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司马无忌看见刘备看着自己眼神之中有种特殊的感觉,这让他浑身不自在。刘备尴尬的收回目光,又将司马婧香拉在自己怀中,郑重地问道:“无忌,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不清楚!”司马无忌眉头一皱,压低声音道:“回禀汉王,此事想必是有人针对我的。当我们一行人出了汉中郡,便被一群刺客盯上。本以为是寻常刺客,或是探子,可他们身手不凡,必定是江湖中一支很有阻止纪律的秘密组织。”

    赵风赞同道:“如果以个人身手而论,哪怕是我最多也只能抵挡住四人。若是光明正大的手段,自然不必担心,就怕他们出些下作的手段,要不是如此我也不会受伤。”

    魏延接着说道:“回禀汉王,自从接到无忌被刺的消息后,臣便派人在汉中郡四处搜寻他们踪迹,根本就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这事臣以为定有猫腻,非泛泛之辈。”

    赵云沉声道:“禀汉王,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他们的情况我师傅曾经与我说过一些!”

    刘备急忙问道:“子龙,你且说来听听!”

    “我师傅乃是枪术大师童渊,枪法亦是师承于他,又在师傅传授的枪法之上另辟蹊径开创属于自己的枪术。”赵云躬身道,“我师傅乃江湖中人,从未进入官场,晚年收我为徒,与我曾经提起过江湖中一个秘密组织,与这些刺客倒是有些相像,每次出去行刺时都会戴着面具,各色各样的面具,像是一种祭祀仪式似的。”..

    司马无忌道:“四哥,你师傅可曾与你说过有关于他们事迹?”

    “具体是什么倒是不清楚,可我依稀记得师傅曾说过,此组织遍布中原各地,有独门的联络方式,各行各业都有可能是他们的眼线或是骨干成员。”赵云接着说道,“只不过因为某件事遭遇重创后,一蹶不振,更是在江湖之中销声匿迹,要是我师傅未死,兴许可以询问更多有关他们的情况。”

    孙尚香担心地问道:“相公,您这是要……”

    “此仇不报非君子!”司马无忌斩钉截铁地回道,“若不是我们发现及时,只怕我已经惨遭毒手,我又是他们的目标,决不会轻易罢休,必会再次派人刺杀于我,与其等着他们,倒不如主动去找他们。”

    “我决不允许你们再受到任何危险,谁都不允许伤害你们母女二人!既然他们自寻死路,主动找上我,那便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此次定要将他们全部铲除,以绝后患。”

    孙尚香忧心忡忡地望着司马无忌,道:“但是……”

    “阿香,我知道你心里担心!”司马无忌动情的说道,“我又何尝不想与你们母女好好在一起,可他们决不会轻易罢手,我不想你们再受到任何伤害,这次我必须去做。”

    “唉!”

    孙尚香见司马无忌坚定目光,她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这事她本来不想让司马无忌冒风险,可他的坚持让孙尚香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心。当初还以为司马无忌会有性命之忧,如今他就在自己面前,孙尚香别无他求,只求司马无忌平安。

    孙尚香心里清楚,要是此事没有解决,就像是一根骨头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如鲠在喉。孙尚香心里终日提心吊胆,她也不太放心,司马婧香也会受到牵连,思索再三后,孙尚香只得点头赞成司马无忌去做。

    刘备担心的说道:“此事你就别插手了,还是我来处理吧!”

    刘备见孙尚香与司马婧香担心,而他自己也担心司马无忌安危,就算他们组织再厉害,总不可能与大军相比,只要找到他们踪迹,就可以派遣大军前去剿灭,以绝后患,这样不会让司马无忌再入险地。

    司马无忌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备,婉拒道:“汉王政务繁忙,这事就不需劳烦汉王出面,此乃我的事情,必须由我去处理。再说他们踪迹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只有我出现才可以成功吸引他们,引蛇出洞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刘备略显失望,司马无忌始终还是与他有些隔阂难以消除,暗暗地叹息一声:“他并没有完全原谅我啊!……”

    “汉王,无忌有一事相求!”

    司马无忌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刘备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连忙说道:“但说无妨!”

    “无忌此去少则一月,多则三个月时间,无忌不再的这段时间里,还请汉王派士兵将阿香母女保护好她们安全,不知……”

    “没问题!”刘备见司马无忌难得求助自己,拍着胸脯就答应下来,犹犹豫豫地看着司马无忌,还是劝说道:“无忌,要不你就跟我会成都去吧!”

    司马无忌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刘备何时在他人面前低下头,这次他是真的低下头,就连语气都有些焦急,在场的人除了孙尚香外,其他人都看得出来,更别说司马无忌这次与刘备一起经历生死时候,他自然看得出刘备自己的疼爱与以往不同,更像是一种父子之情,可他不想捅破这层关系。

    刘备乃是益州之主,身负天下大统的责任,为了司马无忌甘愿冒险,这份感情绝不是那种君臣之间器重,更像是父亲担心儿子,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救下儿子的想法才会让他如此做。

    司马无忌知道,刘备也清楚,赵云等人更加明白,这个时候众人都觉得气氛有些微妙。赵云等人面面相觑,他们看见司马无忌脸上有些不自然,暗暗地想道:“难道他已经猜到了?”

    刘备见话说出口,想收回来为时已晚,最后寻了一个借口便出去了,而司马婧香也被刘备带了出去,司马无忌对此没有反对。接着,赵云、魏延等人也随即离开,只留下孙尚香一人与他独处。

    孙尚香看着浑身是伤的司马无忌,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担心,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趴在司马无忌怀中不停地哭泣,司马无忌什么都没说,轻轻地拍着孙尚香的背部,不断地出声安慰。

    孙尚香哭得更厉害,司马无忌见她还在伤心,不管青天白日,直接将孙尚香拉上床来。孙尚香被司马无忌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也不是待字闺中的女子,自然明白司马无忌如狼似虎的模样是要什么,红着脸,低声说道:“现在是大白天,小香还在外面,相公你的身体又没好,这……”

    “你相公身体好着呢,小香有汉王与哥哥看着,不会来打搅我们的!”司马无忌邪笑的打量着孙尚香,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哪怕身体在手上,只要重要部位没事,依然可以大振雄风,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事要与孙尚香说清楚才行。

    司马无忌与孙尚香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后,他并没有隐瞒自己受伤被貂蝉母女收留养伤的事情,也说了自己将她们母女带了出来,孙尚香浑身无力的白了他一眼,见事情已经如此,也不再说什么,反而大大方方的欣然答允,主要是她一人能力有限,实在是辛苦的活,所以有人为她分担,孙尚香自然高兴不已。

    司马无忌见孙尚香不反对自己将貂蝉母女带出来,猛地想起自己与貂蝉那日说的时候,貂蝉那一抹笑容,仿佛已经猜到结果似的,这让他有些郁闷:“难道这个时代的女子真的不在乎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