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试炼之地
    “四哥,六哥呢?”

    “飞虎伤重未醒!”

    司马无忌与赵云在中宫相遇,彼此都互相询问各自情况,又询问起赵风情况,得知以后司马无忌才放心下。另外,司马无忌又看见赵云身上也有伤势,赵云也只好将自己与另外一人交手以后被击败留下的。

    他们二人说完以后,便目不转睛的看着众人,在这里聚集在太阴、**白虎等人外,还有数位年纪稍长的男子。另外,众人都直挺挺的站着那里一动不动,其中有一位长者,看上去十分慈祥和蔼,可司马无忌感觉眼前这人才是真正的可怕。

    “小娃娃,你姓甚名谁?”

    “司马无忌!”

    老者笑着点点头,道:“你师傅是何人?”

    “司马徽!”

    “小娃娃防备心还是如此重啊!”老者笑眯眯的说道,“‘水镜先生’上知天文地理,下知天下大势。可是我敢断定,他决不能知道这里的事情,除了本名弟子外其他人都不清楚,更何况是他呢?”

    司马无忌沉默不语,心中早已惊涛骇浪,眼前这人洞察力太强,司马无忌脸上的变化,还有言行举止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还能猜到司马无忌心中所想,这份本事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

    祝公道的事情,司马无忌不敢随意去说,只能提出司马徽的名讳。从他们脸上,只怕根本就认识司马徽,所以有些话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这样让司马无忌保持沉默。

    “小娃娃,你进来这里是否有‘凭证’?”

    “你们说的是‘凭证’到底是什么?”

    司马无忌再次听到‘凭证’二字,他还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司马无忌实在是有些茫然不知。那人看见司马无忌真的不知道模样,皱着眉头,低头沉思不语。

    **悄悄走到他身边,又悄悄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甚至有些欣喜。那人又看了看白虎,低声询问一声,白虎点点头,那人当即躬身施礼,道:“直符拜见门主!”

    “拜见门主!”

    **等人见那人躬身施礼,急急忙忙的也跟着他后面喊了出来。他们喊出来的话将司马无忌惊到了,又看见他们如此模样,便猜到这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将他当成‘门主’。

    司马无忌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派之主,尤其是像这样庞大且渊源极深的组织。若是好,那自然是如虎添翼;要是不好,那就惹来祸根,所以从安全考虑上去想,司马无忌只能暂时婉拒,他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门主,您真的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直符诧异地看着司马无忌,略显吃惊,他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居然还能走出来,不得不说是个奇迹,又接着说道:“此地乃是本门的门主试炼之地,也就是说通过此地的关卡,直接成为下一代门主,只要得到我们所有人认同,你便是新一代的门主,本门所有事务全都由你说的算。”..

    “且慢!”司马无忌大吃一惊,道:“试炼之地?门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你师傅没有说过?”直符无奈的解释一遍,“门主试炼之地顾名思义,门主心里有数就可以了。进入此关卡之中,有多少进去就有多少人出来,不允许少一人。”

    “我等不知您是门主的弟子,实在是有些怠慢!”

    “这……”司马无忌被眼前情况都搞晕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这让司马无忌有些无奈,“我师傅真的没提醒过此事!……”

    司马无忌自知说漏了嘴,也不好意思说太多,只能戛然而止。另外,司马无忌也没想到此次会发生这么事情。他都感觉脑袋不够用了,实在是关系混乱,这让众人都为司马无忌捏了一把冷战,要说此地最难对付的无异于‘直符’。

    “‘凭证’便是你腰间的湛卢剑,此乃本门门主传承之物,亦是进入此地的最重要依据。如果没有此剑,根本就不能踏入此地,否则便是死路一条。”直符接着说道,“凡是拥有此剑之人进入试炼之地,通过则是真正的门主,而你有此资格,那便是你使用的剑招,配合此剑才是真正的门主。若是两者有其一,也不过是代门主,非正式门主;两者皆有,方是真正的门主。”

    “试炼之地规定,凡是参与考验之人,接受考核不允许有任何死亡,也就是说我等决不能对你们下杀手,违者逐出本门,甚至被处死都有可能。我等便是试炼关卡的守护者,可以说是见证者,得到我等十人认同才是门主继承最后一项仪式。”

    “门主,您的剑是何人所授,‘晨曦’亦是何人所授?”

    司马无忌面对着直符的追问,他只能保持沉默,这事他真的不好说。从直符的口中,他已经完全惊呆了,就连赵云都傻眼了。现在他们是真的明白,这一切从一开始就被自己的师傅坑了。

    师傅坑自己的弟子,只怕除了祝公道,再也没有第二个这么做,不仅仅将司马无忌计算在内,就连他们见证者,乃至赵云、赵风都牵扯进来,为得是让司马无忌做他未完成的事情,也就是说司马无忌必须成为‘兵门’门主,带领弟子走出一条明亮的道路来,也是为了处理公子鸿的事情。

    “如果我是门主,那么公子鸿算是怎么回事?”

    “公子鸿?”直符愣了片刻,道:“他不配成为我‘兵门’门主,而他之所以成为这个所谓的‘门主’,也不过是名不正言不顺,两者之物都没有不说,更没有闯过此关卡,又如何动用‘兵门’庞大的势力资源。”

    “上一任门主解散‘兵门’,实际上那也是外部机构,内部组织人员根本就隐匿各处。如果没有人前来闯关,也就是说他们便会隐藏一辈子,决不允许公布身份,也不允许参与任何争斗,要是有门主,方能主持大局。”

    “现在你已经通过所有考核,也就是说你才是本门真正的门主。凡是本门弟子,无论是谁都必须遵从门主之令,若有违者必受严惩。至于本门实力如何,相信上一任门主已经说与你听了,再次我就不便多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