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司马婧香的眼泪
    “还不去做,难道非得我亲自动手不成?”

    众人本以为是刘备说的气话,气消了也就罢了,没有任何人前去将赵云、赵风、魏延三人拿住,全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第一个上前,要知道他们三人都是名震天下的大将,今日刘备一次性将他们全部押入大牢,这事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站在旁边的左右侍卫全都是刘备亲信,这次他出来其他人都没带,就带着他们十人,而且他们身手也不错。直到刘备再次出声,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扫视他们一样,众人这才急忙上前将赵云、赵风、魏延三人拿住。

    他们三人没有任何反抗,心甘情愿的束手就擒,这事他们三人的确是有些责任,而司马无忌是他们的兄弟,肝胆相照的结拜兄弟,兄弟有难,他们不能相助,只能干着急,这些日子也不过得不踏实。

    “四伯、五伯、六伯,你们这是怎么了?”

    “小香,我们几人没事的,别担心啊!”

    刘备亲自来到汉中郡,孙尚香也是事后才知晓,她急匆匆的带着司马婧香一起来拜见刘备,正好看见侍卫将他们三人全都押住了,孙尚香不明所以,狐疑地看着赵云等三人,又看了看怒气冲冲的刘备,大吃一惊。

    刘备身为汉中王,又是益州之主,理应在成都,孙尚香还以为是消息错了,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孙尚香立即明白赵云等三人由此处境,应该是与司马无忌有关。

    司马婧香见几个疼爱自己的伯伯全都被人押住,身上又绑着绳索,这让她很担心。现在父亲不知所踪,终日闷闷不乐,又看见赵云等人如此模样,红着眼睛,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伸出自己的小手死死地拽着赵云、赵风二人,又看见魏延被押走,她又伸手抓他。

    魏延等三人见司马婧香眼泪汪汪的模样,心疼不已,他们又不忍心看见司马婧香哭泣,也不敢用力将她的手甩开,害怕伤了孩子,司马婧香气鼓鼓的鼓着小脸,左看右看,失声痛哭起来,她恨不得再长一只手,而她的小手根本就不够力气。

    那些侍卫见司马婧香与孙尚香模样十分相似,没有看过司马婧香却也认识孙尚香,那可是司马无忌的妻子,要是敢有任何损伤,他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不是刘备砍,而是司马无忌对孙尚香的宠爱人尽皆知。

    认识的人都有所顾忌,本来想继续向外走去的他们也默默地停下脚步,那些不认识正主的在人使了眼神以后,也心领神会的没有任何动作。司马婧香死死地拽着他们的衣服,总觉得自己手不够用,直接挡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赵风等人身后的刘备正在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己,看见司马婧香哭泣的模样,刘备的心碎了一地,这可是他亲生孙女,亦是自己的第一个孙女,却不能相认,他的心有些复杂。

    刘备转头看向孙尚香,见她憔悴的脸色,猜想这些日子也是因为担心司马无忌而睡不安稳,吃不好,又回想起当初的一切,想狠狠地抽自己的嘴巴,幸好结果是好的,看她的眼神也像是看见司马无忌一样,慈祥和蔼,之前的暴怒化为乌有。

    “汉王,四哥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孙尚香明知故问,她与司马婧香的做法不一样,直接走到刘备面前,躬身施礼以后,开门见山地询问起来。孙尚香也看见刘备看自己的眼神,居然与母亲看自己的一样,这让她心里一跳。

    “他们三人办事不利,此乃他们应得的惩罚!”刘备就像是父亲一样,用慈祥的目光看着孙尚香,低声道:“若是无忌回来,看见你这副模样,怕是会暴跳如雷,多少还是要照顾自己吧!”

    孙尚香一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不是因为前面的话,而是后面的话语中透露出的信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当初,孙尚香可是记得刘备与司马无忌发生争论的事情,那次事件的人是她,今日真的不知道刘备唱的是哪一出。

    “相公之事,与四哥他们无关!”孙尚香好半晌才回神来,继续为赵云等人求情,道:“若非六哥拼了性命一路护送贱妾母女回来,怕是今日汉王也见不到我们;五哥更是在关键时刻及时赶到,要不然贱妾遭遇刺杀,情况十分危险;四哥千里迢迢的赶来,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天水郡,前去搜寻相公踪迹,人海茫茫,哪里那么容易找到,又有曹军追兵,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退回汉中郡。”

    “四哥他们为了相公真的是尽心尽力,不遗余力的相救,奈何天不遂人愿。若是今日汉王以办事不利处置他们,阿香认为有悖常理,相公要是知晓也不会答应。”

    孙尚香母女出现的那一刻,刘备的心融化了,早已没有刚才的暴怒,又有孙尚香的求情,刘备皱着眉头,低头沉思,又看了看孙尚香憔悴的模样,他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刘备沉默不语之时,一道稚嫩且焦急的声音传来:“伯伯,小香求您放了四伯伯他们可好?”

