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父亲!
    司马无忌复杂的眼神看着某氏的墓,如今他便是‘刘昉’,眼前素未谋面的母亲,让他有些陌生,又十分熟悉。

    内心深处的思念,让他有些情不自禁的双膝跪地,双眼通红,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司马无忌十几年都未曾前来,他也说不清楚这份感情是什么,心里隐隐疼痛,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熟悉的面孔,还有曾经的记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纵然他没有见过某氏,身体以及思想不由自主的以其子自居,不敢有丝毫放肆,或是不敬,恭恭敬敬的磕了头。

    “娘,昉儿来看您了!”

    司马无忌哭红着双眼,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声昵语:“娘,您能告诉孩儿该怎么做吗?”

    刘备亦是激动不已,老泪纵横的站在一旁,轻轻的抚摸着墓碑,上面没有署名,也没有任何标识,可是刘备一眼就认出来了。

    “整整十年了!”刘备低声细语,“今日终于有时间来看你,心中甚是想念。本以为昉儿与你在一起,一切都是我的错啊,他与我在一起许久,却不相识。”

    “今天我把他带来与你见面,昉儿不仅取得成就,还成家了,你成为祖母了,知道吗?”

    “那个孩子真的很像你,看见她就像是看见你一样。如果咱们也有一个女儿,那该多好啊!”

    刘备亲手将墓旁的杂草全部拔出,司马无忌不由自主的帮忙,看着自己的墓碑,刘备有些尴尬,想要推倒却被他阻止。

    因为‘刘昉’真的死了,所以司马无忌这么做,也算是让他入土为安。由于天色已晚,他们也就寻个客栈歇息一下。

    “昉儿!”

    “谁?”

    司马无忌睡的正香,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猛地睁开眼睛惊醒过来,却看见一个女人突兀的出现在眼前,要不是他经历过,怕是魂都吓没了。

    “娘!”

    出现在司马无忌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母亲某氏。

    “虽然你不是真的昉儿,不过现在你就是他。”某氏微微一笑,道:“当年要不是我一时冲动,也不会有此结果。但是,这样反而更好,以后有你陪在他身边,我们都非常放心。”

    “娘,我……”..

    某氏打断司马无忌要说的话,接着说道:“什么都不用说,遵循你心中所想去做吧!如果可以的话,就好好的代替昉儿活下去,以后你便是昉儿了。”

    “娘!”

    司马无忌见某氏离开以后,深深的眷恋之情让他难以掩饰心中的伤痛,整个人都什么紧张。

    司马无忌猛地惊醒,眼角处的泪水还未干,脑海中浮现出某氏刚刚说过的话,喃喃道:“这便是母亲给我的答案吗?”

    与此同时,刘备睡梦中也看见了某氏。与司马无忌的惊讶不同,他的心里满是惊喜。

    “夫君!”

    “夫人!”

    某氏眼中泛起泪花,她有太多的话要与刘备说,只不过话始终是有结束的时候。

    “夫君本来我不想与你见面,只不过关于昉儿的事情,不说又不行。现在有他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了。”

    某氏交代几声,速度极快,刘备都没反应过来,她就消失不见了。刘备亦是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没有改变过,刚才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似的。

    次日,刘备与司马无忌都早早的起身,各自都有心思埋在心里。直到司马无忌率先提出来,刘备这才说了出来,结果都是一样。

    司马无忌清楚,某氏托梦给他们,定然是不放心他们两父子,还有无尽的思念。

    一路上他们父子二人再次沉默不语,有些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只能三缄其口。

    “无忌,随我回宫吧!”

    现在他们二人距离成都不远时,刘备终于开口。

    司马无忌心里一紧,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如果他进宫,也就代表着他进入权力中心。

    这并非他所愿!

    刘备见司马无忌犹豫不决,唉声叹气一声,“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如果可以的话,让孩子多陪陪我吧!”

    司马无忌点点头,对于这个要求他没有反对。短短相处半个月,刘备对他的关爱确实发自肺腑,他犹豫许久一直不知道是否喊出口。

    直到刘备转身离开的留下孤单沧桑的背影时,司马无忌终于喊了出来,也是刘备最想听见的话语。

    “父亲!”

    “什么?”

    刘备惊讶的转身望着司马无忌,脸上流露出浓浓的不可思议,还有巨大的惊喜,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实在是难以置信。

    “你……你刚刚喊我什么?”

    “父亲!”

    司马无忌再一次呼喊刘备,这次他的声音更加洪亮,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简单的两个字,犹如千斤重。当他说完后,如释重负,整个人也变得轻松许多。

    要不然他的心里总感觉憋着什么似的,十分难受。现在他慢慢的融入自己这个角色,也融入刘备之子的身份。

    “您要是想要看看小香,随时可以过来,或是将她送过去陪您。”司马无忌开口答应下来,又接着说道:“至于进宫,我还是不太适应,过段时间再说吧!”

    “好!”

    刘备如何不答应,就凭着司马无忌喊他‘父亲’,那份喜悦可以冲淡任何伤感,也可以让他高兴不已。

    司马无忌的呼喊让他回到曾经的岁月,那个时候司马无忌也是如此呼喊自己,他的心都快被喜悦填满,哪里还有什么不开心。

    刘备等这一天等了实在是太久太久,久到让他自己都觉得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自从司马无忌喊了第一声以后,渐渐地他已经习惯了。刘备开心的跟个孩子一样,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有种很特别的感觉,之前的落寞,一扫而光。

    司马无忌与刘备分开而行,心结慢慢的打开。并且,司马无忌终于喊刘备为父亲,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父子二人首次真正坦诚相待,司马无忌改变称呼之时,也就是他真正踏入权力漩涡的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