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关羽病危!
    “真的是刘备之子?”

    江东孙权、北方曹操,得知司马无忌便是刘备嫡长子刘昉时,震惊不已。当初,听闻这个消息时,抱着一丝期望他不是,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他们不信。

    “公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没错!”

    与此同时,祝公道等人也收到消息。对于此事,除了当事人外,还有他祝公道知道事情真相。

    记得第一次看见司马无忌时,祝公道根本就没打算收徒,后来司马徽将他的身份秘密说出来以后,祝公道打消念头,决定收下司马无忌,看看他走多远。

    司马无忌外面闯荡的消息,祝公道一直都默默关注,只要他想知道,就会有很多方法与途径,他的成就越好,祝公道更是笃定将一切都寄托在司马无忌身上。

    “计划进行的如何?”

    “还在准备之中!”..

    “必须尽快行动才行,要不然就错过了。”

    于是,祝公道下令加快步伐,尽可能的早点完成,否则就赶不上好时机。

    司马无忌这几日十分繁忙,跟随在刘巴身边,放下心中的高傲,主动去拜会大臣,他真的不想去。

    如果不是刘备传下命令,必须这样做,他还真的不见得会给面子,甚至司马无忌前往的地方都有大臣等待,为的是更好与他认识,这一切都是刘备有意为之。

    因为刘备这么做,为了让他能更好的接替自己的位置。若非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刘备早想废掉刘禅,立他人为太子。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刘禅是什么人,刘备还是知道的。如果是守成,刘禅足以担当,偏偏眼下正是三足鼎立之势,开疆扩土的大好时机,守成只能面临衰退的道路。

    另外,蜀地势力错综复杂,不是一般人能够震得住。刘禅年纪太小,有些事他根本就没这个能力去震慑众人。

    司马无忌还是有些不习惯,走家串户稀疏平常的事情,却不像现在这样如此公式化,渐渐地他自己都觉得烦了。

    即便司马无忌厌倦了、烦了,刘备依然如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激发司马无忌心中的野心,而刘备亦是将他视为继承人,待时机成熟一切都顺理成章。

    另外,身为太子的刘禅也急了,这样下去他的位置就不保了。身边的老师,以及大臣全都为他想办法,他尚未成年,有些事情想做也没司马无忌方便。

    刘禅的优势就是母亲在,而且还是王后,也就是说母系的力量支持,这个是司马无忌不能拥有的。

    司马无忌一直期盼着这样的日子何时结束,直到如此过去了半个月时间,当天晚上刘备便紧急传召他进宫。

    司马无忌不敢有丝毫耽搁,急匆匆地赶往。当他走进时,看见刘备低垂着头,心事重重的模样,脸色不太好。

    “二弟病危,无忌你随我一同前往江陵探望。”

    刘备见司马无忌前来,开门见山的说明目的。毕竟,事关关羽的生死,容不得他淡然。

    关羽、张飞跟随时间最久,水里来火里去,都没有任何怨言,始终如一的跟随在他左右,深厚的情谊难以用语言形容。

    “何时启程?”

    “立即前去!”

    刘备心急如焚,完全不给司马无忌再多的时间,立即动身离去便知道情况不容乐观;司马无忌也没反对,直接点头跟随刘备离去。

    由于司马无忌的参与,改变了江陵失守,关羽被吕蒙大军围困而战死结局。但是,上次与吕蒙大战,也让关羽受了重伤,新旧伤全都夹杂在一起,早些年又四处征战,身子骨硬朗时无所谓。

    现在的关羽根本就吃不消,唯一值得赞许的是以他的年纪,自己受重伤不说,吕蒙亦是重伤未愈。

    或许在刘备心中,一个江陵不足以与关羽相提并论,宁愿失去江陵也要保住他的性命。

    刘备心急如焚,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的赶路,就算是良驹也受不了这样的长途跋涉。

    无奈之下,刘备最多给予自己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他自己根本就睡不着,只能是马匹休息。

    司马无忌的马这个时候才体现出它强大的耐力,甚至越跑越精神,比之刘备的名马还要厉害。

    即便是刘备都有些惊讶,殊不知‘霹雳’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长途跋涉。当初,它能做到来回奔跑,甚至还救了司马无忌一命,这个时候更是不在话下。

    四天后,刘备与司马无忌出现在江陵,这次他们二人全都是骑快马前来,刘备也没带亲卫,为的是尽快抵达江陵。

    “三弟,二弟如何了?”

    “还是那样,没什么起色!”

    张飞无奈的摇摇头,他也是无能为力,这个时候毫无头绪,大夫不知道换了多少个,还是没什么气色,甚至还有加重的趋势。

    刘备急不可耐的前去探望关羽,司马无忌也想前去,发现张飞拦住去路,上下打量一遍,喃喃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张飞猛地拍着自己的脑门,他一直觉得司马无忌很亲切,尤其是那张熟悉的脸庞像是哪里见过,也没想起来。

    直到司马无忌的身份暴露,并且公开以后,张飞才想起来司马无忌的模样与某氏真的很像。

    虽然没有遗传刘备太多的模样,可是某氏也是大美人,司马无忌自然长得不差。

    “要比大哥长得俊俏多了!”

    张飞突兀的话语,让司马无忌彻底无语,这是哪跟哪,他自己都糊涂了。

    按照道理来说,关羽病危,张飞应该很紧张才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张飞之前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刘备离开以后,仅剩下他们二人,哪里还有什么担心,俨然是一副喜悦的模样。

    “难道关羽病危是假?”

    司马无忌不得不这样猜想,要知道眼前的情况都表明这事有点不对劲。以常理推断,张飞定然不会留下来,必会跟随刘备一同前往,现在他在这里,刘备却离开了。

    无论从何种角度去推算,关羽的情况应该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对张飞有些刮目相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