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有种单挑
    司马无忌暗暗地盘算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此时出击那是自取灭亡,做不到一击必杀的程度。于是,司马无忌又悄悄地上前走了两步,继续说道:“得人钱财,与人消灾不错,敢问阁下是受何人指使要取我性命?”

    “此乃行规,恕不能告之!”

    公子鸿心想司马无忌必死无疑,他们此行足足有三十余人,要是还拿不下司马无忌,说出去实在是太丢脸了,看在司马无忌要死的份上,对于他的问题,公子鸿也没有隐瞒,该回答的就如实相告。

    另外,公子鸿也十分钦佩司马无忌的勇气,仅凭他一人就想阻挡他们的去路,那是痴人说梦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即便如此,司马无忌还是依然无惧的单枪匹马阻挡自己等人。

    “你们是刺客?”司马无忌再次向前走了数步,很是随意,又似无意,道:“可是看你们的行为好像与刺客这个身份有些不符合?刺客乃暗中行刺,你们如此光明正大,依我看根本就不是简单地刺客吧!”

    公子鸿被司马无忌问到痛处,要不是司马无忌发现及时,他早已埋伏好的人又怎会轻易地让他们逃出生天,而且司马无忌等人逃了也就逃了,还杀了他们兄弟,这事出乎意料之外,焉能让公子鸿轻易放下。

    司马无忌见公子鸿沉默不语,目光一直看着自己,那种仇视的目光,让他明白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了,他又悄悄地走了几步,又问道:“刺客有刺客的规矩,你们不按照规矩行事,只怕破坏规则,难道你就不怕我事后会报复?”

    “报复?”公子鸿闻言仰天大笑一声,“哈哈!……我们都是活在刀口上的人,害怕报复吗?即便是有报复,那你也得活着出去才行,否则如何报复我们?你对我们了解吗?”

    司马无忌面对公子鸿的嘲讽,没有放在心中,他再次走了数步,道:“此次难道我就一定会死在你的手中?或许你太小觑我司马无忌,也可能是太高看自己的本事了。”

    公子鸿道:“我知道你有些本事,可是你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另外告诉你一声,她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与军中将领不一样,走的路也不同,只要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要不咱们赌赌看,看你们是否能够留住我如何?”

    司马无忌气定神闲地笑了笑,目光直视公子鸿,再次打量起两人的距离,终于达到预期的效果,就在公子鸿自诩掌握一切时,司马无忌也不等他回答,主动进攻公子鸿,趁他不备取他性命。

    公子鸿是刺客,他也看出来司马无忌的打算,本以为他还会再走几步,却在这个时候动手。原本是想着等到司马无忌距离自己再近点时,他再出手,司马无忌反客为主,进攻自己,那么公子鸿也就不浪费唇舌,直接给予还击。

    “杀!”

    公子鸿避开司马无忌的必杀一击,可他的衣角还是被锋利的湛卢剑斩断一截,要是晚一点就会被他真的杀死。司马无忌偷袭不成,反而让自己陷入被动地步。

    只见公子鸿一跃拨马拉开与司马无忌的距离,同时他下令众人杀了司马无忌。众人毫不犹豫地出现在司马无忌身边,将他团团围住,这他很是被动,只能硬着头皮与刺客一决生死。

    司马无忌的湛卢剑锋利无比,与刺客的刀剑相向,根本微不足道。当他与刺客交手,一对一司马无忌浑然不惧,偏偏他们全都是采取团战战术,更让司马无忌头痛的是这些人听从公子鸿的命令,采取车轮战,轮番对他进攻,以致于司马无忌空有一身武艺,也难以施展开来。

    如果是一般人早已死在他们围剿之下,而司马无忌却稳稳的接下众人攻击,还能给予反击,让这样的场面达到势均力敌。公子鸿不得不承认,司马无忌的武功很高,其次他手中的剑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刺客不可怕,可怕的是懂得配合得刺客!..

    司马无忌与他们酣畅淋漓地大战起来,而公子鸿则在一旁静观其变,奴仆也悄悄地围绕着司马无忌转动起来,时不时地观察是否有机可趁。当其他刺客攻击司马无忌时,奴仆从手中射出数支短箭。

    “卑鄙无耻!”

    司马无忌怒火中烧的看着奴仆,可他戴着面具,看不见那人的任何表情。当他一击不中后,又再次收起暗藏的短箭,再次寻找机会。司马无忌被逼无奈之下,只能一边反击众人围攻,又要防备奴仆的暗箭伤人。

    奴仆四处转动,找寻最佳时机,司马无忌眼见于此,只能请君入瓮了,他没有等到其他刺客轮番进攻,而是主动进攻。司马无忌全力以赴地再次大战起来,佯装露出一个破绽,奴仆瞅准时机猛地射出短箭。

    司马无忌见他上当,猛地发力将眼前的刺客制服住,一剑斩断他手中兵器,又再次出手将那人拉到自己面前,迅速地挑起断剑,其中一截被司马无忌高高的挑起,手中湛卢剑就像是棒球杆一样,那断剑就像是棒球,狠狠地一击,断剑反倒是朝着奴仆呼啸而去。

    司马无忌又利用身边的刺客身体抵挡住暗箭,已经战斗了一个时辰,胯下战马乃是寻常马匹,根本就没有太多持久力,司马无忌猛地将他拉下马,翻身坐在他的马匹上。

    “好身手!”

    公子鸿由衷的称赞一声,他的目光从没有离开,司马无忌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眼里,而他也渐渐发现司马无忌手中的湛卢剑不是寻常兵器,能够将己方刺客武器斩断,必是名剑。

    司马无忌已经打开缺口,自然不会错过此次机会,他再次发力,又连续不断的斩杀三人。即便是他夺下来的马匹,也是长途跋涉,坚持不了多久,最后司马无忌干脆不骑马,直接在人群中穿梭起来,距离公子鸿更近了,又再次杀了过去。

    公子鸿瞅准时机,见司马无忌呼啸而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明白,他自然拨马回转。纵然马匹速度极快,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调转马头,司马无忌趁机一剑刺了过去,湛卢剑从马匹颈部向上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

    公子鸿没有等到湛卢剑靠近自己,毅然决然的翻身下马,而他与司马无忌二人都没有骑马。此时,公子鸿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他亲眼目睹司马无忌的厉害,自然慎重对待。

    “你是他们的头目,有种咱们单挑;围攻我一人,算什么刺客,你根本就不配这个‘刺客’称谓。”

    司马无忌见公子鸿下马,旁边的刺客再次攻了上来,司马无忌急中生智,言语刺激公子鸿,脸上更是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犹如一把利刃插入公子鸿心房,成功将他激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