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各怀心思
    刘禅不请自来,这事透露着一丝诡异。司马无忌身为兄长,又是臣子,理应是他前去拜见刘禅。即便如此,司马无忌也没太多时间前去。

    当初有时间,可他没有那个意思,留在成都城。现在不一样了,可他没太多时间。

    既然刘禅来了,司马无忌自然不敢不给面子。毕竟,刘禅是太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恭恭敬敬的前去迎接。

    “太子!”

    “不必多礼!”

    司马无忌见礼时,刘禅没有半点架子,急忙将他扶起来,亲切的说道:“大哥如此,阿斗愧不敢当啊!”

    “您是太子,我是臣子,此乃理所应当之事。”司马无忌谦逊的说道,他可不想被人说三道四的,也是为了让刘禅安心。

    虽然不知道刘禅来这是什么目的,司马无忌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司马无忌不怕麻烦,也不想惹事,还是低调点好。

    刘禅摇摇头,道:“阿斗虽是太子,然而你是兄长。今日阿斗不请自来,已经有违礼数,怎敢在兄长面前称大。”

    “若不是事务缠身,我应该早就拜见太子。”

    司马无忌恭声说道,又暗暗的想了想,刘禅今日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这让他有些疑惑。

    “兄长忙于政务,亦是为父王分忧。”刘禅感叹一声,“不像我身为太子,却一无是处,不能出门,只能留在府内,帮不了父王太多。”

    “兄长你可不一样,不仅有功于川蜀,更是父王得力助手,有你相助,如虎添翼,建功立业亦是不在话下。”

    “太子谬赞了。”司马无忌谦逊有礼地回道,“我只不过是落尽绵薄之力,尽自己所能相助父王。若是太子成年后,必定受到父王器重,再说太子乃是父王王位继承人,名正言顺。”

    刘禅笑道:“若是这样就好了。”

    “必定如此!”司马无忌感叹一声,“幼年时师傅将我带回去,悉心教导于我,我有今日成就全是师傅栽培的功劳。”

    “在那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由自在的日子真的很好。那个时候我就想过,到了功成身退之时,也如此生活,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奈何天不遂人意,要不是无缘无故遭遇刺杀,也不会再回来了。此事,你应该听说过。”

    刘禅点点头,司马无忌的事情,他之前也有耳闻,并未放在心上。自从知道司马无忌是自己兄长时,刘禅就格外关注。

    无论是谣言,还是亲眼所见,有关于司马无忌得事情,刘禅豆一清二楚。现在他可是自己的敌人,自己的太子之位是否安稳也就在这次博弈之中。

    “那件事阿斗也听说过。”刘禅接着问道,“阿斗听说是一个刺客组织,大哥可曾查到幕后黑手?”

    司马无忌摇摇头,“天下之大,要想找个人,堪比大海捞针,徒劳无功之事。再说我也没什么事,也就不重要了。”

    刘禅略显失望,司马无忌看在眼里,嘴上却没有点破,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倒是追查出一些眉目。”

    “怎样?”

    顿时,刘禅有些急切,那份惊喜逃不出司马无忌的目光。司马无忌看见刘禅如此关心这事,心里明白他来此目的。

    刘禅是来试探口风的,想要知道司马无忌心里真实想法。另外,刘禅也是为了示威,看似每次都十分恭敬,实际也是在试探。

    若是司马无忌真的以兄长自居,那么他可以想象得到未来的结果会是什么样。虽然刘禅看上去年龄不大,可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可能没有几把刷子。

    此时没有外人在场,司马无忌也没有与刘禅真正接触过。但是,从刚才的话语以及举动来看,刘禅不是省油的灯。

    “根据追查知道是一些人不满,意图取我性命。”

    司马无忌淡淡的说道,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刘禅身上,将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记在心里。

    “到底是什么人与大哥有仇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兴许是那些人故意放出来的风声,为的是让我们内部产生矛盾也说不定。”

    “极有可能!”

    刘禅深以为然的点头表示赞同,现在的蜀郡可不是当初的那样。在刘备统治下,不仅仅兵力强大许多,就连百姓生活都好了许多。

    不说丰衣足食,至少不用不会经常出现饥荒,饿死人的情况发生。另外,蜀郡各地边关都加强了防守,重修城墙等。

    原本还不欢迎刘备的蜀中百姓,这个时候也欣然接受。并且,他们都十分信任刘备。

    司马无忌又与刘禅交流了许久,二人各怀心思。在外人眼里,他们聊得热火朝天,实际上各有目的。

    刘禅在这里坐了一个上午,下午才高辞离开。

    “他真的只有十几岁?”

    司马无忌望着刘禅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难道这个时代的少年都如此早熟?”

    司马无忌回想起自己在前世时与刘禅年纪一般大时,只懂得玩游戏、泡网吧,哪里懂得什么阴谋诡计。

    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最好的年龄却没有努力,当真是老大徒伤悲。若是两相比较,自己都不如阿斗,简直弱爆了。

    “相公!”

    此时,孙尚香的声音传来,她看见刘禅离开,便带着女儿进来了。可她看见司马无忌正在发呆,时而摇头,时而叹息。

    如果不是司马婧香扑进她的怀里,只怕他都没听到孙尚香喊自己。司马无忌轻轻的摸了摸女儿的头,抬起头看着孙尚香,道:“以后的日子怕是没有以前那么安静了。”

    “相公我选择嫁给你时,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孙尚香没打算跟着司马无忌就什么都不用操心的,实际上她早已做好准备。毕竟,孙尚香生活的环境与刘禅有些相似,却有些不同。

    司马无忌那个时候还没有达到现在这样的地位,也没有消息的影响力。但是,刘备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未来必能成就大事。

    如今司马无忌的举动,就已经说明好一切。孙尚香对于司马无忌的决定,从来没有怀疑过,始终如一相信自己的丈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