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之东汉风云 第307章 娶了吧!
    刘禅不甘心,哪怕众人都以为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他的太子之位不保,也绝不会轻易的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

    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想法,险些让他走入歧途,不归路越走越远,渐渐地失去刘备对他信任,彻底激怒司马无忌逼他出手。

    刘禅为了自己的太子之位,可以说四处奔波,为此改变自己之前的恶习,希望能得到刘备的青睐,保住自己的位置。

    另一边,司马无忌却没有想过真的与他争夺太子之位。从一开始,司马无忌就表达出自己的心愿,刘禅如何想那是他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刘禅不请自来,这让司马无忌看到他另外一面。并非扶不起的阿斗,而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刘禅即位称帝尚未成年,刘备又死的早,这让刘禅失去依靠。纵然刘备死前托孤于诸葛亮,可是朝中势力大多归附于诸葛亮,并非出自嫡系或亲信。

    来敏等人虽是刘禅嫡系,可他们无法与诸葛亮相提并论,又有黄皓弄权,使得刘禅有些畏惧。

    后期蜀国将领本来魏延足以接替五虎上将的位置,震慑群雄,奈何诸葛亮对他不喜,与其说他有反叛心,倒不如说他太过直性子,不懂得权力斗争。

    刘备一心想要司马无忌为太子,是因为他有自己的嫡系,徐庶、庞统从中节制诸葛亮,诸葛亮又制衡他们,赵云、赵风等人又足以震慑成都内一些骚乱分子。

    无论从何种角度去说,司马无忌才是最适合的那个人。可惜他志不在此,这让刘备等人有些急了。

    司马无忌面对刘禅的试探,说的是真心话,也是应对之策,他是真的不愿意与刘禅为了太子之位闹得鱼死网破。

    若是他真的想要成为太子,根本不需要争取,只要对刘备说,便可唾手可得。

    了解他的人心里都清楚,司马无忌是真的不想这个太子之位。不了解他的人,认为他是在安抚刘禅的猜忌。

    毫不夸张的说,刘禅与他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司马无忌就没想过要与他争什么。

    “相公,阿斗是如何想的?”

    “他是怎样想的,我不知道。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就看他自己如何去理解。”

    孙尚香知道司马无忌的为人,她不用问也猜到自己的相公肯定是表达自己不愿与他争的话语。

    司马无忌的回答没有错误,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你很难去猜测。如果人心可以洞察,那又有何惧。

    但是,司马无忌有种感觉,刘禅绝不会相信他说的话,甚至有可能认为自己是在找借口与理由。

    “阿香!”司马无忌突兀的呼喊孙尚香,问道:“你觉得我是做这个太子好呢?还是不做这个太子?虽然父王没有明确说出口,也曾数次借他人之口说过。”

    “相公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孙尚香笑了笑,又把皮球踢回司马无忌身上来,“你是太子也好,不是太子也罢,只要是我的相公就好。”

    司马无忌愣了片刻,露出狡黠的笑容,看得孙尚香心里有些发毛。突然,司马无忌就像是一头狼一样扑了上来,吓得她猛地后退,还是难以逃出司马无忌的魔掌。

    “相公,这是白天……”

    “什么白天黑夜的,咱们又不是第一次。”

    司马无忌理直气壮地反驳孙尚香,他才不管是不是白天,再说白天也是可以的。

    一番**之后,孙尚香浑身无力,她狠狠地白了一眼司马无忌,每次都要说重要事情时被‘欺负’,貌似她还有点享受。

    “她们你打算怎么办?”

    “她们?”

    司马无忌被孙尚香突如其来的话搞懵圈了,他都不知道说的是谁,一脸茫然的模样让孙尚香很是恼火,猛地掐了他一下。

    顿时,司马无忌立马想起是谁,看向孙尚香,道:“你觉得该如何办?”

    “娶了吧!”

    “你同意?”

    孙尚香白了他一眼,“不然还能怎么办?你都把人家的身子看光了,女儿家的身子是那么轻易被人看的吗?”

    “没那么严重吧!”司马无忌狐疑的说道。

    “什么没那么严重?”孙尚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声说道:“你让婵玉以后怎么嫁人?难道你想让她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司马无忌低头不语,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他是看了人家的身子,不仅如此,吕蝉玉也看了他身子,可以说二人已经坦诚相见了。

    孙尚香说得对,自己的确是看光了人家身子,要是不闻不问,就实在是说不过去。

    司马无忌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貂蝉母女,这个事也就一直拖着,最后都过去了几个月,还是没有处理。

    现在孙尚香提出来,也就是说貂蝉母女嘴上都没说,心里也是有些慌乱。毕竟,她们母女没有任何名分居住在此,自然是有些说不过去。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不可能出现母女同嫁一人的事情,基本上守寡的很多。

    虽然并没有不能再嫁的习俗,貂蝉还是不愿意再嫁他人,也就是说她注定与司马无忌不可能有事发生。

    司马无忌要迎娶的人只能是吕蝉玉,也就是貂蝉的女儿。并且,婚姻大事必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如果他真的要迎娶吕蝉玉,那么刘备作为父亲的理应出面,而且还有媒人说媒,可以说事情比之前要繁琐多了。

    既然事已至此,司马无忌也只能硬着头皮前往刘备那里,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本以为刘备会反对,没想到他欣然答应下来,“当初你在我身边时,我作为父亲没有出席你与阿香的婚事,乃是我这个父亲责任。今日你要迎娶吕蝉玉,那孩子也不错,为父就答应你了。”

    回想起当初司马无忌与孙尚香的婚事,刘备心里就堵的慌。若是他早就发现司马无忌就是自己长子,那他说什么都要前去主持婚事。

    现在司马无忌想迎娶吕蝉玉,刘备自然不会反对,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成为见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