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父与子
    司马无忌如实说出自己身份,他的确是刘备之子,传言中的当事人之一,并没有误传,而是真实的。

    纵然他不是刘昉本尊,可他继承了所有一切,而他也彻底适应这里一切,所以他就是刘昉,再也不是曾经的‘萧雨’。

    众人知道司马无忌的苦楚后,原本的疑惑彻底消除,有的只是感同身受,还有满满的理解。

    管家暗使切身体会到独自一人生活在战乱时代,你想生存下去,只能依附雨势力,否则别无他法。哪怕是普通老百姓,都会受到战争牵连。

    貂蝉母女此时有些尴尬,她们的身份是吕布至亲,而吕布又是间接导致司马无忌母亲死亡的人。

    孙尚香自始至终都没有经历这样的日子,自小就受到双亲的呵护,还有兄长的照顾。可以说,司马无忌曾经经历的一切,对她来说是真的难以想象。

    司马婧香看见自己父亲脸上露出的笑容,乖巧的坐在那里,什么也没说,小小的身体紧紧依偎着父亲,仿佛再告诉司马无忌,还有小香在身边陪着。

    “相公,这事与谁说过?”

    “没有!”

    司马无忌可以断定自己从未与人提起过此事,更别说有人猜到自己的身份。纵然是敌人散布假的消息,也不可能用这个去说,只能说传播消息的人是真的知道这事。

    因为这个消息传出去,蜀地就会有不断的麻烦。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与刘禅之间的关系,可以说蜀地将领大多数与他有关系。

    那些能征善战的将领,基本上与司马无忌关系很好。并且,司马无忌与其中的‘五虎上将’两人称兄道弟,黄忠更不用多说。

    司马无忌建功立业,功勋卓著,相反刘禅什么都没有,就算文臣支持再多,也是无用。

    现在不是和平年代,也就是说文臣作用没有武将重要。若是开疆拓土,武将更是不可缺少地部分。

    司马无忌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也是因为这个。若是公开,就算他没有称王称霸的心思,可是被逼无奈之下,他只能去争取。若是真的这样做,那么刘禅这个太子也是徒有虚名。

    蜀地真正缺少的就是能震得住的人,司马无忌是刘备儿子属实,也就是他最有资格。哪怕是刘禅是太子,也不过是孩子罢了,尚未成年,手中并无实权,大权旁落,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心里都有些不明白,这事到底是谁传播出去的。毕竟,这样的秘密只有当事人清楚,偏偏还说了出来。

    如今这个消息人尽皆知,司马无忌没有当面反驳,也没有说什么。不是她不想,而是说了等于白说,基本上没有多大作用。

    因为众人都相信这事是真的,他一人之口如何与悠悠众口比拼,还是省点力气想想该如何办才是真的。

    次日,诸葛亮、徐庶、赵云、庞统、赵风等人结伴而行,出现在司马无忌府上。

    由于他们几人与司马无忌关系不错,他们要想前来,不必通传,直接进府就可以。

    另外,司马无忌府上已经与以往不同了。曾几何时他的府上人烟稀少,现在可是随处可见的亲卫,还有管家等人。

    以司马无忌府上地亲卫力量,就算他们面对一支千人军队,也不会有任何畏惧。虽然不能断定一定击败军队,想要全身而退并不难。

    所以,他们十分放心众人进来,除了赵云、赵风二人是武将,其他人都是谋士,更加不用担心。

    “孔明先生、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司马无忌看见他们身影,还是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他们已经许久没有来过府上,而他也没有出门,今日全都来了,这让司马无忌感到有些诧异。

    徐庶笑道:“无忌,你可曾听闻外面的传言?”

    司马无忌点点头,疑惑道:“大哥,你知道是谁散播谣言吗?”

    “真的是谣言吗?”徐庶淡淡的笑了笑,诡异的笑容,让司马无忌有些无语,不明白他话中意思。

    诸葛亮接着说道:“无忌,此次我们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想要告诉你,这个时候你真的不适宜出城离开此地。”

    “以这样的传播速度,不仅仅是成都城,就连其它地方都收到消息。现在你只要出了这个成都城,必定会引来各方势力,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司马无忌皱了皱眉头,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总觉得这事与他们脱不了干系,要不然怎么会全都来了。

    庞统笑道:“无忌,我们前来还有另外一个事情,你心中定然有些疑惑,也是为此来的。”

    司马无忌狐疑道:“难道这事是你们传出来的?”

    徐庶、诸葛亮、庞统三人毫不犹豫地点头,这事还真的是他们三人协商的。

    赵云急忙与他们撇开关系,道:“这事我与飞虎真的不知情,我们可没有参与其中,也是后来得知地消息而已。”

    赵风附和的点点头,他与赵云真的没有参与其中。虽然从一开始前来,几人商量好同进退,可是看见司马无忌阴沉的脸色后,他还是选择与赵云一样撇清关系。

    诸葛亮等人都是文人,只有他们两人是武将。如果真的激怒司马无忌,只怕吃亏的会是自己两人。

    “为什么?”

    “不让你离开!”

    “值得的吗?”

    “值得!”

    “又是如何知道的?”

    司马无忌言简意赅的话语,证明他现在真的是很愤怒。同时,司马无忌也对于这事很是不理解,他真的没有说过,为何徐庶等人知晓。

    “无忌,你可曾记咱们结拜时,说过你腰间的佩剑,要剑不离身,除非是休息。”

    徐庶微微道来,“那把剑我也曾抚摸过,也知道这剑的意义。那时候我没说,是不想给你压力,而现在我也不用说了,你也清楚该如何做。”

    “正因如此,你的剑暴露出你的性格到底是什么,以此类推,你的星运乃是帝王星。”

    “他知道吗?”司马无忌打断徐庶后面要说的话,这个才是重点,虽有怀疑,还是无法肯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