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坦白
    司马无忌沉默许久,一直没有回答,众人也不着急,就这么等着他的答案。

    一刻钟过去了,孙尚香留下一些重要的人,其他人全都被她遣散。即便他们也想知道答案,不过还是听命行事。

    “传闻是否属实?”

    孙尚香再次出声问了同样的话,终于让陷入沉思之中的司马无忌清醒过来。

    司马无忌对上孙尚香询问的眼神,是那么清澈,又是那么明亮,那意思很明显不能欺骗她。

    “属实!”

    司马无忌思索再三后,还是如实道出自己的身份。当他说出口后,也就证明传闻是真的,司马无忌的确是刘备之子,也就是说他本姓‘刘’。..

    孙尚香、貂蝉母女以及梅兰竹菊四人,包括管家在内,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司马无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讶,也没有想象中的失望,犹如平常一样。

    “相公,你本名叫什么?”

    “刘昉!”司马无忌回想起以前的日子,低声道:“此乃我的本名,现在这个名讳是师傅取的,他知道我不愿意使用以前的名字。”

    “相公,你与汉王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孙尚香身为司马无忌妻子,这个时候只有她一个人有这个资格追问接下来的事情,她果然不负众望,不断的追问,盘根问底之下,渐渐地知晓司马无忌的过去。

    众人也好奇司马无忌从一开始便知道刘备是他的父亲,还是后来得知的,这个问题也是通过孙尚香的嘴巴说出口。

    “相公,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还是后来才知道的?”

    “阿香,你什么时候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了?”司马无忌撇过头看向孙尚香好奇的目光,诧异道:“你都不惊讶吗?”

    孙尚香气定神闲,从容地回答:“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事我已经看得比较清楚,猜到传闻不是空穴来风,主要是汉王的态度变化太大,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所以对于传闻我早就判定是真的。”

    司马无忌惊讶地看了一眼孙尚香,还真的看不出平日里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她,这个时候居然如此精明干练,着实出乎意料。

    司马无忌本想继续追问孙尚香一些事情,偏偏孙尚香对此事毫不在意,也没心思,现在的她满脑子想知道司马无忌的过往经历,以及与刘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仿佛求知欲的少女一样。

    司马无忌无奈,只好说了曾经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说的很详细,只是简短的说了一下。

    “师傅与我相遇后,认出我来,便想将我送回来,我不愿意,就投入门下,拜师傅为师……”

    司马无忌娓娓道来,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孙尚香急切地说道:“这事我已经听你提及过了,相公快说重点。”

    司马无忌无奈的摇摇头,他是真的拿她没办法,只好跳过这段,如实回答:“我与他分开的原因,乃是沛城之乱。”

    “那个时候,他也算是小有成就,便将母亲与我一起从老家接出来,安置在沛城。本以为一家人其乐融融,却不想天不遂人愿。”

    “吕布派遣帐下部将前来攻打,虽说曹操派夏侯惇前来救援,还是被击败,结果并没有改变什么。”

    “主人,那个时候汉王与曹操是结盟关系?”管家暗使疑惑不已地看着司马无忌。

    “可以这么说。”司马无忌解释道,“他那个时候小有成就,还是不能与现在相提并论,只能依附于其它的势力。”

    “当初,曹操与他的关系比较不错。只是后来随着势力不断发展,渐渐地也就破裂了。”

    “吕布派遣部将攻打沛城,终于城门被攻破,我母亲再次被吕布俘虏,也就是说被他俘虏两次。”

    貂蝉母女二人听闻着其中关键,她们保持沉默。毕竟,这事她们实在是不好参与。如果不是吕布,或是其他将领无所谓,奈何关键人物就是吕布。

    貂蝉不知道吕布曾经俘虏刘备的妻子两次,就是司马无忌的亲生母亲。现在她们母女二人又在司马无忌这里,不是俘虏,而是心甘情愿,这事谁也说不清楚。

    “对于母亲的记忆比较模糊,只记得她再次被俘虏后,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刎。”

    “相公,那个时候你与母亲不在一起吗?”

    孙尚香有些哀伤,她不知道司马无忌吃过那么多的苦,这一路走来看似风光无限,少年时代遭受的打击很大。

    司马婧香也出奇的安静,没有吵闹,也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有些事她不懂,不过看见母亲等人都有些不开心,自然也沉默不语。

    “城破时,我便与母亲分散了。”

    司马无忌脑海中浮现出大军杀入城中,刘备丢下他们母子二人离开,沛城无任何将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军肆虐,而他们是刘备家眷,首当其冲被敌军重点照顾。虽然母亲将他隐藏起来,可那个时候哪里知道这些,最后还是出来了,由于走散了,敌军没有见过他模样,死里逃生。

    奈何被城中慌乱的百姓四处逃窜,让他丢了性命。其实,刘昉是真的死于非命,他并不是真正的刘昉,这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众人皆是沉默不语,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年幼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又惨遭敌军攻击,父亲丢下他们母子独自离去,这份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相公,你是因为此事才不愿与他相认吗?”

    司马无忌笑了笑,道:“相认与否,如今的我已经无所谓了。如果没有师傅,只怕我还是独自一人,也因为师傅我才有今日成就。”

    “当初我也曾怨恨过他,师傅让我放下心中的执念。直到他亲口说出来原因,那份恨意渐渐地消除了。”

    “至于相认与否已经不在乎了,重要的是你们都在我身边就好。另外,就算我相认,也没有证据证明我就是他的儿子。”

    “相公不是可以说出当年的事情吗?”

    “那又怎么样?”司马无忌摇摇头,笑道:“现在他已经是汉王,想认他为父的肯定很多,有些事只靠嘴巴说,还是没有说服力。如今传闻已久,那更加不能说什么相认了,到时候要是他不认,那岂不是丢脸丢大了。”

    众人都清楚,司马无忌笑的有些勉强,他自己说释然,实际上还是有些心结没有打开,这事他们真的无法替他决定。至少,司马无忌像他们坦白了一切,也承认自己是刘备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