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赶尽杀绝(再更)
    众人被司马无忌最后施展出来的招式深深震撼住,直到司马无忌已经走远了,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即便是公子鸿亦是与众人一模一样的表情,满脸的不可思议,还有一种惊喜之色,更多的不解,仿佛司马无忌逃脱出去,都已经不重要,完全沉浸在刚刚那一剑之中还未清醒过来。

    “圣……”

    司马无忌使出最后一击招式时,众人脑海中猛地浮现出曾经的那个人,同样的凌厉无比,同样快准狠,仿佛回到从前一样。在那个人的带领之下,一切都那么顺利。

    众人目瞪口呆,他们真的没有想过会再次看到同样的招式,始料未及的事情。众人都沉默了,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很久很久,根本就不可能存活,尤其是他们还是亲眼目睹其中过程,绝不可能有假。

    “暗使,你以为如何?”

    公子鸿脑中不断回想着司马无忌最后一招,他的话语让奴仆从回忆中醒来,而‘暗使’是他的名字,亦是称谓。公子鸿之所以呼唤他前来,只因暗使跟随那个人时间最久,对此最为熟悉。

    “九成相似!”暗使如实回答,心里还有个疑问,为何司马无忌会使用他的招式,这事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是嫡传弟子,哪里会传授于他这么霸道的招式,所以暗使有些不确定。

    公子鸿沉思片刻,又扫视一眼众人,道:“你们以为如何?”

    众人皆是沉默不语,他们的想法与暗使一模一样,九成相似,其中一成就是这事根本就不可能,偏偏不可能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也就是说十成相似,如出一辙。

    此时,天空已经不再昏暗一片,黎民已经来临,一道曙光照射在大地上,那圆圆的太阳,犹如众人的心情,让人热血沸腾不说,更是让他们难以掩饰内心深处的伤痛。

    公子鸿正声道:“自此刻起,传令所有兄弟们,全力以赴追杀司马无忌。若是能生擒,那便生擒之;若是不能,则杀无赦,不必留情!斩草要除根,不留后患。”

    公子鸿不仅下令追杀司马无忌,就连孙尚香母女、赵风等人也一并追杀,只要是是一行人急匆匆的宁可错杀,也不可留之。公子鸿的做法不言而喻,对司马无忌展开追杀,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主人,难道您……”暗使对孙尚香等人的死毫不在乎,主要是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司马无忌,这才有此一问。

    “暗使,此事绝无可能发生,那么只有一个答案,此人剑术之高犹在我之上,决不能留着活下去。”

    公子鸿打断暗使想要说出口的话,意思是生擒司马无忌,追寻他真相,可是此事根本就不可能作假,所以公子鸿当机立断斩断所有人的期望,以及那遥不可及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尤其是司马无忌剑术之高,比之那个人也不过是火候欠缺一些,要是一对一怕是他们都不是司马无忌对手,与其追寻那绝不可能机会,折损兄弟们,还不如直接了当处理掉,以绝后患。

    并且,公子鸿下令众人追杀司马无忌时,决不允许独自行动,必须三人同行。因为司马无忌剑术众人看在眼里,而且公子鸿传达最高指令,准许使用任何方法,务必击杀司马无忌。

    众人点头答应下来,他们立即朝着司马无忌方向追了过去!

    其实,公子鸿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因他手中的宝剑乃是‘太阿’,亦是名剑。既然能够与之匹敌的利剑,司马无忌手中的剑必定不凡,加上司马无忌会一手五箭的绝技,这些都已经说明很多问题。

    即便知道又如何,一切都无法改变。纵然司马无忌与那个人真的有关系,也是因为那个人的关系,导致整个组织迅速没落,甚至一蹶不振,这一切都源于那个人犯下的大错,甚至被官府严厉打击,要不是公子鸿力挽狂澜,收拾残局,只怕这一脉彻底断绝。

    司马无忌与那个人关系匪浅,可是他们接受这个任务,就注定双方是死敌,毫不犹豫的下死手。既然任务接下来了,那他就不能背弃承诺。从这一刻开始,公子鸿舍弃好奇心,开始全力追杀司马无忌。

    “如果你能逃生出天,那是你的命;如果你死在我手里,那也是你的命。既然无法改变什么,只能顺其自然!”

    公子鸿暗自下定决心,看着天空中的还有一轮早已黯淡无光的月牙,流露出一种无奈,内心挣扎了许久以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定要杀死司马无忌,以此来振兴他们这一脉。

    司马无忌不知道自己最后一击,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唯一知道的事就是自己再不抓紧逃跑,就会有性命之忧。因此,司马无忌拼命地抽打着马背,在疯狂的飞奔三个时辰后,终于看见看见有村庄。

    为了争取时间,司马无忌不能往汉中郡奔走,只能选择相反的方向,也就是天水郡奔去。终于经过三个时辰,他抵达之天水郡,在村庄之中好不容易换来一些干娘,以及草料给马儿吃,再歇息一个时辰,再次启程。

    司马无忌清楚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与他们几十人对抗,无异于螳臂当车,自寻死路。说到刺杀,司马无忌不惧怕任何人,谁让他对此本就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所以为了扭转乾坤,司马无忌没有走阳光大道,反其道而行之,走得都是狭窄小道,有时候刻意避开人群,独自上路。

    他不清楚这个刺客组织到底有多人,势力分布,所以他只能选避开人群,主要是自己的模样被人记下。司马无忌不敢被人发现,这也让他保持数日的清静与安全。

    若是论及野外生存能力,司马无忌不逊于任何人,可以说绝世无双,此乃他真正活命的本事。在野外有足够的食物供自己食用,又有足够的草料喂马,这些让他支撑着度过一些日子。

    与此同时,司马无忌再天水郡四处躲藏,隐匿行踪;赵风等人则抵达汉中郡,然后再次马不停蹄的向南郑县进发。途中也遭遇刺客的截杀,全都有惊无险的安然度过危机。

    虽说梅儿在与刺客搏斗时,受了伤,也被赵风及时出手相救下来;接着,其他人也陆续受了伤,除了孙尚香及司马婧香外,其他人或多或少受了伤,然而赵风依旧遵守约定,护送孙尚香母女安全抵达汉中郡。

    “无忌,你要坚持住啊!”..

    赵风心事重重,满脸担忧的样子,众人明白他在担心司马无忌。众人如何不明白,他们的心与赵风一样。众人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尽快抵达南郑县,看见魏延才是真的放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