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另有隐情
    “没想到一转眼你居然这么大了,那个时候你还是娃娃,整天光着屁股跟在后面转悠。”

    张飞望着司马无忌,回想起曾经的一切,叹息一声:“时间过得真快啊!”

    “三叔!”

    司马无忌犹豫半天,还是喊出声来。对于这一声,张飞有些感慨,已经十几年都没有听过了。

    “走吧!咱们也进去,时间长了恐怕会露馅。”

    张飞无意间说的话引起司马无忌的猜测,他觉得这事肯定有猫腻,狐疑的问道:“二叔真的有事吗?”

    “当然没事……不对,是有事!”

    张飞喜欢直来直去,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现在张飞说了半天,又回到原点,这让司马无忌更加怀疑。

    “既然有事,三叔怎么还再这里?”

    司马无忌玩味的笑了笑,从张飞的言语以及态度上,可以断定关羽是真的没事。

    “我这是在等大哥!”

    张飞铿锵有力的声音,听上去倒是没什么,实际上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勉强,这个理由实在是太烂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说服力不够。

    “哦,真的是这样吗?”

    司马无忌玩味的笑容,让张飞浑身一震,略显尴尬。但是,张飞还是什么都没说,心里泛起阵阵惊讶。

    “这小子不好糊弄啊!”

    张飞暗暗的苦笑,糊弄刘备很简单,要是糊弄司马无忌,没有几分本事,还真的不行,要不是他脸黑看不出什么变化,不然就真的尴尬了。

    司马无忌狐疑地目光,看得张飞撇过头去,实在是无脸以对,只能错开目光。

    当他们来到关羽住处,司马无忌从外面就听见刘备的声音,还有关羽铿锵有力的声音,哪里像是有什么性命之忧的人。

    司马无忌无语了!

    “三弟,这就是你说的有事?”

    张飞走进来,刘备严厉的目光就传来了,这让张飞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能硬着头皮,反正他脸皮厚,这些都无所谓了。

    刘备急匆匆地进来,正好看见关羽精神抖擞的走下床,偏偏这个时候被刘备看见了,关羽想要隐瞒也来不及了。

    其实,关羽是想见见司马无忌,他伤势未愈是真的,也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大夫叮嘱过不能动气,或是再与他人动武,要是再有闪失就真的回天乏术。

    关羽不动武,那还是他吗?即便如此,关羽前期还是听闻大夫叮嘱的去做,不敢有丝毫大意。

    “无忌来了!”

    司马无忌走进来,关羽的目光就看了过来。对于刘备的关切视而不见,实在是他太过啰嗦。..

    “二叔!”

    司马无忌看见关羽时,也喊出这声久违的话语。刘备闻之吃惊不已,接着露出笑容。

    关羽点点头,与张飞一样的情况,上下打量起司马无忌来,忍不住赞赏地点头。

    “汉王,有些事我想与无忌单独说些话。”

    于是,刘备与张飞都出去!

    “过来吧!”关羽笑了笑,“我知道你心中有纠结,也知道你这些年吃了不少苦。”

    司马无忌没有说什么,这些年都是一个人,他也觉得挺好的。可是关羽喊他,司马无忌还是走了过去。

    当他走到关羽面前,关羽颇有感慨的说道:“我知道你因为当年那件事,心里有些疙瘩。其实那件事不能怨大哥,他并没有丢下你们,是我与三弟拉着他离开的。”

    “为什么他不说出来?”顿时,司马无忌有些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关羽,那件事另有原因,可刘备为何不愿意说出来。

    “至于不说的原因,具体的我不知道。”关羽摇摇头,叹息一声:“可能是不想我们两人背负这个责任,实际上大哥从未忘记过你,在他心中你永远是最重要的儿子。虽说阿斗的出生让大哥后继有人,可大哥心中一直认为你才是最合适的人。”

    “阴差阳错,让你们父子二人分别十几年。这件事不仅是你的结,更是大哥心中永远的伤痛。可他不能表达出来,我们二人心里我过意不去。”

    “无忌啊,其实大哥真的不容易!”

    司马无忌沉默不语,这件事居然还有隐情,他实在是没想到。如果是为刘备开脱,关羽没那个必要,事实就是事实。

    “我还记得大哥常年征战沙场,甚少有时间回去,可他心中惦记你们母子二人。曾经大嫂也被俘虏一次,你应该知道,那个时候大哥不顾一切与吕布谈条件,换取大嫂的平安。”

    关羽继续说道,“可以说,大哥心中你们母子的地位很重要。大哥并非无情之人,只是身居高位,久而久之有些事不能明说,独自一人扛着。”

    “现在看见你平安无事,我的心也畅快许多。即便真的离开了,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司马无忌沉默不语,他知道关羽不久以后便会死去,可他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做,只能静静地听着。

    接着,关羽又与他说了一些儿时的事情。当关羽说完后,司马无忌脑海中才浮现出曾经的记忆,他才真的确定关羽所言非虚。

    刘备十分疼爱自己,可以说比任何子女都要疼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司马无忌感觉到那份爱是真的,没有任何虚假成分。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司马无忌颇有些感慨,有些事情想忘不能忘,有些事情该记住却又忘了。

    关羽提及以前的事情,他也想起来张飞与关羽都曾抱过他,尤其是张飞的性子都是直来直去,带着刘昉四处溜达,还将他带到军队中。

    当他还是小孩子时,看见关羽长长的胡须,好奇拉扯下,以为是杂草,惹来阵阵欢笑声,关羽则未曾责怪过,任由他去了。

    “无忌,大哥不像你认为中的那样,冷漠无情或是为了成就霸业亲情等全都可抛弃。”

    关羽接着说道,“相反他比任何人都要看重这些,只是经历了太多的痛苦,造就大哥有些事情无法释怀。”

    司马无忌明白他的意思,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是危险,就像他的母亲一样,被吕布俘虏成为其致命弱点,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弱点,有时候不是帝王无情,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