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牵强附会
    “大哥,汉王这是怎么了?”..

    赵云百思不得其解,低头沉思,就是想不通这其中关键,尤其是刘备对司马无忌的态度,更是让他十分惊讶,而且刘备还特意叮嘱他们不允许泄露此次任务目的,他是真的想不通,只能询问徐庶、庞统。

    徐庶从容地回道:“原因是什么,时机到了自然会知晓!你只要记得,汉王绝没有伤害无忌之心,所以你放心大胆的去监督,也可以说是让你们二人去保护无忌的安全。”

    赵风皱了皱眉头,道:“大哥应该知道汉王为何这么做的原因吧!”

    徐庶、庞统二人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们知道司马无忌的身份,刘备为何如此做,也不是他们建议的,这些都是刘备早已想好的事情,提前做好安排。但是,他们二人还是明白刘备这样做的目的,实际上就是为了保护无忌安全。

    “有你们在无忌身边,我与士元才能真正放心!”徐庶又转头看向赵云,笑道:“子龙,你常年征战在外,无法与家人相聚一起。正好这次是个机会,你就好好地放松一下吧!”

    赵云哭笑不得的看着徐庶、庞统二人奸诈的笑容,直接回了一句让他们二人气得不行的话语:“大哥,你们还是快点成婚才是当务之急。总不能咱们几个都成婚了,就你们孑然一身吧!”

    “你……大哥的事情何时需要你来操心!”徐庶、庞统二人白了一眼,看模样像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实则早就气急败坏,他们二人暗下决心定要大婚,不然还真的被他们小觑。

    赵风也是笑了笑,笑容渐渐的收敛起来,沉声道:“汉王的意思,我们不必知道的那么清楚。现在我与四哥手中也没有多少兵权,如此做也没什么,只是无忌那里确实不太好糊弄。”

    赵云点头附和,深以为然的说道:“如果没有万全之策,只怕无忌很容易猜得出来这一切是汉王所为。无忌高深莫测,实在是鬼的厉害,要是被他知道事情真相,只怕闹得不可开交。”

    徐庶、庞统二人也沉默了,赵风所言正是他们所担心的,尤其是司马无忌对什么事都了然于胸。如果稍有露出蛛丝马迹,以司马无忌的聪明还真是很容易被看出来,到时候就真的没办法解释。

    庞统想了想,直接说道:“子龙、飞虎二人跟随在无忌身边,这事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子龙已经成家,府中又有妻子在,怎可时时刻刻跟在无忌身边,怎么也说不通。”

    “不如就让飞虎一人跟随在无忌身边,再说飞虎在成都并没有任何府邸。汉王本想赐一座府邸,被飞虎拒绝,飞虎一直居住在子龙那边。现在正好以此为借口,飞虎可以居住在无忌处,要是有什么情况自然可以传出来。”

    赵云郁闷了,没想到成婚居然还成为阻碍,这事刘备让他们一起跟随在司马无忌身边。如今倒好,只有赵风一人前去,他又看着赵风无奈的神情,气得牙痒痒,早知道还不如晚点成婚。

    “飞虎,此事你就一人跟随在无忌身边吧!”徐庶提醒道,“还有一件事你要记住,三个月为限。只要是在这三个月以内,无论无忌去往何处,你都不必管,也不必传信回来,除非是有什么紧急情况,否则决不能被无忌发现。如果超过三个月,你再根据情况自己作出判断,将信息传出来便是。”

    赵风点头答应下来,之后徐庶又再次面见刘备,将这事说了一遍。刘备也没反对,这事就这么安排去做了。赵风当天晚上,就收拾包袱直接去了司马无忌府上。

    要不是赵风去的及时,只怕赵风险些与他错过!

    “无忌,你这是做什么?”赵风看见司马无忌带上孙尚香以及梅兰竹菊四人,直接从府邸后门离开,要不是他前往大门时,路过后门只怕就会错过,这让他有些惊讶。

    “六哥,你怎么来了?”司马无忌看见突然出现的赵风,也十分惊讶,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赵风一人,根本就不合常理,尤其是赵风背着包袱,明显是打算在自己府邸常住,赵风突然出现让司马无忌有些措手不及。

    “四哥府上住久了,想要换换环境住一下!”赵风随口想出这么一个借口,“难道无忌不欢迎我来住吗?你看我都把包袱都收拾好了,正准备在你府上好常住呢!”

    “在我府上常住?”司马无忌欲哭无泪,苦笑一声:“六哥,你是在玩我呢!我看你还是主在四哥那里比较好,要不就在五哥,或是大哥、二哥的府邸居住,反正我这里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住了。”

    “你府上的未婚女子比较多,我还没有成婚,此乃终身大事,必须尽快完成才行。即便是没有合适的女子,至少也有了异性缘不是?”赵风想破脑袋终于想到了一个好的理由,无论司马无忌怎么说,他就是死赖着不走,除了这里哪里也不去。

    司马无忌见赵风如此坚持,他也十分无奈,最后还是如实说道:“这座府邸,我自己都不准备住了,又如何招待六哥居住在此地啊!”

    “你不住了?那你是打算去往何地?”赵风万分惊讶的看着司马无忌,又暗暗地想道:“看样子二哥猜得没错,无忌真的打算一走了之。要不是二哥提醒,怕是真的错过了。”

    “去哪里都可以,总之此地是不想留下来了!”司马无忌没有明说自己要去往哪里,反正就是一句话,他是要离开成都的意思。

    赵风死皮赖脸的说道:“正好我与你一起,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六哥,你是将军,有军务在身,岂可说走就走啊!”

    “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被汉王革除一切职务了吗?”赵风已经不是将军,也没有任何职务在身,自然是不必留在成都,他又补充了一句:“不仅仅是我,就连四哥也跟我一样。”

    什么?”司马无忌也吃惊了,他想不通赵风、赵云二人怎么好端端的就这么丢了官职,这事倒是让他有些惊讶,“你们怎么也被革职了?”

    “还不是因为你啊!”赵风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在司马无忌身上,不是他想要这么做,而是只有这么一个方法避免司马无忌继续追问,“要不是你主动请辞,我便与四哥二人也一同奏禀汉王请辞,没想到汉王居然真的答应了,这不我正准备留在你住处,找你算账呢!”

    说谎不是赵风的长处,说出这么一个理由,已经算是赵风进全力了。虽然理由有些牵强附会,可司马无忌倒是没有仔细去想。因为他不想再继续耽搁下去,就这么带着赵风一起悄无声息的离开成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