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卑尔根之战其三,心理战
    战局至此骤然一变,总共超过三千名装备精良的职业士兵就这样一下子倒戈,所产生的反应出乎预料的大——菲利克斯伯爵军队的右翼一下子濒临崩溃的边缘。战斧骑兵和巡逻骑兵护持两翼,维京战士和维京士兵组成的坚韧的步兵线维持着中央。北欧弓箭手,以及持弩民兵组成的后阵可有可无的抛射,提供了一点点的远程攻击。而在最后面,被两队一百名战地教团,以及二十名卫队骑士簇拥在中间的,便是埃吉尔本人了。

    第一轮,在远程的弓弩,以及维京战士和维京士兵的飞斧攻击之下,右翼的征召农兵一下子躺下了好几百人,紧接着在维京战士们的呐喊,以及战地教团们狂呼的:“耶和华!!!”这样的喊叫声之中,右翼的农兵们就好像是被餐刀切开的牛油一样,刷拉一下子就被打破了。而右翼紧邻着埃吉尔的那个伯爵指挥官,也被十几个维京战士一起剁掉了脑袋。

    “那个无耻的狗杂种,那个混蛋,那个撒旦的私生子……”菲利克斯伯爵这样子叫骂着,紧接着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可见此人比埃吉尔讲究多了),之后直指天际,大声吼叫道:“各位,生死存亡,荣华富贵,便看这一日了——上帝保佑勇敢者!”这短短的一句话,以生死威胁,以富贵利诱,以宗教洗脑全都有了。可见菲利克斯伯爵的嘴皮子功夫也不是盖的。瞬间,他身边的数百名维京武士也受到了激励效果加成。狂吼着,向着接近崩溃之中的右翼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整个战场之中乱成了一锅粥。在左翼,骑士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翻身下马之后与自己身边的骑士和扈从们结成了小阵。因为数量上的优势,所以再度压制住了左翼。而在中路,双方主力部队舍生忘死的搏杀,尸体堆了好几层——双方将士就这样在尸山血海之中继续反复的厮杀,仿佛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剩下了自己眼前的敌人一样。

    而在右翼,埃吉尔所率领的毕亚德军势以一路碾压的姿态,完全压制住了右翼。同时,奥拉夫三世部署在左翼(我军右翼便是敌军左翼。)的军队也反映了过来,配合着推了过去。眼看着已经能让对方右翼阵线完全崩溃了。菲利克斯伯爵却带着自己最后的一点本钱,总共超过了五百名的维京武士冲了过来。

    这也是埃吉尔所部在今天的战役之中第一次遇到了能称得上是对手的敌人。

    也是这一次,埃吉尔所部第一次出现了伤亡——菲利克斯所部的军队虽然在数量上只有埃吉尔所部的五分之一。然而其作战能力却相当强劲,所有人都身披重型链甲,手持战斧与鹫盾。其作战能力要埃吉尔麾下最通用的维京战士还要强上几分——维京战士们手中战斧在砍到了重型链甲上之后,竟然只能砍出很浅的一道伤口,如果不是砍到了脖子或者脑袋这样致命的位置的话完全不痛不痒。然而,那些维京武士们手中的双刃战斧,却可以轻易的将埃吉尔所部的链甲砍开。这样此长彼消,右翼的局势竟然再次稳定了下来。

    “该死的。”

    埃吉尔犹豫再三,却并没有再次将自己的将领卫队派上前线——毕竟上次所面对的敌人只有三十几个精锐士兵,剩下的全都是杂碎——而这一回,他要面的的却是数以百计的精锐维京武士。一个弄不好,就会损失惨重——甚至连自己都有可能被一斧头砍翻了之后下地狱。

    “军队,散开,包围。”在埃吉尔的调度之下,正面战场留给了两队最强的,总共六百人(现在已缺员)的维京战士。而总共六队一千八百人的维京士兵,则一点点的将周围的征召农兵请离开来,之后绕道了两翼,以及后方去——就这样,将敌人给包围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挤压着敌军的活动范围。

    就这样,部队的四面八方全都被包围了起来,菲利克斯的情况不妙了。

    突围吗?怎么突?四周都是敌人,并且眼看着敌军阵线的厚度也不薄。完全突围不出去吧——这可不是后现代的火器时代,大家都是玩散兵线的,军队集中火力就能突围的出去了。这冷兵器战场上人挨人人挤人的。军队勉强组成了一个圆阵,这才勉强支撑了下来,然而这样一来,唯一的一点机动性也消失了。接下来的话,就是失败了吧。

    紧接着,二百人一队的北欧弓箭手抽出火箭,呼啸着向着被围困在了中间的维京武士们射击。而持弩民兵也四十五度角对准天空,按照感觉走,抛射着向着维京武士们射击了。这些个攻击还不算是强力,最多只能降低降低士气,并且造成小范围的混乱而已。维京武士们身带角盔,是由铁打造的,结实得很。

