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定军山之战
    “探查清楚了吗?”

    “回禀魏王,探查清楚了!刘备率领大军南渡汉水,并非攻打广石,也不是撤退,而是率军前往定军山,大军在定军山已经安营扎寨,此时整个定军山都是刘备大军。”

    “定军山是何地方?”

    “回禀魏王,定军山乃是汉中之地内的一处山地,此山易守难攻,更可以居高临下。若是占据定军山,便可以得到汉中之地。当初汉中张鲁便是占领此地,以此与益州刘璋抗衡,最后刘璋兵退,张鲁这才稳固汉中之地。”

    曹操大怒道:“既然定军山此地如此重要,为何不及早通报?”

    众人纷纷跪地请罪,他们也不知道刘备为何会放弃阳平关,率军前往定军山。阳平关、定军山哪个更加重要,众人都清楚。如果有了阳平关,定军山根本就不是很重要。

    可是刘备反其道而行之,这事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曹操怒骂众人,贻误战机,未能抢在刘备之前拿下定军山,这让曹操很是气愤。接着,曹操又传令于张郃、夏侯渊,想尽一切办法拿下定军山。

    此时,夏侯渊率领大军镇守阳平关,接到曹操传令,急忙点齐兵马,率领大军前往定军山。夏侯渊将大军驻扎在走马谷,就在定军山南面;张郃大军驻扎在东面广石,他们二人遥相呼应,势要夺取定军山。

    刘备采纳法正建议,弃阳平关,夺下定军山。当他率领大军前来定军山,发现此地不仅可以容纳万人大军,还有操练之用的场地,以及一些军需物资。虽然有些老旧,不过还是可以用的。..

    另外,刘备发现定军山有许多废弃许久的陷阱,诧异道:“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法正解释道:“回禀主公,这些全都是张鲁当年与益州刘璋对战之时所留下来的。”

    法正又将张鲁、刘璋之间的恩怨以及结仇大战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众人这才明白这些全都是张鲁所留。但是,刘备并没有准备继续沿用张鲁留下来的,而是重新布置了一番。

    张鲁已经投降曹操,要是将这些情报都泄露出去,那不是给自己留下隐患。所以,刘备这才决定弃之不用,改用其它陷阱。当刘备大军驻扎在定军山,半个月以后,终于有曹军的消息送来。

    “禀报主公,夏侯渊率领大军驻扎在走马谷,张郃也集结大军镇守广石!”

    “主公,此乃大喜事啊!”法正听闻后,喜出望外。

    刘备惊疑道:“喜从何来?”

    “回禀主公,臣之所以建议放弃阳平关,转而占领定军山,正是考虑了许久才决定下来的!”法正笑道,“阳平关固然是好,易守难攻,也容易引起曹军全力进攻。”

    “此战一开,我军不仅腹背受敌,甚至有可能面临一场血战。曹操率领十余万大军抵达长安,派遣大军前来相助夏侯渊,以我军兵力就算是长久之战,也难以坚持多久。”

    “如果城中粮草用尽,那我们还不是撤军,那个时候士气大跌之下,仓皇撤退,必败无疑。既然如此,何不放弃阳平关。现在有了定军山,我军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臣知晓定军山的重要性,曹操身边必有人也清楚此地的重要性。臣料定曹操必会派遣夏侯渊离开阳平关,化被动为主动,主动权在我军手中,甚至臣有计再次夺取阳平关,将夏侯渊留在走马谷,难道这不是大喜事吗?”

    刘备大笑道:“原来一切都在孝直算计之中!”

    “不敢当!”法正接着说道,“曹操早有进攻汉中的打算,得汉中则得天下,并非子虚乌有之事。大汉高祖皇帝便是汉中称王,之后便得到天下,汉朝天下威震四海。”

    “现如今曹操已经封为魏王,仪仗皆与天子而论,可见其谋取天下。若无得到汉中,便无法得到天下。此次曹操离开许都,亲率大军攻打汉中,便是有此意思。”

    “定军山的地利优势,臣就不再多说,曹操听闻后必会派遣大军前来攻打。只要曹操派遣大军前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容易,我军便可以以逸待劳,趁机击败曹军。”

    “好!”刘备大赞一声,“自从玄德率领大军,又派遣大军与曹军交锋,败多胜少。若是此次定军山之战,击败曹军,于我军十分有利,大大的鼓舞士气不说,甚至还可以反守为攻,彻底将曹军击败,让曹操退兵。”

    刘备率领大军援助江陵,又连续赶路奔赴汉中救援。一年多时间全都是战败,唯一胜利便是得到阳平关。可是法正建议放弃阳平关,刘备采纳以后,众将士心中有些疑虑,要是此战能得到胜利,刘备自然开心不已。

    “此战何人愿意出战?”

