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公报私仇
    “师傅,为什么这套剑招非要晚上练习?”

    司马无忌有些无语,经过一个晚上他将所有的招式都记住了,要不是有奇门术数的底子,司马无忌根本就记不住那么多,其中变化实在是太多。并且,祝公道更是叮嘱,这套剑招必须是晚上练习,白天不允许使用,这让司马无忌有些不明白,深更半夜才能练习,这都是什么事。

    祝公道仰望星空,解释道:“‘兵门’包罗万象,犹如天地一样。虽说四派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融入其它两派。但是,真正精髓的依然存在,保存至今。”

    “这套剑招包含奇门术数,而这些需要配合星象效果更好。你要记得,天地万物生长都有自己规律,生生不息,因果循环。”

    “这套剑招原本没有名字,后来才有剑名,其名为‘晨曦’,其意便是迎接第一缕曙光,照耀大地。”

    司马无忌牢牢的记住招式以及其中变化,可他感觉这套剑法不像是用来对敌,倒像是养生之用。

    祝公道解释说,这套剑招是需要长年累月的练习才有成效,司马无忌看过师傅用湛泸剑使用,隐隐散发出一种光芒。

    司马无忌自己使用,没啥感觉,别说光芒,就连荧光都没有。另外,祝公道要求司马无忌留在此地练习七天,达到他的要求才可出发,否则不允许他前去。司马无忌被迫无奈,只能依照师傅要求去练习,而且祝公道也会不断的与之交手,为得是提高他的战斗力。

    当初传授他武艺时,祝公道就像是甩手掌柜一样,一切都要靠他自己领悟。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全都是实战。除了司马无忌重新练习外,赵云、赵风二人也被祝公道再次调教,他们训练方式与司马无忌不一样。

    赵云、赵风着重臂力,还有手中力量及腰力,也加强他们失去武器以后的拳脚功夫。

    “无忌,你以前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咱们是兄弟嘛!患难与共,同甘共苦!”司马无忌打趣的笑道,“你们已经算是不错了,要不是你们有深厚的根基在,那才是真正的折磨。师傅传授的方式,可以说是‘地狱训练’。”

    “地狱训练!”赵云、赵风二人异口同声的附和一声。

    司马无忌点点头,道:“师傅常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练武就不怕苦。无论多么艰难与困苦,在我们面前都是家常便饭。当你成为习惯时,这不是一种苦,而是一种享受。”

    “因为你经历地狱,方可进入天堂。只有经过地狱式的磨砺,我们才能真的学有所成。即便是再痛苦,也不过是七天时间,就当是重温当初拜师学艺的记忆,这也不错。”

    赵云苦笑一声:“无忌,你还真是想得开!”

    “难道师伯他们不是这样传授你们武艺的?”司马无忌有些好奇,除了祝公道外,其他习武的长者也见过,不过没有像自己师傅那样传授武艺,所以他对教育方式基本上不清楚。

    “当然不是!”赵云立马回道,“虽说我是带艺拜师,可师傅并没有因此对我藏私。只是将招式路数传授,之后便是让我等自行领悟,又或是实战,所有招式都能随心所欲,那也有些气候,便可出师。”

    赵风接着说道,“我师傅倒是与大师伯有些区别,他传授武艺于我时,也像现在这样,不过没有如此残酷倒是真的。每次与师傅教授,都会刻意留情,师傅也不会真的动杀意。”

    “可是师叔简直就像是要我们的命一样,传授基本的招式路数后,刚刚能够灵活使用,就开始朝着我们攻击,手下毫不留情,完全像是生死大敌一样,最无奈的是……”

    赵风欲言又止,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司马无忌对此感同身受。当初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比之现在的赵云、赵风更加难熬。那个时候,司马无忌也曾暗暗地发誓,要是日后学有所成时,也来好好地指点一下祝公道。

    赵风未说完的话,也就是他们二人的心声,想要找回面子,却又不是祝公道对手。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身手,都是祝公道最高,他们无法相提并论,结果也只能是被挨打的份。

    祝公道指点司马无忌没有如此严厉,反而是赵云、赵风二人被他完虐。如果不是真的指点招式,他们都怀疑祝公道就是寂寞太久,没有找到对手,将所有积聚的力气全部用在他们身上。

    赵云、赵风在祝公道面前根本就是玩耍一样,每次都必须他们二人一起进攻;反之祝公道攻击时,他们必须一起防守,稍有偏差,就会遭受痛扁。每次教训完以后,祝公道的心情就会大好。

    “师傅,您不会是师伯有仇吧!”赵云、赵风二人在他面前抱怨,原本还想帮助师傅圆谎的,偏偏他自己也发现其中有些不对劲,司马无忌与祝公道单独相处,将自己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为何这么说?”

    “要是没仇,为什么师傅您每次指点他们时,都会露出一副得逞的模样!”司马无忌仔细的回想着祝公道那时候的表情,要多奸诈就有多奸诈,与平时判若两人一样。

    “当年我带师学艺时,武艺也算是顶尖的,只不过那个时候年少气盛,火气比较大,惹是生非的事情也没少做。”祝公道笑道,“师傅经常外出,惹出的事情都是师兄们帮我收拾,最后次数太多了,师兄也烦了,为了不让我出去惹事,安心的练武,想办法将我留下来,最直接的就是动手。”

    “师傅,您这是公报私仇啊!”司马无忌惊呼一声,他没想到祝公道年轻时居然会是那样的人,这与现在的他完全不一样。

    “可以这么说!”

    祝公道没有否认,那种感觉就是爽,后来他武艺大长,两位师兄却慢慢的变老,祝公道也就罢手了,唯一一次与师兄动手,就是刺杀曹操时,童渊强烈阻止自己,可他一意孤行,就像司马无忌一定要去总坛一样,也是赵云看见自己师傅与祝公道交手时的画面。

    那一次祝公道赢了,童渊也没办法再次劝阻,只好任由他去了。之后童渊也听说祝公道被曹操生擒,处死的消息,痛心疾首,对祝公道破口大骂。直到后来,祝公道带着司马无忌再次出现在童渊面前,童渊十分开心。

    司马无忌还记得当年童渊看见祝公道时,露出的难以置信模样,回过神来又大喜过望。司马无忌还以为是好友,没想到是师兄弟关系。现在祝公道明摆着就是找回场子,没办法与自己师兄算账,那就将这个账划到他们徒弟头上,司马无忌只能为赵云、赵风二人祈祷默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