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卑尔根之战其一,骑兵一波流
    本书第二个**,奇怪,为什么要用二呢?

    此世的第一个千禧年,三月份,斯堪的纳维亚仍旧白雪皑皑。此时此刻,两支军队在挪威北部城市卑尔根的郊区的大片农田之间开始了集结。

    双方军队的数量大致相等,而且战斗力也差不多强。因此,双方的士气也都差不多。都认为自己最终能够获得胜利……

    在双方斥候轻骑交手了一小会儿之后,双方主力部队集结完成,征召农兵暂且不论,但是正规军的阵列看起来好歹还像模像样的。

    然而,仍旧杂乱的要死。

    菲尼克斯伯爵直属部队加起来不过五千多人——剩下的两万两千多名士兵,分别属于他的盟友,他的附庸,他盟友的附庸,他附庸的附庸,他盟友的附庸的附庸,他的附庸的附庸的附庸……最后的基本作战单位一般是这样:一个身穿链甲的骑士,两到三个骑士扈从,外加一票征召民兵……

    好吧,最终,菲尼克斯伯爵好不容易将军队大致分成了几个部分,并且任命了实力比较强大的伯爵担任指挥官。并且将军种集中起来使用了。而埃吉尔作为占总兵力十分之一的实力强大的伯爵(?),也被分到了一个指挥官的头衔,当然,他的麾下除了自己的人之外,一个兵都没增加。

    战斗在清晨的时候开始,在早餐的时候集结完毕,在接近午餐的时候才正式开始。

    第一回合的时候,奥拉夫三世年轻气盛,竟然将自己麾下的八百名链甲骑兵全都都派了出来,直接排成一字长蛇阵之后就a了过来。

    我勒个去,一波流?!

    眼见得对面以骑兵为前锋,身穿链甲的精锐维京战士和重装矛兵为中坚,征召农兵为两翼,乌泱泱的一大片就冲了过来。

    完全不留预备队,完全不讲究阵型,完全没有策略。

    天哪,这家伙的统御绝对是零!

    菲利克斯伯爵久经战阵,眼见得对方这样一波流的攻击,也是一阵阵的无语。

    虽然现在绝大多数的人与奥拉夫三世相比,都会产生智商上的优越感——但是一波流也不是说不给力。万一准备的不充分,被人家冲垮了战线,那么什么阴谋诡计战阵指挥全都是白扯——那些智商渣渣的征召民兵绝对会第一时间溃逃。而精锐的正规军也会因此受到影响,溃逃。最后就变成无可救药的大溃败,战争就这样失败了。

    “弓箭手攻击!”

    这个时代,弩还没有普及的说,而北欧所使用呃单体弓,攻击力真心不强——除非是那种到没到一定程度,被人射在了脸上的孩子“啊呀!”的一声,坠马而亡了。其他身穿链甲的骑兵,基本上都能很好的防御。等到对面的八百骑兵这样子冲了过来的时候,颇有一些身上密密麻麻差了几十支箭,却仍旧屹立不倒的家伙。

    眼看着地方骑兵越来越近,菲利克斯咬了咬牙,一坚持,就没有派出己方骑士迎战。而是选择了更加危险的方法。

    “列阵!长矛兵列阵!竖起枪!”

    此时此刻,欧陆的人还比较淳朴,没有学习到某岛国上的无耻招数,更不懂得某东方的绝学。陷马坑拒马桩什么的根本不懂,想要硬抗骑兵的话,除了骑兵,就要靠着密实的阵型,以及硬又粗的长枪了。

    此时此刻,埃吉尔以及麾下两千七百虎贲被安放到了侧翼,贴边儿站着。虽然菲利克斯伯爵曾经拍着他的肩膀说过:拜托你了。这样的话。但是不是自己的嫡系用起来就是不放心。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菲利克斯伯爵不想要让埃吉尔在此战之中建立什么功勋。

    毕竟此战之后,他就要担任挪威大公了。论功行赏什么的自然免不了——这样的话,瓜分奥拉夫三世派系所留下来的领土,就没有埃吉尔什么事情了——最多象征性质的奖励一些犄角旮旯的盐碱地。权作安慰。

    而此时此刻,一群站在最前排的身穿重型链甲的职业士兵们,马上将手中总共四米长的长枪横了过来——这些完全不符合力学设定,枪尾没有配重的临时制作的粗制滥造的长枪,前头重后头轻。一个人拿着稍微有点吃力,因此需要两名士兵一起使用。而他们后面还有两个比他们稍微幸运一点的士兵,同样拿着四米长枪——之所以说比他们稍微幸运一点,是说他们前面至少还有两个人肉盾牌。

