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卑尔根之战其二,忠义无双埃吉尔
    那右翼的骑兵嘛。当然是在林子里面,被埃吉尔所派出的优势兵力拖出去轮了。花了三百金币买到的最初级飞行道具飞斧在这种复杂的丛林地形还是挺管用的——而那些骑兵则稍微有点悲剧了。明明在平原地形是极端强悍的存在。但是因为要潜行,所以潜进了林子里面,丧失了动能冲击力之后,就悲剧的很了。

    就这样,经过重新合并重组,一队士兵足有三百人(一个营?)的维京士兵,和同样是三百人一队的维京战士,就用上了新的武器,飞斧。比手斧还稍微小一号的飞斧,每人配备了三柄。虽然射程比标枪差了不少——和弓弩更是不能比。但是威力很大啊,还带破甲属性啊有木有?!

    就这样——总共一千两百柄飞斧以一种令人头皮发炸的声音转着圈的飞了出去。

    “诶?那个是什么?”

    培养一个骑士,需要从十四岁开始,作为骑士侍从跟在其他骑士身边,当学徒工,没有工资拿,还要每天三孙子一样的伺候自己的老师。还要训练剑术,枪术,骑术等等等等……一直到二十一岁,才有可能被册封为骑士。想要真正出人头地,那还要继续打,打个几年,活下来,好歹获得至少一枚骑士勋章。这样才算是熬出头了……

    制造一个合格的骑士需要十年。那么,杀死一个骑士则需要……

    五秒钟?

    一个运动神经相当不错的,反应非常迅速的骑士听到了破空声——之后猛的一转头,就看见一柄斧子转着圈的向自己的脑袋砍了过来。紧接着还没等坑一声呢,脑袋中间偏左的地方便被砍中,当时面颊骨,眼珠子外加头盖骨就全都咔嚓了。直接爆了脑浆。

    骑士之中一片大乱,实在不知道敌人是怎么绕到自己身后去的——自己身后应该是自己的阵线,那些个来自毕亚德的胆小鬼才对啊?!为毛会遭到攻击了呢?

    于是,脑子转不过来弯的傻瓜骑士们,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一轮的飞斧,直接杀死了两百名以上骑兵。再之后,持弩民兵们也是一轮齐射,弩箭的破甲能力稍微差一点,但是仍旧杀死了近百名骑兵。之后,在极大地削弱了敌人的数量,并且使之混乱,战力下降的情况之下,上千名维京战士冲了出来,奋勇拼杀。

    在树林之中,骑兵的优势完全无法发挥——还会因为高度的问题,经常被树枝什么的挂到脸。战斗力受到了极大地限制。再加上之前那两轮飞行道具的攻击,敌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就这样一来二去,维京战士们几乎没花多大的功夫,就将这一大群的骑兵一一砍翻。只有少量骑兵看着眼前的情况不对,果断抛弃了战马,连滚带爬,慌不择路的向着树林深处跑去。

    时间倒回到三天前,奥拉夫三世所在地,卑尔根。在获知了毕亚德领主最终被菲利克斯伯爵的强势逼迫降服之后。奥拉夫三世破口大骂,心情极度糟糕——然而,在见到了埃吉尔写给他的密信之后,他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很疑惑。

    信函内容如下:臣下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遥拜主君奥拉夫三世。臣下秉承天主教诲,亦知忠义之道。主君身为先代大公长子,理应继承大公之位,此乃天地正理,不容质疑。

    臣下欲投主君之心,如大旱之望云霓,如稚子之盼孺慕。然而,菲利克斯伯爵宵小之徒,以武力压制臣下。大军三万兵临城下,臣下不得已,不得不与之虚与委蛇。

    然而与主君交战实乃大逆不道之事,臣下已然决定,在决战之际临阵倒戈。与主君约定,以灰色旗帜挥舞三次为讯号。届时臣下必然倒戈相向,与菲利克斯不死不休……

    “……真的假的啊?”奥拉夫三世半信半疑的将这封信跟收好了。他自然知道,如果在战局关键时刻,这一股势力临阵倒戈的话,那么他的胜算将大大的增加。反正又没什么坏处……

    于是,在战争过程中,埃吉尔这一方所遭受到的攻击力度小的可怜。奥拉夫三世心里面还存着万一之想,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万民归心呢。

    德行。

    埃吉尔晃了晃脖子,之后询问身边的卫队骑士:“对面的灰色旗帜已经摇晃几次了?”

    开战之前就被关照过了的卫队骑士回答:“四次了。开战最初一次,骑兵冲锋过后一次,侧翼被袭击了一次。再加上现在正摇晃着的一次,总共四次。”

    “哦……侧翼的菲利克斯的骑兵,做掉了?”