    “末将愿出战!”

    刘备声音刚落,张飞、黄忠等将领纷纷上前主动请缨,最后刘备任命黄忠为此次作战将领。并且,刘备让法正随同黄忠一起,成为黄忠军师,相助于他与曹军对战。

    “主公,臣有一计可用!”

    法正建议采取‘声东击西’之策,又建议刘备将万人大军分成十个队伍,也就是每个队伍只有一千人。并且,他们不去攻打走马谷的夏侯渊,反倒是攻打驻守广石的张郃。

    刘备道:“为何不进攻夏侯渊,反倒是进攻张郃?”

    法正回道:“主公,张郃与夏侯渊略有不同,夏侯渊此人勇猛善战,又十分有智谋,他们二人唯一的区别便是张郃曾经败在张飞将军手中,心中留下阴影,要是这个时候出兵攻打,张郃必会心有惧意,此战当时翼德将军前去较为妥当,而黄将军则率领大军驻守在定军山口等候消息便是。”

    刘备没有继续追问法正到底有什么妙策,不过法正如此说,自然早有算计。所以,刘备也没有怀疑,直接答应法正的提议,让张飞率领万人大军前去攻打张郃。

    张飞见法正建议自己前去,欣然答应下来,在他临行前法正又叮嘱张飞,不一定要攻下广石,目的是为了拖住张郃前来救援夏侯渊,还有吸引夏侯渊的注意,只要他分兵前去救援,那么定要拖住,只要夏侯渊兵力减少,那么就有机会击败曹军。

    张飞郑重的点头,他做事从不糊涂,尤其是战事上,稍有不慎便会战败,这事容不得张飞有半点马虎。接着张飞率领大军离开定军山,他们白天没有行军,而是深夜行军,直奔广石。

    “张郃何在,你爷爷张翼德在此,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张飞趁着深夜时分,又命令十个队伍轮流进攻,千叮咛万嘱咐不必长久之战,打了一阵就退回来,下一队接着上,如此轮流进攻,势要攻破广石。虽然他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心里清楚,攻破广石不是目的,而是拖住他们。

    如果广石被他们攻破,那么广石守军以及张郃等人就会与夏侯渊会合,到时候再进攻,就有些难了。张飞趁着夜色,下令大军进攻广石,尤其是他自己更是先声夺人。

    此时,张郃正在帐内歇息,听闻那熟悉的吼叫声,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只能硬着头皮亲自率领大军与张飞再次交锋起来。由于之前张郃被张飞击败过,他心里阴影未除,此次交锋让张郃更是有些担心。

    纵然广石未曾丢失,不过守军也抵挡不住刘备大军车轮战的战术轮番攻击,整整进攻数十个回合,广石守军便死伤过半。张飞更是愈战愈勇,在他的勇猛无敌之下,全军上下士气大振,战斗力惊人。

    由于十人队伍轮流进攻,使得他们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保存体力,相反广石守军焦头烂额的抵挡住他们攻势,在张飞的进攻之下,张郃只能下令撤退,无法继续与张飞对战,而他自己也受伤。

    “将军,咱们还是向夏侯将军请求援兵吧!如果在这么攻打下去,怕是广石守不住啊!”

    张郃苦笑连连的点头答应下来,他派遣夏侯尚前往走马谷向夏侯渊请求救兵。张飞有意放他前去,又将这个消息送至刘备处。当刘备接到这个消息,立即送往黄忠处,法正看到这个消息,知道大战不远了。

    “将军,不能分拨如此多的兵力前去救援,万一刘备大军前来,我军该如何防备?”

    夏侯渊接到救援信,便决定分拨一半的精兵前去救援,足足有一万五千人。但是,他的决定遭到其他人的反对,他们都认为实在是太多了。夏侯渊率领大军前来也不过三万,这样直接分去一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夏侯渊义正言辞地说道:“张郃将军镇守广石,广石兵力不过五千余人,焉能抵挡住刘备万人大军。再说了领兵将领是张飞,此人勇猛无敌,不容小觑,要是广石丢了,我等又如何向魏王交代。”

    “广石丢失,就算我等有三万兵力,也不是全力进攻的刘备大军。毕竟,刘备兵力有五万,广石决不能有失。即便是刘备率领大军前来,仅凭余下的兵力也足以应对,大不了可以撤退至阳平关,不会有什么事的。”

    夏侯渊固执己见,坚持分拨一半兵力前去救援张郃,自己则继续固守走马谷。只是大军走后不到三天,刘备大军便前来进攻走马谷,他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全都皱着眉头,愁眉苦脸,唯有夏侯渊不以为然。

    黄忠率领大军与夏侯渊在山谷开阔之处,摆下阵势,准备开打。黄忠、夏侯渊二人骑马走在大军前面,不急不慌的向前走去。当他们走到中心处,战鼓声响起,二人便厮杀起来。

    黄忠老当益壮,夏侯渊不遑多让,二人大战一百余回合不分胜负。黄忠擅长射箭,趁着夏侯渊不注意时,眼疾手快的从马鞍处拿出弓箭,直接朝着夏侯渊射了过去。

    夏侯渊心知黄忠箭法无双,他连忙避开,可是弓箭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直接飞射而去,朝着曹军阵营射了过去,直接射杀一名士卒。夏侯渊见己方士兵被射杀,大怒道:“暗箭伤人,卑鄙无耻!”

