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浪迹天涯
    司马无忌对司马婧香的宠溺,魏延只是听说,并未亲眼目睹,还有些不相信。直到相处几天以后,魏延算是见识到了。司马婧香十分享受司马无忌的宠溺,也可以说只要不触碰危险的事情,基本上司马无忌都是听之任之。

    只要司马婧香有任何要求,司马无忌无论是做什么都会放下来,给予自己最大的爱。纵然魏延尚且有一子,也从未如此对待,更别说如此宠溺了,基本上是不可能有的事情。

    “无忌,你这样真的好吗?”

    “当年阿香生下她时,我没有在身边。虽说因公务繁忙,始终是个遗憾,这次我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下来,自然要好好的弥补这样的缺失。”司马无忌宠溺的看着在一旁玩耍的司马婧香,眼里满是幸福与甜蜜,接着说道:“或许兄长以为女儿始终是要嫁人,不必如此。对于无忌来说,是男还是女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让孩子的童年能够快快乐乐成长。”

    “如今战火纷飞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们没有必要再经历那样的时代,童年里活在战争之中,长大以后又要面对人生抉择,那样的人生压力太大。至少现在我可以陪伴在她身边,尽我一切力量去呵护她成长,亲眼见证小香的快乐。”..

    “名利与成就,我丝毫不在乎,在乎的是他们的是否过得幸福与快乐。只要有她们母女二人在我身边,那便是最大的幸福,亦是最大的成就。阿香为了我背井离乡,有很多事情她心里清楚,却不愿意说破,这已经足够了。”

    魏延听完此番话,整个人都傻了,试问何人会如此对待妻子,试问何人如此疼爱自己的女儿。在他们眼里只有国家大事,焉有什么家庭观念,男子乃是家庭顶梁柱,常年在外亦是为了这个家,女子地位十分薄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要是生下儿子,那便是后继有人,乃是大功臣;若是生下女儿,基本上不受重视。

    司马无忌的价值观念,让魏延陷入沉思之中,他从没有想象过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家庭可以忽略,唯有国家不可忘却。然而司马无忌反其道而行之,魏延算是真正明白司马无忌为何能够如此洒脱的放下权力与成就。

    如果换做是他,魏延自问自己做不到司马无忌这样,甘愿平凡一生,他更希望建功立业,名扬天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司马无忌的选择,魏延做不到,也不会再反对,他不仅隐瞒司马无忌前来汉中的消息,更是叮嘱所有人不愿意泄露他们的行踪。

    司马无忌在汉中逗留了半个月,如今汉中已经在魏延掌管之下,所以相对而言汉中都是刘备的人。曹操大军不敢轻举妄动,这也给予司马无忌足够的时间留在汉中郡好好游山玩水。

    当夜深人静时,赵风悄悄地来到魏延住处,低声道:“五哥,是我!”

    “飞虎,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魏延始终不能相信赵风、赵云二人会被刘备罢免一切职务,闲赋在家。即便赵风的理由十分充分,可是对他的了解来说,魏延还是有些不相信,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询问。

    当赵风出现在魏延处,他没有丝毫惊讶,反而有种明白的意思。如果赵风不来找他,那还真的是见鬼了。既然赵风来了,那么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赵风绝对有事隐瞒。

    “具体事宜等你见到大哥他们再说,我来是为了跟你交代一声,别对任何人提及我们的行踪!”赵风沉声道,“汉王给予无忌三个月时间,只要时间一到,汉王必会亲自前来找他,那个时候真相就会被揭开。”

    “真相?”魏延有些不明所以了,诧异的望着赵风。

    赵风摇摇头,道:“真相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大哥他们是这么说的,要不然也不会使出这样的计谋。我跟随在无忌身边,实际上汉王知晓,大哥他们都知道,亦是汉王的计谋,所以我等来到此地的消息暂时别对任何说起,要是有其它情况,我会联系你的。”

    魏延越听越是糊涂,他真的不知道汉王刘备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从赵风的话中得知,他并没有真的辞官,也没有被解除一切兵权,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可是司马无忌心意已决,坚决不回成都,此事倒是让魏延有些奇怪。

    “无忌为何不愿留在成都?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汉王并没有说什么!”

    赵风如实说出自己知道的,这事他还真的不清楚是什么,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才回答魏延的问话,“此事大哥、二哥他们十分清楚,不过有一件事倒是略知一二,无忌不愿回去像是与诸葛孔明有些关系,不过我以为这不是重点,以无忌的本事根本就不必担心孔明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凭他自己就可以解决一切危机。”

    魏延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一声:“唉!……此事只能等到大哥他们来了,或是我回到成都再去询问才能知晓到底是什么原因。至于诸葛孔明那边,我会与大哥他们联系的,时刻注意他的动静。”

    “注意诸葛孔明的动静?此事应该不用了!”赵风沉声道,“诸葛孔明被汉王调往江陵了,所以他目前不在成都,也就不必担心他会在汉王身边说些什么不好的话。”

    “江陵不是有云长镇守吗?诸葛孔明前去到底是为何?”魏延大吃一惊,总觉一切都像是做梦似的。

    “五哥应该还记得当初我等三人反对主公称王时,无忌与云长对赌的事情吧!”赵风接着说道,“无忌像是知晓未来似的,有洞察先机之能,他笃定江陵必定会有事发生,故而才会再三强调江陵之事。”

    “原来无忌不是愤怒之下说出来的话啊!”魏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他一直以为司马无忌与关羽对赌江陵的事情是因为愤怒,没想到居然是司马无忌早就担心的事情。

    “此事还是听大哥他们说的,说无忌特意叮嘱他转告主公,这才有此一出!”赵风解释了一遍,这事他也是从徐庶、庞统的口中得知的,也从徐庶的口中知晓司马无忌对任何事情都看得很透彻,每一次说的都会发生,想必江陵之事也会在不久以后便会发生。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魏延再次问了一句。

    赵风笑道:“自然是陪伴着无忌浪迹天涯了!”

    魏延、赵风二人相视一笑,他们都知晓司马无忌的打算,他不愿意留在成都为官,就是想与孙尚香及亲眷浪迹天涯,游山玩水,去往何处司马无忌没有具体说明,不过他们也猜到了,想必司马无忌是想去北方,然后再去南方,最后才找个地方定居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