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跟她们回家!
    “这个时代怎么会有果冻?”司马无忌晕倒的刹那间,嘴唇上像是触碰到果冻一样,十分柔软且有弹性。可他没有时间去思考到底是什么,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你……”那女子目瞪口呆的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司马无忌,一股浓重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让她冰冷的心在这一刻出现一丝松动,尤其是司马无忌晕倒那一刻,十分凑巧的印在她的嘴唇上。

    那女子惊呼一声,本想怒骂司马无忌,却看见他整个人晕了过去,呼吸都有些急促。可是司马无忌呼吸声却扑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色更加红润,好不容易被司马无忌压得身下出来,也是累得气喘吁吁。

    接着,她又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将司马无忌翻身过来,看见衣服的鲜血颜色越来越浓,心里大惊,连忙撕开司马无忌的衣服,终于看到肋下的伤口,眉头紧蹙,“怎么受这么严重的伤?”

    若是按照这样的伤势,要是再不及时处理,就会有性命之忧。那女子皱着眉头,她一个弱女子岂能搬得动司马无忌这庞大的身躯,就连挪动几步都已经很费力了。

    那女子皱着眉头,正在思索该如何做时,她的女儿玉儿又再次折返回来寻找母亲。玉儿见母亲久久未归,心里担忧,便出来寻找。她让玉儿在此地守着司马无忌,自己前去寻找药草。

    玉儿惊讶的看着母亲,她很少看见母亲流露出任何悲伤感情,每当自己父亲忌日时,自己的母亲才会流露出悲伤。并且,母亲脸上的担心,玉儿也看在眼里,这让她不得不胡思乱想。

    虽然不知道自己母亲与眼前这个陌生男子有什么关系,也不像是认识的人,玉儿实在是想不通母亲为何如此担心。那女子没有解释太多,便直接离开,留下女儿与司马无忌独处。

    如果问她原因,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有几分不忍,也有几分怜悯,总之一句话她不能看着司马无忌在自己面前死去。因为司马无忌身上的气势,真的很像自己已经死去的夫君。

    片刻后,那女子又再次折回来,对此地十分熟悉的她很快找到止血的药草,捣碎后敷在司马无忌伤口处,终于不再流血。接着,她们母女二人也没有离去,就在司马无忌身边留守着。

    那女子看着司马无忌的模样,她的眼神十分复杂,玉儿出声道:“娘,您不是说不理会闲事吗?此人是谁,我们都不清楚,要是别有用心之人那该怎么办才好?”

    那女子回过头看着玉儿疑惑的模样,又看了看司马无忌,声音有些伤感,“玉儿,从你懂事以来我们母女二人便来到这里生活,你也从未出去过看看外面的世界,更加不知道你父亲的事情。”

    “其实他的气质与你父亲很像,甚至可以说比你父亲更加气势磅礴,可以看出他是一名武将,而你的父亲亦是武将,更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当初因为你父亲做的太过,以致于招惹仇敌太多,在他临死那一刻却将生的希望留给我,我不想看见他与你父亲一样。如果没有看见,自然心安理得;可是看见了,实在是于心不忍。”

    玉儿静静地听着母亲述说父亲的事情,她懂事以来就没有出过这个地方,更加不清楚自己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母亲也从未提过。本来玉儿以为自己母亲对眼前这个男子有什么其它想法,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自己父亲才出手相救。

    玉儿见母亲不是因为对司马无忌有其它想法,这一刻她显得轻松许多。虽然自己的身体被司马无忌看得一清二楚,同样她也看见过司马无忌的身体,这让她心里有种悸动。

    从未看过男子的玉儿,心神荡漾了,春心暗动,这让她想想都觉得脸红。母亲让她先行回去,玉儿走得心不甘情不愿,还有几分不舍得。此次再折回来,担心母亲不假,同时也担心司马无忌,她也不明白到底什么原因。

    一个时辰后,司马无忌终于醒来,看见她们母女都在,这让他受宠若惊,连忙起身。当他猛地起身还是牵动了伤口,司马无忌眉头一皱,然后躬身施礼向她们母女二人道谢一声。

    “不必言谢!”那女子微微一笑,上下打量司马无忌,道:“敢问公子名讳!”

    “司马无忌!”司马无忌如实回答,没有半点隐瞒,再说他也清楚要是她们母女真的对自己有杀意,早已动手,何须等到现在,而且她们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弱女子,所以他也不用担心。

    司马无忌犹豫再三,他总不能就喊姑娘,想问她们母女闺名,却迟迟不敢开口。毕竟,女子的闺名一般不会轻易说出,兴许是那女子猜到司马无忌想要询问的话,主动开口道出自己名字:“贱妾秀娘,小女婵玉。”

    司马无忌再次见礼,接着秀娘又再次询问司马无忌为何来此,他也如实说出。秀娘知道司马无忌被刺客追杀,心里一紧,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婵玉的反应如同常人无异,显得十分吃惊。..

    “公子若不嫌弃,不如就去寒舍暂歇片刻如何?”秀娘再次邀请司马无忌去自己的住处,司马无忌想了想人家女子都不怕什么,自己担心什么,欣然答应前来。

    婵玉一路上脸色十分红润,都不敢抬头看着司马无忌,每每看见司马无忌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在温泉里发生的一切。母亲邀请司马无忌前往住处,婵玉心里还有些小高兴,难掩心中欢喜,秀娘一脸的无奈。

    一路上他们一行人都没有说任何话,司马无忌走了一刻钟终于抵达她们母女住的地方,与其说是茅屋倒不如说是用树木等物围起来的,根本就没有半点房舍模样。

    秀娘看着司马无忌一脸惊讶的模样,她的脸也红了,这盖房子还真的不是她的强项,要不是这里有天然的岩洞,又有天然的材料,只怕她们母女过得是居无定所的日子,这里也是她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的安身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