    “所以说啊,第二排的维京战士,维京士兵,准备飞斧。”埃吉尔轻笑着这样下令道。

    所有的维京战士和维京士兵,在升级了飞斧技能之后都获得了一柄飞斧的说。让我们计算一下,在击杀骑兵的时候用了一柄,在突破右翼的时候用了一柄——的确,现在还有一柄的说。

    于是,在维京武士们绝望的目光注视之下,上千柄飞斧如同飞蝗一般奔袭而来。

    “举盾!!!”菲利克斯声嘶力竭的这样大吼着。而这样的密集阵型的作用也显示了出来——被挤在中间的那些维京武士,只需要将盾牌举起,护住头顶之后就基本上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几率完全防御了。

    “该死的,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盾牌,这种工艺制造简单的要死的玩意在关键时刻还真管用。

    不过,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角度比较刁钻的飞斧顺利的投过了盾牌的缝隙——毕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维京武士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完美的配合——再之后,几声闷哼,却不知道是有多少的维京武士因此毙命了。

    于是,攻击仍旧在继续着,双方拼尽全力的攻击。战至此时,无论是奥斯陆,还是卑尔根,双方的指挥官都已经亲自上了前线,双方的指挥系统,也因此完全的瘫痪掉了。埃吉尔这一边自然无所谓——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单干的。而奥拉夫三世也完全无所谓——他的统御指数为零。然而,菲利克斯伯爵,这一回却是完完全全的陷入了被动。好在他在此之前还任命了不少个副指挥官。这样一来,大家各自为战,也勉强能够行得通。

    战局继续僵持着。

    战局继续发展着。

    战斗正是进入了白热化。

    三月份的白天仍旧很短——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这种高纬度的地区就更是明显了,此时此刻距离开战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也就是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天已经接近完全黑了。而绝大多数的战士在这样子奋勇厮杀了五六个小时之后,已经精疲力竭了。而且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通常都吃不到什么蔬菜,缺乏维生素a,夜盲症什么的非常严重。到了晚上就成了睁眼瞎。

    通常在这种情况之下,双方的指挥官都应该下令撤退了——然而这时候,双方的指挥官却都出了状况——奥拉夫三世此时此刻已经杀红了眼,手上一柄车**斧挥动了好几个小时也不嫌累,这样的身体素质叫人真心的佩服啊……而菲利克斯伯爵倒是想要退。但问题是他退的了吗?毕亚德战士可都是系统产物,压根就没有维生素不维生素的说法,夜战完全是好康级别的——而且你看,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的,怎么可能会看不见呢?

    就这样,菲利克斯伯爵的防线终于出现了崩溃的方向——无论维京武士们再怎么勇悍,看不见人就是没辙。只能尽量的拿着斧子胡乱挥舞着,然而已经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体力上怎么可能受得了这样的折腾。就这样,只是不一会儿的功夫,维京武士们倒下了将近两百人,比之前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战果加起来还要多。

    “赢了……哼。”

    然而此时此刻,不远处却传来了这样的喊叫声:“奥拉夫三世已死!快点投降吧!!”这样的声音越传越近,越传越大——早就打的精疲力竭了的奥拉夫三世军队在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之后,除了少量维京战士死忠仍然在坚持着,其余的人——不管是征召农兵还是职业士兵,全都丢下了武器,乱哄哄的好像没头苍蝇一样转身就逃。

    “什么?!奥拉夫三世死了?!”听到这样的喊叫声之后,埃吉尔愣了一下,他倒不是真心疼自己的这个便宜主君,甚至心理面还巴不得他死了——然而,他什么时候死都行,却是不能这个时候死啊!紧接着埃吉尔掏出了单筒望远镜拿起来往前面一看,奥拉夫三世的尸体自然看不见。但是己方(暂定)军队的崩溃,却是看的真真的。

    “该死的。”眼看着己方军队就要获得胜利了。却一下子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埃吉尔差点没被气死。再眼看着自己的部下们脸上也产生了犹豫的神色,便知道再这样下去,等到敌军缓过劲来的话,自己这三千人马虽然能保着自己安全离开。但是接下来呢?难道真的要按照系统精灵所说的那样,花费个一年半载的生命暴兵?!

    埃吉尔果断接受不了。

    紧接着,埃吉尔就想出了这样的主意来:“快点!快点和我一起喊!就说菲利克斯伯爵已经死了!”埃吉尔这样子小声对着自己的卫队骑士们说道。

    “诶?可是他不是还没死呢吗?”卫队骑士这样奇怪的问道。

    “少废话!反正他马上就要死了。早一点晚一点都一样!!”埃吉尔这样气急败坏歇斯底里的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