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抉择
    司马无忌内心挣扎了许久,终于答应徐庶等人,与刘备见面。徐庶等人闻之大喜,而且这次见面的地方,绝不可能是刘备的汉王府,乃是一个隐秘的地方,给予他们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好好的说一下。

    “真的吗?”

    当刘备听闻司马无忌答应与自己独自见面,这让他有些惊讶,手足无措,他实在是等这一天太久了。

    “真的!”

    诸葛亮再次说了一遍,他明白刘备此时的心情,就像是他以为自己无后,便从兄长那里过继一个,谁曾想到自己后继有人了。

    那份喜悦是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司马无忌在刘备心中的地位,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即便没有司马无忌存在,刘备也甚少关心刘禅的情况。可以说,刘禅挂着太子名头,实际上没有多大作用。

    刘备知道司马无忌是刘昉,也就是自己儿子时,真的很惊讶。毕竟,司马无忌的能力,众人都信服。

    可以说,刘禅与司马无忌相比而言,根本没有可比性,大多数人都愿意支持司马无忌。

    刘备一直很想与司马无忌相认,司马无忌迟迟不愿意说,他只能按耐住内心的思念。

    次日,司马无忌悄悄的出城而去,刘备也早早的出城,除了诸葛亮、徐庶等人以外,再无其他人。

    “昉……无忌!”

    刘备看见司马无忌的那一刻,他的心都软了,满脸的慈爱与关切,这让司马无忌有些尴尬。

    虽然没有直接喊出来,可司马无忌心中清楚刘备真的知道自己就是刘昉,有些话不用多说,心知肚明。

    “汉王!”

    司马无忌还是改不了口,除了司马徽外,他再也没有喊过他人为父亲。所以,这个称呼对他来说太过陌生。哪怕眼前的是自己亲生父亲,司马无忌还是无法喊出来。

    “你知道了吗?”

    刘备急切地眼神看得司马无忌有些不自然,可他也没说什么,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他的确是知道了。

    “那你的意思是……”

    “不知道!”

    司马无忌挣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是真的不知道面对眼前的刘备。曾经二人是主臣关系,让他一下子改变,还真的有些困难。

    刘备的意思很明显,他想让司马无忌认祖归宗,也就是让他使用自己的本名,还有他的身份也变了,变得与以往不同。

    曾经司马无忌是臣子,现在他只要认祖归宗,那么他的身份自然不一样。但是,那样做了以后后果是什么样的,司马无忌还是认真的思索一下,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现在摆在司马无忌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认祖归宗,成为刘备之子;另外一条路是保持原来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变化一样。

    刘备见司马无忌摇摇头,心情有些低落,叹息一声:“我本以为你早已死去,不曾想有生之年遗憾也得到弥补,实在是我的幸运啊!”

    “无忌,你知道吗?现在的我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事务繁忙是一回事,真正来说还是自己内心无法安宁。”

    “如果真的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希望自己能好好的陪在身边。至少,有些事情也不会错过,更不会牵连你们。”

    司马无忌淡淡的说道,“生逢乱世,自然想尽一切办法去努力改变,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如果你今日不强大,后果就是十分悲惨的,这事你并没有错。”

    “不,我有错!”刘备眼里泛着泪光,激动的说道,“如果没有独自离去,丢下你们母子,你母亲也不会死,更不会与你分别十几年,而你在我面前却不相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真的错了么?”司马无忌低下头,喃喃细语。

    从公而论,刘备并没有错,他选择离开,也是为了保住自己。只要他没有被生擒,他们母子二人安危就不用担心,吕布定然以此为要挟,逼他就范,这样刘备依然有机会救下他们母子。

    从私而论,刘备确实是错了。因为他是某氏的丈夫,刘昉的父亲。作为家中的顶梁柱,选择弃他们母子而去,这是没有尽到责任。

    平心而论司马无忌觉得刘备没有错,可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痛快。若非某氏为了刘昉,选择独自面对吕布大军,将他隐藏起来,最后选择自杀,不想拖累刘备。

    若非刘昉害怕,独自走出来,被拥挤的人潮推搡,最后死去。司马无忌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附身于刘昉身上,也不可能与徐庶、庞统等人结拜,也不会有自己的妻子与女儿。

    或许这一切就像是冥冥中注定一样,该走的留不住,该来的逃不了,有些事情实在是难以说清楚。

    “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司马无忌淡淡的回了一句,可是真的过去了吗?不仅仅是刘备,就连诸葛亮等人都觉得没有过去,要是真的过去,为何他的态度还是如此。..

    顿时,刘备涌出一股无力之感,他知道自己没有做好一位父亲,国与家不能兼顾。

    当初年纪不大时,刘备心里装的是天下与名利;现在年纪大了,刘备更想一家人其乐融融。

    至于,刘昉想要询问的事情,刘备早已解释过。所以,司马无忌也不必再次重复询问。

    只不过刘备与司马无忌二人,倒是真的没什么话可说,二人是父子,却没有父子间的感情。即便幼年时刘备陪伴,也是屈指可数的时间。

    司马无忌不知道自己对刘备是什么感情,要是换成父子关系,他还真的有些转变不过来。

    自从出山以后,他基本上依靠的是自己,也没觉得父亲有多好,尤其是在身边清楚的看到刘备对刘禅等子女,基本上没怎么陪伴或是管教,犹如可有可无一样。

    司马无忌也曾想过自己要是与他相认,还不是一样,只是挂着名头,其它的都没有改变。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司马无忌,就等着他的答案。现在司马无忌的抉择,对于他来说却又十分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