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吹牛不犯法!
    “六哥,你不是跟随太史慈吗?怎么现在又变成李彦?这事怎么从未听你说过?”

    司马无忌明明记得当初与赵风相遇时,他也曾说过自己与太史慈的事情,说是太史慈给他取名,还有传授武艺等。

    赵风苦笑一声:“这事也没错,却不是全部。我不遵从师傅之令,坚决选择从军,师傅便将我逐出师门,本门武艺不允许用,后来正好遇到太史慈,我便顺理成章的跟随他左右。”

    “当年师傅反对我从军,就曾说过我不适宜从军,性子太过随意,不宜受到束缚,而且也说过我命中注定,这辈子无法在军中成为将领,除非遇到贵人相助,否则无法逃脱此宿命。”

    “如果不是遇见你们,或许我的命就像师傅说的那样,碌碌无为,甚至外人不得而知。”

    “可我那个时候太过固执,不听从师傅的话,所以我就绝口不提从前的事情,也遵从师傅之命,不用本门武艺。”

    司马无忌、赵云沉默不语,他们对于赵风之前的事也知道,却不知还有这么一回事。

    “飞虎,那你的名讳?”

    “与现在一模一样!”赵风大笑一声,他自己都没想到当初司马无忌为他改名时,正好用了李彦为他取得的名讳。

    “你应该是飞虎吧!”祝公道插嘴说了一句,众人皆是惊讶不已。

    “师傅,您是如何知晓?”

    “为师自然知道,子龙拜师学艺时间与飞虎相差无几,那个时候二师兄就与我说过这个名字。”祝公道理所应当的笑了笑,他还真的知道其中缘由。

    “六哥的名讳不会是因为四哥吧!”司马无忌狐疑地看着祝公道,见他点头,他们三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当初重新改名时,司马无忌也是根据赵云的名讳取得,这事还真的如此凑巧。

    赵风自幼跟随在李彦身边学艺,因其双亲皆已不在,所以名讳都是李彦取得。只不过后来,曾经的事情,赵风都不再说过,渐渐的他也接受太史慈给予的身份。

    “既然你来了,那我有份东西交给你!”

    祝公道赞赏的点点头,李彦收他为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说完此话,他便进屋。片刻后,祝公道再次出来,手里多了一份东西,走到赵风面前,道:“这是你师傅交托给我的东西,交给我时并不知道你会来我这里,也不知你会与无忌认识,因缘际会,这个东西也可以交给你了。”

    赵风忐忑不安的接过祝公道交给自己师傅的东西,打开后发现是一封信,那熟悉的字是师傅亲笔所写,急匆匆地拆开,写道:“飞虎,为师知道你心意已决,师傅一再劝阻,乃是你时机未到,非不愿你从军建功立业。”

    “可是你不听我言,师傅只好将你逐出师门。虽说逐出师门,可你依然是我李彦弟子,待你看见此信,亦是你命中转折点的开始,若没看见,那你一辈子就只能如此。”

    “师傅!”赵风眼泪汪汪,思绪万千,他没想到自己不听从师命,师傅居然没有责怪自己,反而对自己十分牵挂,这让他真的无言以对。

    祝公道叹息一声:“你师傅曾对我说过,你依然是他弟子,传授的武艺,你可以用它建功立业。”

    “师叔,我……”

    “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回事!”祝公道见赵风痛哭流涕,他就气不打一出来,直接训斥起来。

    “师傅,您真的是他们的师弟?”司马无忌狐疑地说道,他怎么看都不太像,这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你这个混小子,难道不相信为师说的话!”祝公道被司马无忌的话气急败坏,笑骂一句。

    “师傅,您的武艺与师伯比起来谁更厉害?”司马无忌再次追问一句,他也十分好奇。

    “若是论枪法,我不如大师兄;若是论矛法,我不如二师兄;若是论剑术,他们都不如我!”

    祝公道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与子龙有些相似,乃是带艺拜师,再说他们都比我年长许多,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自然是我更厉害一些。”

    “您就吹吧!”司马无忌一脸的不相信,要是论杀人功夫,祝公道首屈一指,这个他相信,其它的都不怎么相信。

    “反正吹牛也不犯法!”

    司马无忌再次补了一刀,这让祝公道怒气冲冲,“别以为成为军师就自以为是,还敢小觑为师,今天就让为师好好教训你一下,什么才是尊师重道。”

    “来就来,谁怕谁啊!”司马无忌才不相信祝公道的话,曾经都是被欺负的份,再说他的武艺进步神速,自然不害怕。

    当即他们二人,不顾赵云、赵风尴尬的模样,撸起袖子就真的干了起来,而他们二人用的都是拳脚功夫,全力以赴,就连赵风、赵云二人都有些心惊胆战,仿佛他们二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根本毫不留情。

    “四哥,师叔说的是真的吗?”

    “不仅是真的,而且还谦虚了些!”赵云沉声道,“若不是看见师叔,我都差点忘了。曾经拜师学艺时,师叔不知因为何时去找过师傅,师傅对他说个不停,最后动起手来,那个时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那一次交手,师傅败了!事后,师傅关于师叔的事情所提不多,可他也说过师叔的武艺是最高的,天赋不用说,还有勤奋,说什么与师叔做的事情有关,何事我也不清楚。”

    “只是知道师叔精通很多,最擅长是剑术,而且还会制作一些机关,要是真的生死相博,师傅说他必死无疑。”

    “飞虎,你师傅可曾提起过师叔到底做什么的?”

    赵风想了许久,摇摇头,他确实不清楚为什么赵云如此问,反问一句:“四哥,为何你这么问?”

    “没什么!”赵云低头沉思不语,他看着祝公道的攻势,也曾有过相似的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

    赵风见他什么都不说,也没有继续追问,目光也聚集在司马无忌与祝公道的交手上,仔细观察后发现,祝公道的身法与招式真的很像一个人。

    “飞虎,你也发现了?”

    “无忌故意如此说,难道是为了试探吗?”赵风点点头,他是亲身经历过,对此记忆犹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