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舐犊情深
    “阿香,你真的不在乎吗?”司马无忌问出心中疑惑,郁闷的看着孙尚香。

    孙尚香不明所以,一脸茫然地回道:“什么在乎不在乎的?”

    “阿香!”司马无忌重重的强调了一次,他没有说的很明白,可他相信孙尚香能懂。

    孙尚香见司马无忌满脸疑惑,噗呲一笑道:“相公,这事其实没什么在乎与否!”

    “如何说?”司马无忌还真的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才追根究底。

    “你是如此优秀,自然会吸引更多的女子!”孙尚香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是吃醋小心眼之人,那以后岂不是掉进醋缸里了?相公对我的疼爱已经远远超过任何人,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其他人如何想,这个我并不知道,只要相公你依然宠爱阿香,那么还不是一样。从心里来说,我也希望相公只有我一人足矣!但是,有时候男人越是优秀才有足够的权势,权力越大,后继有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嫁给相公这么多年,只有小香一人,并无子嗣留下,身为相公妻子自然以此为重,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有人与我分担一下,正好我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要不然真的吃不消。”

    孙尚香说起这事自己都有些脸红,可她看见司马无忌脸上的茫然之色,很明显司马无忌没明白她的话中意思。孙尚香想起此事,就觉得不好意思,也就不再提了。

    司马无忌好半晌才明白孙尚香话中意思,邪笑的看着小脸红彤彤,埋在自己怀中的孙尚香,毫不犹豫地再次选择耕耘,此乃丈夫责任,司马无忌岂能不从,更是理直气壮地说道:“既然娘子说只有小香一人,那便是相公责任没尽到,革命尚未成功,还需要努力才行。”

    孙尚香真的没明白司马无忌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她也没时间询问了,嘴巴早已被司马无忌攻占,接着又来了一次。直到孙尚香真的累了,司马无忌才放过她,就让她在身边睡下,温柔的捋了捋孙尚香头发,仿佛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一样,身体素质实在是好到爆。

    司马无忌没有丝毫疲倦之意,反而精神抖擞,他看了自己身上的伤势,基本上没有大碍。纵然用自己身体救下刘备,他也很巧妙地避开要害,并没有性命之忧,受的也不过是皮外伤。

    接着,司马无忌穿好衣服,便起床了,吩咐其他人不允许前去打扰孙尚香休息,就连司马婧香都不允许进屋打扰她。司马无忌又前去寻找刘备,询问貂蝉母女的事情。

    “她们母女我安排在西苑之中暂住,也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前去打搅!”刘备陪着司马婧香玩耍,正好看见司马无忌前来找自己,他也没有兜圈子,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与她们母女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不知她们该如何处理?”

    “不知道!”司马无忌暂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安置貂蝉母女,而他也没有多余时间去处理这事,要是刺杀自己的那件事没有处理好,其它事情司马无忌根本放不下心。

    “如果真的不知道,那就暂时搁在一边,总比见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刘备淡淡的说道,“另外,你与她们母女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

    “这……”司马无忌不说不是,说也不是,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以回答。..

    刘备见司马无忌犹犹豫豫,他心知肚明,不仅没有丝毫训斥,或是感叹,反而很是得意,他的儿子比这个老子要厉害多了。曾几何时貂蝉乃是名噪一时的大美人,后来不知所踪以后,却不想阴差阳错的与司马无忌相遇,而貂蝉的女儿比之貂蝉不遑多让,亦是倾国倾城的美女,这些都是司马无忌的功劳,刘备十分开心。

    “阿香是否清楚她们母女的事情?”刘备见司马无忌点点头,郑重地说道:“阿香对你这份情谊,你要好好珍惜才是。至于她们母女如何安置,待你处理好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就让她们单独住一段时间,免得尴尬或是不快的事情发生,不过你要与她们母女好好的说清楚才行。”

    “这个就不必了,就让她们住在一起吧!”司马无忌想了想,沉声道:“要不是她们母女急匆匆的赶来传信,我也不会得救了。如果不是遇到我,她们也就不会遭遇这样危险,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与阿香她们母女一起护送至成都,待我回来再想想该怎么办才好。”

    “你能这样想足以证明真的长大了!”刘备欣慰的笑了笑,“你去处理重要事情,我不拦你,此事要是没有处理好,的确是个麻烦。另外,子龙、飞虎二人也随你一同前往,你一人有些不放心,我会给各个郡县下达命令,待你真的需要当地守军力量时,可以随时调动兵力,这是虎符你也带在身边吧!”

    “这个不是……”

    司马无忌看见刘备掏出的虎符,像是早已安排好一切似的,根本没有阻拦司马无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反而大力支持不说,更是将自己的虎符拿出来,那可以调动大军的令符,甚至可以调动亲卫军兵力,比之帅印用处还要大。

    “留在身边,有备无患吧!”刘备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司马无忌,低声说道:“你一定要平安归来,别再出什么岔子。我已经老了,不像以前那样有太多的精力与时间,再经历一次怕是真的难以承受了。”

    司马无忌过了好久,终于郑重的点头答允下来,“我必定会回来的!”

    “如此甚好!”刘备笑着点点头,“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已经传令下去,让元直调遣大军护送我等回返成都,到时候你就别担心那么多了。当你将所有事情处理好以后,我在成都等你回来。”

    司马无忌看了一眼刘备,见他眼里满是泪水,他的心也不好受。虽然那两个字没有说出口,可司马无忌清楚自己对他的怨愤少了许多,可以说忽略不计。刘备心知司马无忌心中有根刺一直都在,便随着司马无忌的意思去做,而不是强加在他身上,让他背负太多事情。

    刘备与司马无忌大眼瞪着小眼,气氛再次显得静谧许多。司马无忌躬身施礼后,便转身离去,前去找貂蝉母女,将事情与她们说清楚以后,他便要出发去做更重要的事情才行,刘备嘴上是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担心,默念道:“昉儿,你定要平安归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