    说真的,就算是这样的配备。站在最前排的士兵也是绝对的有死无生。所有的士兵在当时抽签决定了,要谁来做这种卖命的工作,谁抽到了这一张之后,当天的好酒好肉管够——基本上就和监狱里面的最后一顿性质一样。

    “我她妈的应该当逃兵才对。”

    眼看着呼啸而来的骑兵,以及骑兵们夹在自己腋下的骑枪。站在第一排的士兵们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有不少人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来。

    当然,更多的则是直接吓傻了。

    链甲骑兵们第一时间接触到了超长枪——之后飞驰的战马一声哀鸣,当胸的被狠狠地捅了一下——也有一些是骑兵——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就算是身穿的重型链甲也避免不了他们被戳个透心凉的命运——然而,在对面的超长枪兵们,也同样的不好受,双手手臂绝对妥妥的骨折脱臼扭曲变形——这在中世纪这等医疗之下,他们变成废人的可能性相当之高……

    当然了,最终的,他们绝大多数没有变成废人。而是变成了死人。

    惯性作用下的战马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被停住?虽然顿了一下,略微降低了速度——然而,最前排的链甲骑兵们仍旧坚决的一头扎进了菲利克斯伯爵的阵线之中。不管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同样是惯性作用之下,骑兵手中的骑枪顺势刺了过去,通常都会将两个——就是最前排的拿着超长枪的那两个——士兵,一下子刺穿。之后就“咔嚓”的一声,折断了。

    然而,即使如此,这些链甲骑兵这一击,也都杀死了复数以上的敌人——被骑枪刺穿成糖葫芦的,旁边被马匹践踏而死的。再后面的,被马匹和人的尸体压倒的——在战场上,倒地不起基本就和死亡划等号了。不会有人很好心的等你再爬起来。不论是敌人或者自己人,他们都会争先恐后的踩上去,踩踩踩……直到把你踩成肉泥为止。

    八百名链甲骑兵的第一击至少将菲利克斯伯爵一方的三千名士兵送入了天堂……或者地狱。冉冉,这还不算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则是这一批骑兵引起的巨大的恐慌。眼看着第一击便有如此巨大的杀伤力。就算是那些职业士兵也都变了脸色。而征召民兵更是两股战战,想要又跑不动的感觉。

    真正的战斗在此之后开始了。

    在第一击之后,奥拉夫三世重金打造的链甲骑兵几乎损失殆尽,这样的损失换了哪一个君主,都要心疼的直抽抽。然而奥拉夫三世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和时间了——他麾下的两万多名士兵,在数分钟之后,又再次呼啸着冲了过来。

    “冲锋。”此时此刻,菲利克斯伯爵也是难受的脸直抽抽。这样大规模的骑兵冲锋,竟然是有着这样强大的威力。伯爵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

    “难不成,这一战就这么输了么?”伯爵想到这里,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此时此刻,贴边儿站着的埃吉尔却是发现了,一支总数超过了八百人的骑兵队伍,从自己的眼前轻悄悄的溜掉了。

    ……这是,菲利克斯势力的几乎所有骑士,加上他们的骑士扈从,以及轻骑兵的数量的一半了。

    另外一半在另一侧吗?侧面冲锋吗。切。小把戏。

    埃吉尔眼看着那上前骑兵,心里面酸溜溜的这样想。

    “不过,也要稍微注意一下了。”

    埃吉尔一挥手,总共两队四百人的持弩民兵,以及三队三百人的维京士兵,一队三百人的维京战士和一队五十人的战地教团悄不声的跟了上去……

    此时此刻,正面战场之上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因为一轮冲锋而士气狂降,并且损失了不少的职业士兵的菲利克斯伯爵,在此时此刻的处境却是相当的不好。整条阵线之上处处都是警报,甚至有几个地方出现了小股的溃退——之后就被冷血的伯爵派出的维京战士督战队给镇压住了。

    然而这样也不是办法。伯爵站在一处高地上,身边数百名手持斧盾的维京战士耸然而立。这是伯爵最后一支能够调动的部队了。

    正面战场上,菲利克斯伯爵一方被层层压制,眼看着全面崩溃不是梦想。然而伯爵仍旧面色如铁。目光冷峻注视着战场。

    “开始了。”

    最终,伯爵的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个极端狰狞的笑容——再看战场之上,奥拉夫三世的军队左翼一片大哗,竟然是遭受到了大股骑兵的冲击,征召农兵们一下子就被冲散了,没了命的逃跑,而在他们身后,手持长剑的骑士,骑士扈从和轻骑兵们追赶着,大肆屠杀着。

    战局立转,奥拉夫三世军全线动摇!然而菲利克斯伯爵却完全没有高兴——反而比之前被压制的时候更加的吃惊,忍不住脱口而出。

    “另一侧的骑兵呢?!为什么没有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