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因为我们是兄弟!
    公子鸿在祝公道眼里是苦命人,可在司马无忌眼里,只不过是受到刺激与打压,难以承受压力,思想偏激,行为极端,简单来说,公子鸿心里扭曲了,失去自我。

    祝公道放弃刺杀曹操,要想退走并不难,可他行踪暴露,不仅如此就连‘兵门’成员都受到牵连,必定是有人泄露,这一切都指向公子鸿。

    门主不在,副门主便可以取而代之,成为门中代理门主,处理一切事务。祝公道知道其中因由,却没有说出来,司马无忌猜测公子鸿是别有目的。

    祝公道也解释为何戴面具,这是为了掩人耳目,不泄漏本来面目,行事自然方便许多。原本只有在聚集时才会戴面具,后来因为发生那件事,这才有这样的变化。

    司马无忌再三追问组织隐身于何处,祝公道避而不谈。司马无忌见师傅不愿意说,也就不追问了,换个方式套话。

    当天司马无忌亲自下厨,给祝公道做了几道小菜,又让赵风去地窖拿酒,说是好好的庆祝一下。

    “师傅,味道怎么样?”

    “还是那个味道!”

    祝公道一边吃着,一边回答,他也懂得做菜,也不过是吃些野味啥的,无法与司马无忌相提并论。司马无忌不在时,他也就随便吃点;司马无忌在时,他就有口福了。

    司马无忌使了眼色,赵风、赵云心领神会,不断的劝酒,祝公道心情大好,自然一杯接着一杯饮下,犹如喝水一样。

    这顿酒吃了一个时辰,四人喝了两坛,祝公道喝了一坛,司马无忌点到即止,赵风、赵云则成为主力,不断的输送炮弹。

    直到第三坛酒时,祝公道终于有些晕乎乎,要是再喝下去,怕是他没倒,赵云二人便倒了。

    “师傅,组织总部在何处?”

    “在……在襄阳……城西一百里的山坳处……那里四面环山,山峰之间又有九处关卡,通过九关方能进入其中!……”

    在酒精的刺激下,祝公道断断续续的说出司马无忌想要知道的事情,这也是司马无忌的打算。

    “九关分别是什么?该如何破解?”

    “九关按照天干地支,阴阳五行排列,即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配合金、木、水、火、土加以变化,共有八十一种变化,要想破解如何简单!”

    祝公道喝了一口酒,“不过有一条路可直通那里,能避开所有的关卡……”

    “师傅,那条小道在哪?”司马无忌急忙追问一句。

    祝公道满脸悲痛,叹息一声:“为了避免有人借道上山,这条路已经被封锁了。现在只能硬闯上山,有方法将机关全部关闭,可惜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在何处!……”

    司马无忌等人皱着眉头,祝公道的话明摆着只有硬闯才能上山,根本没有其它方式,而其中危险,他们自然清楚。只要稍微不留意,就会触碰机关,生门便死门,死无葬身之地。

    “无忌,你以为如何?”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司马无忌咬咬牙,正声道:“这个隐患必须解决,绝不留下隐患,否则后患无穷。此次乃是我与他们私人恩怨,二位兄长就不必前往。”

    “这叫什么话!”赵风低吼一声,“我也有一笔债要与他们清算,怎么能算是你私人恩怨。”

    赵云附和道:“纵然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陪你去闯!即便前方有危险,我等义无反顾。”

    “四哥、六哥,你们……”

    “咱们是兄弟,多余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赵云微微一笑,他们三人不仅是结义兄弟,更是师出同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司马无忌举杯与他们二人再次痛饮,祝公道自饮自酌,四人毫无保留的畅饮。

    当天晚上,几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待赵云二人躺下休息后,司马无忌被一阵声音吵醒。

    “师傅!”司马无忌睁开双眼,却看见祝公道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又摇头示意,司马无忌连忙起身,跟随祝公道走了出去。

    “师傅,您没醉?”

    “那点酒不够我塞牙缝!”祝公道根本就没喝醉,清醒无比,笑道:“现在你真的长大了,居然懂得迂回战术,套取我的话。”

    “那您为什么?”司马无忌不懂,祝公道没有喝醉,又佯装喝醉,甚至还说出自己想要的事情。

    祝公道回道:“你心里那点小心思,为师还是懂得。有些事情没有办法直接说明,该告诉你的基本上都说了,你真的要去,我也不反对。”..

    “但是,你要记得做事不能太绝,以免引起公愤,那才是真正的厉害之处。”

    “虽说我将地点告诉于你,不过里面也存在一些地位很高的长辈,见面以后定不能太过自负,也不能太过嚣张,最好是以礼相待。”

    司马无忌这才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不过是为了让他更好的进入其中,特意叮嘱一些事情。

    “经过九关以后,你会遇到一些人,只要他们说的,你就去做。如果你能将他们全部击败,那就可以不用流血就能处理此事。”

    祝公道千叮万嘱,“飞虎、子龙二人擅于远攻,而你近身格斗是最好的,也就是说,你们三人进入其中便是一个整体,一定要默契配合,方能通过,否则稍有不慎便会留下性命,定要切记。”

    “‘水镜先生’学识渊博,奇门术数无所不精,你们前去定要记得其中奥妙,寻求破解之道,要是硬闯根本破不了。”

    司马无忌再次点点头,全神贯注地听着祝公道的指点。祝公道知道司马无忌必定前去,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那里,将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了。

    并且,祝公道也特意强调司马无忌此去一定要小心谨慎。只要进入山中,就必须提高警惕,任何地方都存在危险。

    “现在我来传授你一套剑术,你要好好的记得!”

    司马无忌惊疑道:“还有没教的?”

    “这套剑术本来不想传给你,现在只能传给你。”

    如果司马无忌不去那里,祝公道确实没打算教他这套剑法。当祝公道一边传授,一边讲解,司马无忌才知道这套剑术就像是配套用的,与其它的招式都有些不同,完全是按照天干地支五行的方式去练习,没有固定招式,有的只是随心所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