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师出同门
    赵云、赵风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实在是祝公道太厉害了。现在他们回想起之前那副盛气凌人,挑衅祝公道的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祝公道以一敌二,他们是真的败下阵来。

    祝公道不仅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更是将他们的兵器夺走,全都插在地上,完全是赤手空拳的与他们两人交锋。他们是真的败得不冤,输的心服口服,主动开口赔礼。

    司马无忌见他们二人终于罢手,一脸嘲讽的看了他们一眼,如实说道:“二位哥哥,你们现在知道我之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了吧!其实,师傅还是留情了,要是真的动杀手,只怕二位哥哥都成死尸。”

    赵风哭笑不得,笑骂一声:“你知道怎么都不说清楚!”

    司马无忌朝着赵云使了眼神,赵风也看了过去,赵云尴尬了。司马无忌的确是有提醒过,可他没有当回事,那个时候心里憋了火气,也顾不得其它事情,自然就不在乎。

    赵风挑衅祝公道时,司马无忌就知晓这个结果是什么样的。所以,他准备提醒赵风憋屈招惹自己师傅,偏偏赵云拉住他,最后赵风为免师傅殃及池鱼,只能选择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就好。

    赵云明明看见司马无忌稍微撤退,可他没放在心上,要是知道祝公道如此厉害,他也不至于自取其辱。接着,司马无忌趁此机会终于有机会与师傅见面,自然免不了躬身施礼。

    “无忌谢师傅饶恕两位兄长不敬之罪!”

    “算了,我还不知道你这小子心中想什么!”祝公道见司马无忌如此恭敬,他根本就不搭理,道:“不知道是谁在我背后说我的不是,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子份上,你真以为那么简单就来此吗?”

    “师傅,路上的机关是您改动的?”

    司马无忌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些居然都是师傅安排好的,他也觉得奇怪明明机关按钮被自己按了,应该没什么事,最后怎么变成开启机关,祝公道如此说,他才真的明白其中缘由。

    “如果不是我动过手脚,你们真的以为那么简单就进来了?”祝公道没好气的说道,“若不是你在背后说我不是,又顾念你是我弟子,这才给你考验来着。”

    “师傅,您这考验差点要了我的命!”司马无忌欲哭无泪,那是考验,简直是要他的命,幸好手下留情,要不然就真的完了。

    祝公道笑道:“我的弟子要是通过不了,就不配成为我的弟子。”

    司马无忌被祝公道的想法彻底打败了,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祝公道阻止,只见祝公道看向赵云,淡淡地说道:“你与童渊是什么关系?你的拳脚功夫不错,却没有枪法凌厉,而你的枪法有六分与童渊很像。”

    赵云愣了片刻,恭声回道:“童渊乃是家师!”

    “你是子龙?”祝公道惊疑道,“难怪那个老家伙说你枪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言非虚啊!”

    “您认识家师?”赵云不记得自己师傅提起过祝公道,可他的声音如此坚定,料想是应该与师傅很熟悉。

    “认识!”祝公道简单明了的回答,又看了看赵云,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过的还真快啊!”

    “您您是师叔?”赵云再次打量祝公道,终于说出自己猜测,那双眼睛他记忆犹新,曾经拜师学艺时,也曾见过一次,后来出师以后,他便没见过祝公道,一时忘记也理所当然,主要是祝公道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胡须,判若两人。

    “师叔?”赵风、司马无忌面面相觑,均是惊讶不已,这个事情有点让他们难以接受,实在是想不通其中道理。

    “看样子你终于想起来了!”祝公道笑了笑,称赞道:“你的成就要是他知道的话,必然欣慰不已。”

    赵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真的没想到司马无忌的师傅会是自己师叔,回想起之前嚣张气焰,实在是太丢脸了。

    “你与李彦是什么关系?”祝公道又看向赵风,他的话引起司马无忌的疑惑,不会又有什么关系吧!

    果然不出所料,赵风惊讶道:“您认识家师?”

    “哈哈!”祝公道仰天大笑一声,“看此情况,你师傅应该千叮万嘱不允许你泄漏他的底细,也不允许说他是你师傅吧!如果没猜错,你应该被他逐出师门了!”

    赵风有些尴尬,继而大吃一惊:“您是怎么知道的?”

    “自然是他与我亲口说的!”祝公道笑道,“你的性子倒是与他有些相似,难怪他会收你为徒。”

    “师傅,您这是”司马无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真的被搞晕了。

    “李彦与童渊乃是结拜兄弟,师承玉真子,而为师也曾在其门下学艺。”祝公道解释道,“算起来,你们三人可以说是师出同门。”

    “什么!”司马无忌、赵云、赵风异口同声的惊呼一声,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眼,这世界缘分还真的说不定,不仅是兄弟,还是同出一门。

    “你应该是不听从令师劝阻,毅然决然的选择与他相反地道路,最后被他赶出师门。”

    祝公道回想当年,“童渊乃是大哥,性子豪爽,不拘小节,更不会劝阻弟子从军,反而鼓励他们走自己的路。”

    “但是,二哥李彦却与他性子相反,一生从未收下弟子,想必是看你与他很像这才破例收你为徒,可是有个不成的规定,入得他门下,不允许从军,违者逐出师门,不许再用他传授的武艺,你的性子倒是实诚,居然真的不用。”

    “师傅待我恩重如山,答应之事就必须做到。”赵风回想起与师傅相处的点点滴滴,被逐出师门以后,他便从没有回去过,也没有再用师傅传授给自己的武艺。

    司马无忌、赵云惊呼不已,尤其是司马无忌从未想到会是这样结果,之前明明不是这么回事,怎么转眼间一下子都变了样。

    如果不是祝公道点破,司马无忌与赵云都不可能知道赵风的事情,也不会知道他们居然师出同门,这事真的让人难以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