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不是可怕,是十分可怕!
    “食物本来就是吃的,吃了便吃了!”

    “你可以喊我水镜先生!”

    “娘子,他是我的弟子!”

    “如果你想成就一番大事,必须有你过人之处!娘的话就说到这,其它的就看你自己了!”

    司马无忌脑海中回想起初次与自己师傅相见时的画面,还有师母王氏训斥自己的话语,点点滴滴,没有任何遗忘。自从司马无忌出山以后,司马徽对他的影响无处不在。

    司马无忌回想往昔,他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要不是司马徽无意间救下自己,更是培养自己,甚至将他当成儿子一样对待,毕生所学没有丝毫保留。司马徽对他的影响很深,司马无忌无法忘记师傅教诲的每一句话。

    “师傅,无忌现在取得的成就,您与师母看见了吗?”司马无忌满脸泪水的望着那座孤坟,他亲自将坟墓旁边的杂草等物全部拔除干净,赵云、赵风想要帮忙都被他拒绝,他要亲手做这些事情,默默地念叨:“师傅、师母,无忌有事要做,不能久留;下次无忌再来时,家眷阿香她们都会来的!”

    “无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司马无忌转身的那一刻,仿佛听见司马徽对自己说过的话,猛地回头却又什么都没有看见,有种错觉他看见师傅对着自己微笑,脸上流露出的欣慰与关怀,司马无忌满含泪水再次转身,直接离开了。

    “无忌,咱们这是去哪?”

    赵云见司马无忌一路上沉默寡言,自从离开司马徽的坟墓以后,他就没有看过司马无忌的笑容,甚至可以说看的最多的是伤感。但是,司马无忌不说,他们也不好问,之后司马无忌更是再次继续向南而行,走得全部都是山路,有些地方只能牵着马前往,徒步而行,可以说是真正的深山老林,这让他有些诧异。

    “去找我师傅!”

    司马无忌再次说了之前一模一样的话语,这让他们二人有些搞不懂司马无忌再说什么。

    赵风诧异地说道:“不是去过了吗?”

    “是去找我另外一个师傅!”司马无忌沉默寡言许久,这次他终于开口说话,“师傅乃是我的授业恩师,曾经是我的义父,名字都是他为我取得,从未将他当成自己师傅,更像是自己父亲一样,师母犹如母亲对我呵护备至,若非有师傅师母二人,兴许我也不会有此成就。”

    “此次我南下,亦是为了追查那些刺客来历,这事只有我另外一位师傅知晓。曾经他是江湖侠客,严格意义上说他也是一位刺客,之前没有发现,后来那些人出现后,有种感觉我师傅他也是刺客,而且本事很高。”

    “莫不是传授你武艺的那人?”

    赵云猛地想起当初与司马无忌结拜时,他就曾经说过传授自己武艺的师傅很神秘,不仅名讳不能提,就连事迹都很少提及,他们都以为这是司马无忌找来的借口,而现在他终于明白这事是真的。

    “四哥猜得不错,正是传授我武艺的师傅!”司马无忌回想起祝公道,脸上有些喜悦,也有些无奈,还有几分气愤,主要是祝公道对他更加严厉,要不是如此严厉,司马无忌还真的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你师傅武艺定然很高!”赵云、赵风见司马无忌剑术如此厉害,那他师傅更加不用说了。

    司马无忌苦笑一声:“四哥,其实童渊前辈我师傅与他很是熟悉,要不是四哥出师较早的话,兴许咱们会见过面。”

    “什么?你见过我师傅?”赵云傻眼了,他心里更加好奇司马无忌师傅到底是何人,兴许还是自己认识的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随师傅学艺一年有余,便带着我出去云游,四处与武术大家求教,也是那次我才知晓师傅的本事,交友甚广。”司马无忌点点头,“如果不是师傅欠下人情,也不至于收我为徒了。”

    司马无忌将赵云、赵风二人带到荆州地带,实际上也就是考虑赵云与童渊之间的关系,童渊知晓那些刺客的来历,那么祝公道定然更加清楚。司马无忌与公子鸿屡屡交手发现他的身手与师傅传授自己的有些相似,像是同出一门,所以要询问清楚,要是真的认识,他就请师傅出山,解决这个大麻烦,要是不认识,想必也清楚他们来历,那就自己亲自出手将他们铲除,不必留情。

    另外,祝公道传授司马无忌武艺以后,他出山以后,就曾经交代过司马无忌不允许称呼他为师傅,更是说过不允许他再次踏入住的地方,打扰自己清净的生活。

    现在司马无忌不顾当初约定,毅然决然的带着赵云、赵风二人前来,这让司马无忌心里有些忐忑。即便这些年武艺有所增长,可司马无忌知道自己还不是师傅对手,在祝公道面前,他不相信自己能坚持多久。

    祝公道剑术高超,司马无忌自叹不如,而他也怀疑祝公道的来头肯定很大,要不然江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愿意给他面子,要不是祝公道的教导,他的武艺也不会这么高,甚至是一介文人,手无缚鸡之力。

    “无忌,你师傅很可怕吗?”

    通常来说,弟子去见师傅,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赵云发现司马无忌去见自己传授武艺师傅时,居然坐立不安,眉头紧锁不说,还有些畏惧,这让赵云有些不明白。

    “不是可怕,是十分可怕!”

    司马无忌没有否认自己的恐惧,主要是当年被祝公道折磨的太厉害,让他着实难以忘记,深入骨髓的磨砺才能成长这个道理他懂,可他还是有些畏惧,最重要的是他觉得祝公道看似人畜无害,实则举手投足之间有种磅礴的气势,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出手杀人似的,所以他再回答赵云的话时,着重强调了可怕二字。

    “啥?”

    赵云、赵风目瞪口呆的看着司马无忌头皮发麻的模样,对视一眼,丛上山以后司马无忌就显得有些不对劲,又听到他如此说,不免有些紧张起来,可他们二人确实有些搞不明白司马无忌这个师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够让司马无忌都如此敬畏。

    于是,赵云、赵风二人更加好奇那人到底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