抛射,同时,两翼的骑兵已经超过了中央的步兵集群,绕了个弯之后向着敌军的侧后翼转了过去。

    我擦泪的敌人为什么这么快?!这个完全没道理啊?!对面的贵族们这样想着,当然这种事情就好像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天朝网游遇到了bg一样,投诉什么的完全不会有人搭理你的。

    “前进!”

    “坚守!”

    “冲锋!”

    “后退!”

    于是,民主制度的优越性再一次体现出来了,上百个贵族们在此时此刻对着自己的下属们狂吼着一些自相矛盾的命令。让原本就混乱不堪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