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秘而不宣
    “汉王,您这是准备去哪?”

    “自然是去见无忌,我的长子!”

    “汉王,不可啊!”

    “如何不可?我去见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可以的!昉儿独自一人在外生活十几年,虽在我身边,也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今日真相大白,他是我的昉儿,决不允许他在独自一人。”

    “汉王,请听元直一言!”

    徐庶、庞统二人也不顾什么尊卑礼仪,直接了当地拉着刘备,说什么都不让他离开此地半步,更是千方百计的阻挠刘备与司马无忌相认。刘备迫切的想与司马无忌见面,父子相聚共叙天伦。

    刘备只要想起司马无忌独自一人从沛城之乱时存活下来,他的心就隐隐作痛。如果说真正喜爱的孩子,只有刘昉一人。因为刘昉母亲某氏,乃是刘备的发妻,是真正的发妻。

    刘备公务繁忙时,某氏替夫孝顺公婆,又为他们送终。可以说,刘备真的不愿意自己儿子再受到什么苦。当初他也回去找过,一直没有找到,这件事刘备也与司马无忌说过。

    经过仔细回想,徐庶的述说,刘备心里知晓司马无忌对自己的怨恨犹在。司马无忌手持司马徽的手书前来投奔自己,那个时候刘备也看出来司马无忌对自己的怨恨,毫不留情的说司马无忌根本就不愿意看见他,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那个时候,刘备自己都有些郁闷,要是真的有什么大仇,大可不必效忠自己。刘备也曾怀疑司马无忌的目的,不过后来屡建奇功,刘备心中的疑虑也逐渐打消,又提及陈年往事,司马无忌眼中的怨恨慢慢的消失。

    刘备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语让司马无忌感动,没想到是因为他就是自己认为已经死于战乱的长子刘昉,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刘昉现如今的成就。在司马徽的栽培下,司马无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文韬武略,无一不通。..

    刘备怎敢责怪司马徽,要是没有司马徽,又怎么有今日的司马无忌。所以,刘备知晓真相后,当即决定立即与司马无忌见面,一定要让他认祖归宗。如果司马无忌不愿意用原来的名字,刘备也不会反对。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的昉儿一定会回来,血浓于水。

    刘备的决定被徐庶、庞统二人劝阻,这让他有些费解。

    “汉王应该清楚无忌的脾气,软硬不吃,十分固执,就算我与士元都无法说动于他,更何况汉王此时前去不就是说,是我们二人揭露他的身份吗?无忌认不认汉王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我与士元二人的行为实在是有悖兄弟之义。”

    徐庶躬身道,“如果无忌知晓以后,那对我们是何种态度,这不是更加刺激于他,只怕到时候又会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甚至无忌直接离去,那个时候怕是谁也劝服不了。”

    “元直,你们二人与无忌结拜了?”刘备惊讶的看着徐庶,又看了看庞统。

    徐庶、庞统二人都点点头,没有否认,庞统又躬身回道:“汉王,此事不是我等有意隐瞒,而是担心被他人知晓以后会有所猜忌,认为我等结党营私,只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元直与无忌结拜之事,我倒是清楚,可是士元你是何时与无忌结拜的?”

    庞统沉声道:“无忌听闻弟妹要与汉王成婚,东吴婚书送来,无忌伤心欲绝之下,大哥被逼无奈,只有如此办法。为了安抚无忌,我们只好结拜了,不仅仅是大哥与我,还有子龙、飞虎、孟起、文长他们四人。”

    刘备沉默片刻,苦笑道:“如果他不是昉儿的话,真的有杀了他的心了。”

    司马无忌与其他人结拜之事一直都是秘密,除了当事人知晓外,其他人都不知情,只知道他们彼此间私交甚笃,却不想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如果刘备早就知道的话,兴许真的听信诸葛亮的建议,将司马无忌处死。

    因为司马无忌结拜的都是大军之中数一数二的将领,要是真的有谋反之心,或是另起炉灶,仅凭这些人就可以东山再起。如此人物,不得不防备。现在刘备不仅没有动怒,甚至还有些欢喜。

    司马无忌一直以来都是孤身一人,有他们这些兄弟在身边,弥补自己的一些过失。

    “此事还是不要对外宣布了,你们几人知晓便是!”刘备又转头看向徐庶,道:“元直,为何你要阻止我与无忌相认?”

    “时机不成熟!”徐庶沉声道,“孔明猜测无忌是帝星之人,便屡屡进言,让汉王处死无忌。如果此时相认,不仅给孔明等人一个借口,甚至还让无忌陷入难以窘迫的境地。”

    “如今主公尊为汉王,阿斗又是太子。如果无忌与主公相认,那么他才是真正的嫡长子,也就是说阿斗太子之位便会失去。那个时候,只怕糜竺等人也不会同意,最后大军只剩下内斗,又如何对外御敌。”

    “此乃其一,最重要的原因是无忌不愿意与汉王相认!我与士元劝说数次,最后结果都是一样,无忌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若非有这份信笺为证,怕是我等也不知他就是长公子刘昉。”

    “还有一事,请汉王恕罪!孔明进言处死无忌的事情,未曾通禀便与无忌说了。此时,无忌因为此事对汉王颇有怨言。正因如此,无忌这才不愿承认自己就是长公子刘昉。”

    “唉,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刘备无奈的叹息一声,他总不能责怪徐庶、庞统泄露机密,也不能责怪他们未曾禀报便将事情都告知司马无忌,而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那依先生之言,眼下该如何做?”

    徐庶道:“回汉王,臣以为无忌便是长公子刘昉之事,绝不能泄露半句。纵然是翼德、云长等人最好也不能说,要不然无忌的身份被曝光,事情就会发展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刘备沉思许久,好不容易有了意外之喜,司马无忌便是自己的儿子,明明就在身边,却不能与之相认,这份无奈让刘备有些不愿意。但是,刘备却又不得不听从徐庶的建议。

    司马无忌是刘昉的事情,暂时秘而不宣,只有他们三人知晓。并且,徐庶还建议刘备必须做的天衣无缝,要不然以司马无忌的聪明,他定然猜到刘备的态度有所变化。

    虽然司马无忌不会知晓他的身份泄露之事,可是刘备的态度会引起其他人的注目,最后的结果还是往坏走。徐庶、庞统二人的建议,刘备什么都没说,为了能与司马无忌相认,他只能点头答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