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出大事了!
    “多谢!”

    赵风知晓其中原委以后,便真挚的向梅儿道谢,梅儿急忙摇头,道:“六爷不必多谢,要不是六爷一路上护送,我们也不能安全抵达!”

    梅儿与赵风目光相接时,整个脸都红了,连忙低下头,就连赵风都有些尴尬。梅儿脑海中浮现出赵风救自己的那一幕,犹如刚刚发生不久的事情。另外,他们二人携手共战时,赵风更是触碰了她的女子隐秘部位。

    赵风也在这一刻老脸变得通红起来,瞄了一眼梅儿高耸的部位,像是意犹未尽地一样,根本就舍不得移开目光。

    “感觉如何?”

    “挺软的!”

    “飞虎,你再说什么呢!”

    魏延担心的是赵风伤势,便询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偏偏赵风以为是那一刻的感觉,居然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连魏延都懵圈了,根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没什么大碍!”

    魏延低吼一声,赵风猛地醒悟自己刚刚说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急忙改口回答自己的伤势还好,并没有什么。可是他的话说晚了,司马婧香不明所以的复述一遍:“什么挺软的?六伯父,那是什么?”

    司马婧香一脸好奇的模样看着赵风,这让赵风实在是尴尬不已,尤其是望着司马婧香那种求知欲,他总不能实话实话,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词语回答,就在那里傻傻地笑了笑。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赵风之前的话梅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司马婧香天真无邪的重复一遍后,这才明白其中含义,那句话说的自己隐秘部位,这让她未经人事的女子焉能受得了,红润着脸庞更加红润了,狠狠地白了一眼赵风。

    孙尚香亦是满脸通红,又连连摇头,因为赵风说的那句话,司马无忌也曾说过自己,自然明白那句话的意思。孙尚香急忙拉起司马婧香,免得她再说什么话出来。

    “六哥,无忌的事情是否回禀大哥他们?”赵风郑重的询问一声,他还是有些担心司马无忌的情况。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便将消息传回至成都,明日便可有回复!”魏延明白赵风的话中意思,这一刻他没有点破。因为孙尚香等人,他只能将该说的说出来,实际上他将消息送往徐庶等人,而是送往刘备处。

    “明日便有回复?”赵风惊讶不已,魏延这才与他说了,赵风昏迷不醒三天,要不是他身体硬朗,只怕这次真的一命呜呼,就连大夫也是彻夜不眠照顾,这才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当重伤垂死的赵风送至南郑县后,魏延便让城中所有大夫,乃至其它县的大夫全都过来诊治赵风。之后,魏延便询问孙尚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尤其是被一群高手刺杀,这根本就出乎意料之外。

    孙尚香便将事情的经过说与魏延听,魏延当即亲笔写了一封信,送往成都,全都是加急信。

    “士元,出大事了!”

    庞统被徐庶急匆匆的模样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他还在府上。通常徐庶找他都是派人前来,此次居然是亲自前来,必定是有紧急情况,尤其是徐庶脸上的焦急如焚的模样,让庞统心里莫名一紧,道:“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无忌遇刺,不知所踪,飞虎重伤垂死!”徐庶简单直接的回答,又从怀中取出信来,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又将信交给庞统,“这是五弟命人送来的加急信,你还是看看吧!”

    庞统看过信的内容,亦是大吃一惊,道:“快快前去见汉王,此消息必须要告诉他,还有四弟!”

    “四弟那边我已经派人前去让他直接前往汉王处,咱们也尽快过去!”徐庶收到信后,看见是加急火印,连忙打开匆匆的看过内容后,他脑中也是一片空白,当即派人前往赵云府上,让他前往刘备处等候。

    “大哥,您急忙忙的喊我前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赵云本来还有一丝疑惑,自从司马无忌出去以后,赵云便闭门不出,徐庶、庞统都没有找过他,就算是见他亦是悄悄地前去,这次居然如此匆忙,必定是有事发生。

    当徐庶、庞统二人前来后,赵云看见他们脸色都变了,立即明白大事发生了。徐庶、庞统也来不及解释太多,什么都没说,便直接让他前往刘备处,然后告诉他无论听到什么都当做没有听见,赵云点头答应下来,随即跟随他们一起前往刘备府上。

    此时,刘备正在处理政务,却听见府中下人禀报徐庶、庞统、赵云前来,说是有事禀报。刘备料定是有关于司马无忌的事情,便让他们进来,他们三人一一见礼后,刘备开门见山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汉王,此乃五弟派人送来的急信,您还是看一遍吧!”

    徐庶脸色凝重,像是头顶上有一片乌云一样,久久的难以散开,刘备见此急忙拆开信,仔细的看过信的内容,仅凭字迹乃是魏延亲笔所写,告知他们司马无忌一行人被一群不知名的刺客追杀,司马无忌不知去向,赵风重伤垂死,就在南郑县,而孙尚香母女二人亦是十分安全,除了司马无忌外,其他人都在汉中郡,情况十分危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备看见司马无忌不知去向,生死不明等情况,怒火中烧,道:“到底是什么人要去刺杀无忌,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刺杀昉儿?传令下去,我要亲自前往汉中!”

    “汉王,臣知晓您心忧无忌安危,不过您乃汉中王,不可轻易前往,势必会引起更大震动。”徐庶急忙劝说道,“汉王您定要冷静才是,以无忌的本事,断然不会有任何危险。”

    “没有危险?”刘备大怒道,“这就是没有任何危险?我的儿子居然被刺客刺杀,生死不明,这叫没什么危险。”

    赵云傻眼了,他真的不明白刘备说的是什么意思,司马无忌怎么成为刘备的儿子。现在他也没心思去询问,刘备心忧司马无忌的安危,根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已经失去过一次,现在好不容易得到,又怎么会轻易失去,刘备说什么都不愿意,定要亲自寻找司马无忌,绝对不允许他有任何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