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清理门户
    “师傅,这事是不是您一开始就安排好的?”

    对于自己进入试炼之地,参加什么门主考核,司马无忌始终觉得这事根本就是早已策划好的。如今祝公道就在眼前,司马无忌开门见山的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赵云、赵风二人也目不转睛的看着祝公道,全神贯注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并非从开始便安排好的!”祝公道沉声道,“当初,德操兄带你前来拜师学艺时,我并没有打算让你接替门主之位。那个时候的你与我幼年时一模一样,全都是倔脾气。”

    “若非念及德操兄人情,我也没打算收徒,阴差阳错收下你为徒,传授你最基本的剑术与箭法,没想到你领悟力超出我想象,后来我便用心传你自己所学一切,你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如果不是你天资聪慧,我也不可能将湛卢剑送于你,甚至什么都没说过。因为我清楚湛卢剑代表什么,德操兄知之甚详,他也不会与你说什么。所以此剑乃是契机,要是你遇到本门中人,必定会认出来,你也就会再来见我;若是你没有遇到,那么证明你与本门无缘。”

    “后来你遇见公子鸿带领人刺杀于你,我便知道时机到了,这才有这样的安排。如果不是诓骗你来此,被你知晓的话,根本就不会来此地,又如何不流血的解决此事。”

    “现在你是本门门主,也就是说本门一切皆由你来掌控,过些日子我便告诉你本门所有的事情。‘兵门’之所以有此称呼,并非子虚乌有,也非虚张声势,对你而言有益无害。”

    司马无忌彻底无语,白了一眼祝公道,要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愿意成为这个门主。祝公道明明未死,一直不愿意回到本门中来,不愿意做的事情,非要让自己来做,司马无忌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我知道你心里不愿意接替门主之位!”祝公道看了一眼司马无忌,一语道破他心中所想,笑眯眯的说道:“其实,门主之位你比我更适合,而且对你以后的道路十分重要,这事你以后便知道了。”

    “师傅,现在我已经门主,那是不是可以铲除公子鸿等人?”司马无忌没有忘记公子鸿给予他的威胁,这事他还真的不想继续拖下去,必须尽快解决才行,而且再过一段时间天下必定会发生大事,实在是耽误不得。

    “不急!”祝公道不急不慌地说道,“之前你与‘十神众’见面交手,现在让你与他们一一认识。”

    接着,司马无忌不情不愿的被祝公道硬逼着与‘十神众’相认,而且祝公道也郑重的向他解释,‘十神众’乃是总称,即:直符、腾蛇、太阴、**、勾陈、朱雀、九地、九天、白虎、玄武,通常情况下白虎与勾陈相对应,玄武与朱雀对应,甚少同时出现。

    另外,祝公道又说了,‘直符’乃是一脉相承,也就是当代门主的师傅代替,有新一任的门主接替位置,‘直符’便出现更换。但是,其它几人没有固定的排序,可以是师承同门的师兄弟,也可以是外人替代。

    ‘十神众’代表着‘兵门’最隐晦的力量,一般情况,他们在门中也有属于自己的位置,除非是有人参与门主考核才会出现,身份十分隐秘,外人不得而知。接着,祝公道也告诉司马无忌,‘兵门’中最大的力量是兵法传承与技巧运用,也就是用兵之道的实战效用,非门中人不可外传。

    司马徽传授司马无忌兵法,祝公道那个时候也没想过司马无忌真的会成为自己弟子,也不过是挂名弟子。虽然如此他还是将箭法与剑术传授,真正的核心就是门中不传之秘的阵法与技巧运用,也就是制作机关与兵器的窍门没有传授。

    现在司马无忌是门主,自然有此资格知晓其中一切,祝公道带着他详详细细的过了一遍。司马无忌有深厚的底子,使得他很快明白用兵之道,而他最感兴趣的是兵器制作方法,当他看见库房中存放着大量新奇的兵器方式,叹为观止。

    “师傅,为何有这么多兵器?”司马无忌惊讶地问道,“如果两军对战,有此兵器,根本就不怕骑兵的迅速进攻,又或是大军围困,取胜机会就大大的提高了。”

    祝公道随手拿起一副弓弩,轻轻地拨动弓弦,解释道:“此弓弦乃是牛筋制作而成,弓身材料亦是十分坚硬,用此弓箭足可以杀死穿着厚实铠甲的重甲兵,此箭矢穿透力极强。”

    “但是,此弓箭却不能对外流传出去,杀伤力太大,有伤天和。此乃本门规定,而战场上大多数使用的武器基本上出自‘兵门’中人手,有些杀伤力极大的则被永久封存。”

    “原本是想毁去,可是此兵器乃是他人一生心血铸造而成,轻易毁去实在是有些可惜,最后决定那些不能进入战场中的兵器全都封存起来,只有门主一人知晓其中位置。”

    “‘兵门’便是以此立足于天地之间,而这也是最大的依仗。即便是大军前来剿灭我们,我们以此拒敌,难以攻破我们防守。另外,陷阱、机关等事也是我等最擅长用的方式。”

    司马无忌狐疑道:“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何惨遭曹操迫害,以致于本门隐身于暗处?”

    “我们本就隐身于暗处,中原各地都有我们的人,甚少走向台前。但是,也不阻止门中弟子走出台前,不过走出去后便可不以被人知晓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否则也会被除名不说,甚至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祝公道回想起当日的情况,低声道:“因为那一次我们被伏击,以致于实力大减,因为门中出现叛徒。可以说是叛徒,也可以说不是,他是为了自己的仇恨,这才将我们出卖。”

    “那个人是公子鸿?”司马无忌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祝公道点点头,道:“他本来也是门中之人,只是后来家中惨遭剧变,心里扭曲,一心想要复仇,那个时候我与他乃是在卢植求学,算是师出同门。我便将他带到门中,更是训练他,又将他扶上暗杀首领的位置。”

    “如果不是他在酒中下药,我也不可能被曹操亲卫围困,身受重伤,而他趁此机会想要将曹操杀死,只可惜曹操是小心谨慎之人,屡屡失败,可门中势力因为我的缘故,以致于惹来滔天巨祸,后来为免门中弟子继续惨遭屠杀,我便让德操兄传书于师傅,将门中势力全部隐藏起来,而他并不知情,这也是为何他是他,并非‘兵门’。”

    “那您伤势痊愈以后,为何不清理门户?”司马无忌接着问道。..

    祝公道笑道:“清理门户我也想过,后来因为你的事情这才耽搁,久而久之也就淡忘了。如果你想清理门户,为师不去阻拦你,现在的你有这个资格,也有这样的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