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我是路过的,你信么?(加更)
    司马无忌叫苦不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等到那女子不再叫喊了,再来解释。毕竟,这事还真的有些麻烦,先是温泉中的女子,后又是那上面的女子,他自己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命犯桃花,怎么这样的事被自己碰上。

    “玉儿!”

    “娘!”

    片刻后,那女子终于不再叫喊了,司马无忌耳根子也清净许多。他准备上去穿裤子,偏偏又被那女子的行动搞得动弹不得。因为那女子居然不顾一切的跳进温泉中,就这么从他身旁穿过,像是没事人一样。

    司马无忌发现她的脸庞也有些绯红,只是那女子担心温泉中的女子,听她们二人的回答。司马无忌才明白她们是母女,要是从容貌与年龄上来看,可以理解为姐妹。..

    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多大的痕迹,根本看不出年龄多少,最重要的是她穿的衣服非常的普通,犹如村妇一样。司马无忌有种感觉,她们母女二人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地,从母亲的身上就可以出端庄大方,必是受到良好的教育才有的仪态,这也让女儿随她一样。

    母亲心忧自己女儿的安危,又不知道司马无忌到底是何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便前来寻找女儿。因为在岸边被司马无忌身影挡住,女儿又在温泉中,所以看不见,当她前来寻找时,这才看见女儿安然无恙。

    母亲看见女儿平安无事,终于放下心来,她从自己身上脱下一件外套将女儿的身体紧紧地包裹着,不能再让司马无忌占便宜。她又发现女儿的目光一直不敢往下看,也不敢看抬起头,心里有些奇怪,便顺着往下看去,那一刻她也慌张的转过头,佯装什么事都没有似的,不管司马无忌就在旁边,就这么护着女儿离开了。

    司马无忌见她们母女二人终于走了,暗暗地舒了一口气,他也连忙往岸边走去。可是他的双脚因为保持站立姿势一直没有变过,这也让司马无忌一时间失去平衡,直接倒进温泉之中。

    “嗯!”

    司马无忌闷哼一声,因为伤口处被温泉水浸泡,瞬间开裂起来,鲜血又再次流了出来。当他再次起身时,衣服已经染成红色,要不是那些止血药草有些效果,怕是现在又是大出血,比之前出血量要少了不少。

    司马无忌皱了皱眉头,强忍着身体疼痛,好不容易从温泉走回岸边,手忙脚乱的将裤子穿好,可是他再怎么快也快不起来,伤口再次裂开,只要用力他就疼痛不已,最后穿个裤子穿了半天才穿好。

    “你是谁?”

    司马无忌穿好裤子,准备离开此地时,却被一道声音喝止住,他急忙转头望去,只见那女子还在旁边等待自己,女儿却是早已离开,唯有母亲还在这里等待自己。

    她的脸色还是有些红润,不过更多的是忧愁,她们已经在此地生活十几年了,从没有外人进入此地,今日却进来一个陌生男子,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尴尬情况。

    “我是路过的,你信么?”

    司马无忌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好的理由,就这么回了一句,他的确是路过,至于她信不信那是另外一回事。虽然司马无忌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过看过人家女儿的身体,司马无忌还是有些尴尬,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我信!”

    那人上下打量司马无忌许久,又见他身上衣服有些红润,皱了皱眉头,还是选择相信司马无忌,要不是路过此地,怎么可能会受伤,最重要的是司马无忌受伤,绝不可能有意前来,必是无意间经过。

    “你相信?”

    司马无忌目瞪口呆的望着她,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要是换个角度,他自己都不可能相信,怎么眼前的女子居然相信自己是路过,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原本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

    那女子微笑的回答,司马无忌又被她的笑容吸引住。虽然与女儿有些不同,但是给他的感觉眼前这女子更加的魅惑,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成熟的味道,而她的女儿犹如青涩的果实,两相比较之下,眼前这女子更加有魅力。

    司马无忌傻傻的目光,被她看在眼里,连忙收敛住自己的笑容,可是脑海中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虽然她是过来人,还是有些尴尬,眼下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没什么事,在下告辞了!”

    司马无忌在尴尬的气氛之下,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身上传来阵阵疼痛让他十分难受,一直都是勉强着。即便是他身强体壮,还是有些受不了,要是再不及时处理,只怕伤口发炎以后神仙难救,也不想继续在这个事情上耽搁,便想着先行离开。

    “等一下!”那女子犹豫半天,又看见司马无忌眉头紧锁,右手捂着伤口,还是有些不忍心,出声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去寒舍暂住吧!你这伤势必须及时处理才好!”

    “你是大夫?”司马无忌惊讶了,眼前这女子居然会是大夫,他还真的没有想到。

    “是也不是!”那女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答案,这让司马无忌欲哭无泪,他还真的不好接话。

    “我看就不必了吧!”

    司马无忌想了想,还是决定拒绝眼前这女子的邀请,不是他怀疑什么,而是实在是不方便。并且,自己还刚刚看过她女儿的身体,这个时候上门,那是真的很尴尬。

    “此地方圆百里之内都没有任何人家,你应该是外地人吧!”那女子听司马无忌的口音,以及装扮就知道不是此地人。

    司马无忌不得不称赞此人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自己是外地人的身份,他总不能说自己去不方便。并且,他与她们母女二人非亲非故,只是陌生人而已,司马无忌真的好想问一句:“你们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你不是坏人!”

    司马无忌真的说出自己心里话,可是却被她的回答惊到了。既然此地只有她们母女二人,要是真的是坏人,那岂不是引狼入室,通常来说谁也不会如此做,基本都会选择避而远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们居然如此相信自己,这让司马无忌很是意外,最后他答应随同女子一起回去。

    原本司马无忌想着回去找回自己的‘霹雳’,要不是它的相助,自己哪有命活到现在。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整个人猛地摔倒,就这么凑巧的直接扑向那女子,将她整个人都压在身下,而他也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