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九宫八卦阵
    “如果不这样做,对他们而言,或许此行便是有去无回。”祝公道又接着说道,“那里可不是游玩之地,也不是他们的家,四处皆是危险,没有自保能力,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司马无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虽说赵云、赵风在沙场上可以指挥百万大军,更是一军之帅。但是,前往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就连敌人底细也不是很清楚的时候,就像是上阵杀敌,与一个不知情况的敌人战斗,没有必胜把握,甚至有可能英雄无用武之地。..

    即便他知道师傅公报私仇,也不可能将此事说出来。另外,司马无忌觉得有师傅做对练,对他们有好处。接着,司马无忌自顾自的练习起来,最后三天时,祝公道让司马无忌也加入其中,三人为一体进攻与防守,更是下死命令不允许留手。

    于是,赵云、赵风、司马无忌三人与祝公道整整战斗了三天,第一天祝公道采取各个击破,首先击败了司马无忌,赵云、赵风二人自然也就败下阵来,祝公道破口大骂,将他们好好地训了一顿。

    第二天,他们三人之间的配合稍微好点,坚持的时间久了很多,还是被祝公道给攻破,司马无忌更是被师傅一顿训斥;最后一天,他们三人之间的默契更足,不仅没有再败,反而与祝公道对攻时,取得上风。

    这几日愁眉苦脸的祝公道终于露出笑容来,十分欣慰,对他们毫不吝啬的赞赏。祝公道再也没有说过留下他们的话语,也没说过让他们别去的话,反而赞同他们前去。

    “你们此去定要记得,三人乃是一体,其中的配合切莫忘记了!”

    祝公道交代完最后一句话,便让他们三人直接离开此地,司马无忌等人郑重的向他道别。当他们躬身施礼抬起头时,祝公道已经进入屋内,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

    司马无忌等人见怪不怪,直接转身离去!

    当他们三人离开后不久,祝公道再次从屋内走了出来,望着他们早已离去的背影,喃喃道:“我无法做到的事情,希望你能替我做下去!至于是生还是死,就看你们自己!……看样子清闲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司马无忌等人,依照祝公道给予的路线,他们一路北上前往襄阳城,悄悄地进入其中,并没有引起其他人发现,然后又急匆匆的赶往祝公道说的那个地方,当他们三人向西行了一百里,前方是一处高耸的山峰,四周皆是重峦叠嶂的山峰,虽然不像是蜀地一样那样高山,也有数百米高。

    接着,司马无忌并没有着急赶路,而是朝着那座山峰攀登上去。虽然脚下有数条分道,可祝公道交代过,一定要登上那座最近的山峰,在山顶上再去观察,到底有什么,说是到了就知道。

    于是,司马无忌等人遵照祝公道说的终于爬山山峰之上,远远的眺望过去。司马无忌越看越是心惊肉跳,两样直愣愣的看着四周山峰,又看见远处大约十里处的地方地势较低,可那个地方与自己所在的山峰中间又有几座丘陵阻挡。

    司马无忌眉头紧锁,转过头看向左侧发现也有几座丘陵阻挡;又转头看向右侧,还是一样的发现几座丘陵阻挡,脸色有些阴沉,回想起师傅说过的话,他算是明白为何要在此地观察,这座山峰是起始,亦是入口。

    眼前这个地方根本就像是一个庞大的‘九宫八卦’,而祝公道说的配合天干阴阳五行关卡,实际上说的就是这个地方隐藏着阵法。如果要想进入中宫,也就是那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就必须闯过这个‘八卦阵’。

    “无忌,是否有什么难事?”

    “此地摆设的局乃是‘九宫八卦阵’!”司马无忌眉头紧锁,低声道:“此阵进去容易,出来难。如果是战场上运用此阵,有无穷的杀伤力,也有破除之法,孔明最擅长用的便是这个阵法。”

    “但是懂得奇门之术之人,便可以借助其中运行轨迹,加以破除即可。眼前这个阵法,却不是那么简单地,所有的一切看似都是死物,那些丘陵成为天然的屏障。”

    “中宫便是我们此行目的地,而其它八个宫门有丘陵形成屏障,可以埋伏人,也可以埋伏机关。其中口诀: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二四’也就是坤、巽二宫;‘六八’是乾、艮二宫;‘三七’是震、兑二宫;‘一九’是坎、离二宫。”司马无忌一边解释,一边用手指指了指九宫所在的位置,“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坎宫前方,尚未进入阵中。无论我们从哪一个地方进入,都会惊动中宫,而中宫便是唯一的弱点,亦是核心,所有的调度全都在中宫。”

    “师傅说的,不及其中十分之一,这个阵法之中每个地方都有一处门,也就是所谓的‘八门’,生死皆在其中。而天干阴阳五行不再是简单地称谓,而是另外一个别称,也就是说所有的机关启动之时,真正的考验才开始。”

    直到此时,司马无忌才明白师傅为何要提起‘水镜先生’的教导,这些基本上与司马徽传授他奇门术数时的口诀相似,就连星象以及变化之道都在其中,又有祝公道传授的剑法招式,他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已经告诉他,该从哪里开始,又从哪里结束,以及其中的变化,还有破解等方法,全部都在祝公道传授自己招式里面。

    如果是大军摆出此阵法,掌握其中运行变化之道,也可以将之破解,并非最厉害的阵法,却是最麻烦的阵法。现在司马无忌面对的,全都是埋藏着机关的阵法,不仅没有办法一直向前,还要按照变化规律一一破解,否则只有死路,没有生路,这也是唯一的生路。

    “那我们该从哪里开始?”

    赵风听到司马无忌的分析以后,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他没想到这事情居然如此麻烦,尤其是司马无忌特意强调此阵必须一一破解,不可跳跃,更不可能一路向前走,必定是有死无生,这让他有些头皮发麻,要是率领大军进攻,他义无反顾,冲锋陷阵都无所谓,可眼下他却懵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只能靠司马无忌指挥才行。

    赵云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司马无忌,现在这个时候也只能靠他了,司马无忌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观察着。因为这个阵法可以顺逆同时进行,必须找到开头,不然误入其中后果不堪设想,不得不慎重待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