    刘备猛地抬起头,正好看见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焦急等待自己回答的司马婧香。刘备看见司马婧香的那一刻,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因为她的眼睛与早已去世的某氏很像,那双眼睛永远都忘不了。

    孙尚香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司马婧香根本就不懂得什么礼数,径直走到刘备只有半步距离的地方,泪痕还没有干,哽咽的模样,显得楚楚可怜,这让她做母亲的心里也不好受。

    司马婧香奋力的拽着赵风等人的衣角,不让他们被带走时,又求助的看着自己母亲,想让她过来帮忙。司马婧香见母亲没有过来,情急之下失声痛哭,又看见孙尚香对着坐在中央的伯伯一阵说话,她立即明白那人才是决定一切的大人物,不顾一切的走上前来,想要求他放了自己的伯伯。

    “小香,你不能喊我伯伯,知道吗?”片刻后,刘备才回过神来,慈祥的目光,笑眯眯的看着司马婧香,又温柔地将她轻轻地抱在自己的怀里。

    “那我喊您什么?”司马婧香一点都不害怕,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眼前胡子都白的伯伯,满脑子的问号,她是真的不懂眼前这个伯伯为何这样说。

    “你应该喊我‘王父’!”

    刘备理所当然的回答,‘王父’也就是祖父的意思,他是爱屋及乌,对司马无忌的疼爱转移到司马婧香的身上,而她确实十分可爱,那模样出落得水灵,刘备十分开心。

    “王父,您可以放了四伯伯他们么?”司马婧香不明所以,反正刘备如何说,她就怎么做,只要能将自己的三个伯伯全都放了,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刘备看着如此乖巧的孙女,比之自己女儿还要疼爱,就连孙尚香也不明白刘备为何如此,尤其是刘备看见司马婧香那一刻,整个脸上都是笑容,不再是之前阴沉着脸,仿佛乌云密布的天空一下子放晴。

    刘备心中遗憾难以弥补过来,司马无忌又不知去向,司马婧香自己的亲孙女,自己又是汉中王,如此称呼合乎常理。刘备哄骗司马婧香还可以,其他人全都傻了眼。

    赵云在场众人之中唯一知晓真正原因的,当刘备让司马婧香称呼自己‘王父’那一刻,他的心中答案已经有了。当司马婧香出现的那一刻,刘备脸色的乌云消散,十分欢喜还有几分激动,哪怕他掩饰的再好,还是被其他人发现。

    虽然不能与司马无忌相认,刘备清楚司马无忌对自己的误会很深,一直难以化解,不如采取迂回战术,借用司马婧香这个跳板,来调和自己与司马无忌紧张关系。

    “小香为何要王父放过他们呢?”刘备继续逗弄司马婧香,更想与她多说些话。

    司马婧香感觉眼前的‘王父’很是和蔼可亲,那种慈爱的目光,让她一下子没有紧张感,如实说道:“三个伯伯对小香很好,父亲不在身边时,都是伯伯陪着我玩,还给我骑大马,要不是伯伯相助,小香与娘都会遇到危险,六伯伯更是为了救小香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许久,差点点就……”

    “小香不哭啊!”刘备见司马婧香又要哭了,眼睛通红一片,他急忙出声安慰一声:“王父将他们三人全都放了好不好?”

    “真的么?”司马婧香泪水被她收了回去,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刘备。

    “当然是真的,王父答应小香做的事情必定会做到!”刘备见司马婧香真的担心赵云等人安危,听见自己答应放了他们,连忙停止哭泣,不过还是有些哽咽之声,他的心立马就化了,慢慢的疼爱之意,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那咱们俩拉勾勾!”司马婧香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猛地想起父亲教他的动作,伸出自己的小手。

    刘备懵了,不明白司马婧香伸出手的意思,“拉勾勾是什么?”

    “王父真笨,这个都不知道!”

    司马婧香见刘备一脸疑惑的模样,仍不住出言鄙视了他一下,其他人都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司马婧香才不管这些,直接拉着刘备的手,与她拉勾勾,然后很是郑重地说道:“王父,这是父亲说过的,咱们拉勾勾就不能反悔了,那伯伯他们是不是没事了?”

    “没……没事了!”刘备哭笑不得看着司马婧香,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孩子鄙视自己,而是还是自己的亲孙女,这个苦他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硬着头皮承受司马婧香的嘲讽,甚至还有些享受。

    司马婧香见刘备答应放过自己的伯伯,高兴地在刘备脸上吧吱一声亲了一口,然后笑嘻嘻的从他怀里跳了出来,直接朝着赵云、赵风、魏延三人飞奔而去,一边说着他们没事了,那欢快的模样就像是小天使一样。

    其他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司马婧香如此胆大妄为的模样,就连孙尚香都一脸羞愧地低下头,这些都是司马无忌教的,不是她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