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赎罪
    “无忌,此战我来!”

    “飞虎,你们都歇着,还是我来!”

    “四哥,你们都在一旁歇着,我亲自来!”

    司马无忌阻止赵云、赵风二人争先抢后,他准备这次战斗不会让给任何人,尤其是面对公子鸿,更加不可放过。若非公子鸿出手阻止,他们已经离开成都城这个是非之地,早已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不是他,自己等人也不会受重伤,这笔账司马无忌必须亲自要回来才行。

    公子鸿没有等他们商议,而是自己走了出来,因为他猜到司马无忌必会亲自动手。结果就像是他想的那样,手中太阿剑已经拔出来,司马无忌也拔出湛卢剑,再次交锋。

    “今日就让我试试你是否真的得他真传!”公子鸿阴着脸,冷冷地说道。

    司马无忌回道:“如你所愿!”

    于是,公子鸿与司马无忌不再多言,直接斗了起来。公子鸿的剑术,比之前更加凌厉许多,司马无忌也不遑多让。当公子鸿一剑刺来,司马无忌闪开后,连忙给予还击。

    此时此刻,司马无忌与公子鸿二人都没有防守,全部都是硬碰硬的进攻,化解一波攻势,接着就主动进攻。双方纠缠不休,仿佛不死不休的地步,全神贯注地使出全力,务必要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名剑与名剑之间的碰撞,在兵器上二人旗鼓相当,接下来看得就是彼此的交战经验以及灵活应变能力。当司马无忌提剑自下往上的撩了过去,公子鸿立即将剑死死地抵挡住,身子猛地退后。

    公子鸿又接着单手持剑变为双手,死死地往下压了过去,借助自身力量,想要将司马无忌击倒。司马无忌见状,连忙也换成双手持剑,死死地抵挡住。司马无忌又猛地抬起脚迈出一步,占据有利位置,稳住重心。

    公子鸿见僵持不下后,再次变招,弃剑不用,改为拳脚攻击。当他双手从太阿剑离开后,司马无忌因为惯性身子猛地向前一倾;公子鸿见此机会,双手紧握拳头,直接朝着司马无忌攻来。

    司马无忌也顾不得其它,手中湛卢剑直接丢下,双手回撤,化拳为掌,二人之间的攻防战,瞬息万变。凡是能想得到的,用得上招式一律都用上,而司马无忌与他交手以后,发现公子鸿的武艺比之前要高了不少。

    公子鸿也发现司马无忌的身手比之前更加灵活,料想得到祝公道的指点。他下手更加猛烈,连续不断的进攻,使得司马无忌也不敢大意,不慌不忙的给予还击,而他的步法直接用上了‘晨曦’招式,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有没有剑在手,对他而言都是一样。

    一个时辰过去了,公子鸿与司马无忌交手不下三百回合,二人之间的战斗呈现出僵持局面。赵云、赵风略有担心,皱着眉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们一举一动;暗使则眼神复杂的看着公子鸿,见他与司马无忌交手时,脸上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忧愁,心里有些愧疚。

    因为出卖公子鸿的人正是他,当司马无忌出现以后,暗使便猜到祝公道未死,之后又得到祝公道暗中传信,联系他的时候,暗使深思熟虑后决定还是将他们的位置回禀。

    暗使跟随在公子鸿身边多年,可以说亲眼看着他成长,从最初的不懂事,到后来的成熟,一切以大局为重的观念。暗使都看在眼里,在一起这么多年,暗使岂能没有感情,可他还是‘兵门’中人,不敢违背祝公道的命令。

    另外,暗使也清楚祝公道与公子鸿的关系,以祝公道的性子绝不可能寻仇,要是真的有此想法,早已前来,何必等到现在。因此,暗使这才将消息泄露出去,可他算错了司马无忌并不是祝公道。

    无论祝公道与公子鸿私交甚笃,兄弟相称,司马无忌根本就不会给任何面子。并且,公子鸿死不悔改的性子,也让本来可以和平收场的局面,慢慢的变成以武力解决。

    公子鸿放下所有一切,整个人豁然开朗,仿佛回到从前与祝公道切磋时的画面,看着司马无忌全神贯注的模样,公子鸿却在这一刻笑了,嘴角微微上扬,当他再次攻向司马无忌,被他抵挡住过后,司马无忌回击时,他没有任何阻挡,任由司马无忌的攻击打在自己身上。

    “咳咳!”

    司马无忌全力以赴的重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哪怕是公子鸿阻挡,要是被打中还是会受伤。现在他没有阻挡,也就是说司马无忌的攻击全部都打在他身上,没有任何意外,公子鸿的身体倒飞出去,当场倒地不起。

    “你……为什么?”司马无忌愣了片刻,他真的不明白公子鸿为何如此做。

    “主人!”暗使急忙忙的上前,关心地看着公子鸿伤势,又将他扶了起来。

    “当初要不是我因私废公,满足自己一己私欲,也不至于让师兄走上绝路,更不会让门中弟子惨死。”公子鸿面无血色,嘴角流出猩红的鲜血,笑道:“现在你已经是门主,死在你手中,我亦无遗憾,也算是我为当初的罪孽赎罪吧!”

    “为什么?”司马无忌再次问了一句。..

    公子鸿回道:“有些事情以为已经彻底忘记,不曾想根本就没有忘记。当年那件事,错不在师兄,而是在我身上。可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处理,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情我已经想通了,是时候该放下了。若是你再见你师傅,烦请代我说一句:‘对不起’。”

    司马无忌木讷地点点头,他实在是想不通,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怎么公子鸿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又听见公子鸿说道:“此剑本就是门中之物,就请你们带回去交还给师兄!”

    太阴重重点头答应,他接过太阿剑,又悄悄地站立一旁,沉默不语。此时,所有暗众人员全都出现在他身边,公子鸿又叮嘱他们定要好好保护司马无忌,决不允许有任何闪失,而司马无忌询问的幕后之人身份时,公子鸿只说了一句,“你心中早有数,又何必多此一问呢!”

    司马无忌沉默不语,公子鸿说的没错,他的确是猜到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可是不敢相信。现在公子鸿直言挑拨,也就是肯定他的猜测,当他说完这句话,含着笑容离开了人世,却留下很多司马无忌不明白的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