    “嗯,刚传来的消息,差不多都做掉了。最后逃掉了几个,不过看起来是往森林的方向逃窜的,应该没问题。”

    “那就可以了。”

    就在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战局又有了变化,奥拉夫三世在菲利克斯伯爵的侧翼冲锋过后,左翼一瞬间就有了溃逃的趋势。然而这家伙还真是个熊孩子。二话不说,直接就带着三十几个维京狂战士顶了上去——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维京狂战士。虽然没有这之前埃吉尔算计死的那个红发狂战士强悍——但就算差了,也差的不会太多。而这也是奥拉夫三世手中的另外一张王牌。他的死鬼大公老爹给他留下的遗产。

    三十几个狂战士在奥拉夫三世的率领之下,直接冲进了左翼军中,此时此刻骑士们已经失去了冲击力,手中骑枪也都断成了两截,就算没有断,在这样的乱军之中也是去了作用,骑士们全都丢掉了手中断枪,抽出腰间长剑居高临下大肆砍杀。征召农兵们手里一柄短枪一面蒙皮盾,枪来枪折,盾来盾碎的,身上也没有啥能够防身的道具,一砍一个准,因此,骑士(以及其扈从+轻骑兵不拉不拉的)们虽然失去了速度优势,但是仍旧能以碾压的姿态,以八百多人压着上万人打……

    然而,在维京狂战士们到来之后,这样的状况完全不一样了。

    首先,狂战士们得攻击力管够,一斧子下去砍实了,你要是不死我跟你姓。其次,狂战士们虽然看似粗蛮,但是实际上的速度和敏捷,要远比骑在马上,脚不着地的骑士强多了。再加上身边都是一群打杂的农兵,所以狂战士很快砍翻了好几十个骑兵,紧接着征召农兵们一拥而上,将原本高高在上的骑士老爷(各种意义上的)拉下马,几个人按住了胳膊腿,再把骑士的头盔,链甲衫都给扒光了,紧接着手中利器钝器就一个劲的招呼啊……

    稍微有点渗人了这个。

    就这样,战线暂时稳住了。然而奥拉夫三世这一边又再次面临了另外一个问题。他们没有总指挥官了。

    ……好吧,这样的总指挥官,基本上有和没有差不多的样子。

    双方的主力步兵阵线已经开始交战,同样是配备链甲的维京武士,拿着斧盾,长柄战斧,呼啸而至,照着脖子就砍。此时此刻,整个斯堪的纳维亚近半数的维京战士都聚集在了这里。他们或者曾经聚集在一面旗帜下,以维京人的身份四处掠夺,并肩作战——然而现在,他们是敌人,敌人,以及,敌人。

    除此之外,身穿皮甲,同样拿着短矛盾牌——但是参军时间更加长,数量也比维京战士更多的盾矛手组成了职业军种的中坚,手中长矛刺击,虽然看起来没有维京战士的斧子震撼人心,但是刺中了心脏会死,刺中了肺会死,刺中了胃会死(饿死的,死的时候瘦成皮包骨,惨不忍睹的说),刺中了脾脏会死,刺中了肾脏会死,刺中了脖子会死……

    好吧,刺中了肠子,果断不会死。果然占据了整个肚子的,专门盛放排泄物的器官很给力呢,生存能力很强啊混蛋。

    但是,这也足够了。人类身上有这么多的要害部位,一杆短枪就能造成这么多的伤害呢!

    当然了,这也是士兵们被发了一面几乎能将自己的身体遮掩住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筝型盾的原因了。

    战斗进行的很激烈。在左翼的崩溃趋势被抑制住之后,双方再次进入了惨烈的消耗战阶段。一批一批的炮灰,炮灰,以及高级炮灰被杀死,尸体被砍的七零八碎的。之后又被敌人和自己人踩的七零八碎的,就是他老妈来了也认不出来他了……

    “该死,如果说刚才两翼同时冲锋的话,这时候我已经应该赢了的——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对——那个叫埃吉尔的混蛋!!!!”

    在忙活了一阵,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彻底稳固了阵线之后,菲利克斯伯爵的脑袋这才缓过劲来,明显的想通了什么——在这之后,伯爵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再向着己方右翼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埃吉尔好像也发觉了自己的视线。那**稍微惊讶了两秒钟,紧接着就嘴角一咧,露出了笑容来,又对着他行了一礼,同时,毕亚德三千披甲士调转阵型,对准了菲利克斯军展开了攻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