    夏侯渊怒气冲冲的杀来,黄忠毫不畏惧的与他再次大战起来,二人再战五十回合。黄忠拨马回撤,夏侯渊急忙追了过去,眼看就要追到黄忠,曹军传来一阵鸣金收兵的声音,夏侯渊恼怒不已,只能悻悻然的拨马撤退。

    夏侯渊回到本营中,怒吼押阵官,道:“为何鸣金收兵?”

    “将军,您看前方山凹处有什么?”

    夏侯渊被这鸣金收兵的命令惹怒了,不过押阵官倒是没说什么,反而让他自己往前看去。果然看见山凹处有刘备军的旗帜随风飘扬,夏侯渊幡然惊醒,他与黄忠乃是伯仲之间。

    黄忠明明还有可战之力,居然拨马回撤,这事让夏侯渊明白其中有猫腻,才知道山凹处埋伏着士兵,只要他追上黄忠,那么便是中伏击,最后夏侯渊只能下令撤军。

    当黄忠撤退至定军山下,又见夏侯渊未曾追来,心里悬着的心放下了。其实,那些旗帜是故意让曹军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伏兵,这不过是他们的计策。接着,黄忠又与法正继续商议。

    法正说道:“定军山西面有一座巍峨的高山,此地四周皆是险道。如果将军能够取得此山,定军山之战便是成功一半。此地有夏侯渊部将杜袭把守,只有数百余人,根本就不足为虑。”

    黄忠道:“军师的意思是,让黄忠攻打此山,引诱夏侯渊前来?”

    法正点点头,道:“正是这个意思,杜袭镇守此地,就是避免我军从西面逃走。只要将军前去攻打,那么杜袭就会派兵前去求援,这样的话主要将军等在半山腰,以逸待劳,听从我的号令就有十成把握击败曹军。”

    黄忠大喜过望,他听从法正建议,直接率领大军前去攻打定军山西面,杜袭见黄忠浩浩荡荡的进攻此地,他想也不想便率领大军撤退。因为杜袭知晓自己这点兵马根本就不是他对手,与其自取灭亡,还不如撤退,从长计议。

    杜袭撤退以后面见夏侯渊,躬身道:“禀报将军,杜袭失职,定军山西面被黄忠夺了去。”

    夏侯渊大怒:“你居然让黄忠将此山夺了去?”

    杜袭闭口不言,无话可说。定军山西面正是他们走马谷的对面,也就是说从这里可以看得见夏侯渊大军的一举一动,这让夏侯渊十分愤怒,再次率领大军前去攻打黄忠,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纵然麾下将领认为此乃法正诡计,可夏侯渊有所怀疑。可是此山丢失,那就失去了地利优势,要想取胜就更加艰难了。所以夏侯渊必须攻下此山,决不允许黄忠占领。

    夏侯渊率领大军将定军山团团围住,然后直接攻了上去。可是黄忠根本就不理会夏侯渊,拒不出战。夏侯渊气得大骂黄忠,可他依然不当回事,仍旧不出战,最后夏侯渊只能下令休息。

    可是夏侯渊休息后,黄忠居然率领大军前来攻击,这又让夏侯渊急忙应对。可是黄忠前来攻打没有多久,便下令撤退。夏侯渊不懂黄忠到底有什么阴谋估计,黄忠如此反复数次,根本就没有要攻打意思。

    第五次黄忠攻来时,夏侯渊根本就没当回事。果然,黄忠如同前几次一样,根本就不是前来交战的,这让夏侯渊十分放心。偏偏让他想不到的事情接踵而至,黄忠第六次前来时,夏侯渊还是不当回事,可黄忠没有撤退,而是真的攻来了。

    夏侯渊眼见黄忠真的攻来了,急忙传令大军杀了过去。可是黄忠以逸待劳,夏侯渊却是卯足了全力。黄忠纵马飞驰而下,犹如离弦的箭一样,战鼓声齐鸣,喊声震天。

    由于黄忠飞驰而下的速度太快,夏侯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黄忠一刀杀了,黄忠本就臂力很大,又加上飞驰而下的冲劲,使得他的劲力比之前还要大一倍不止,在黄忠的强大力量下,夏侯渊就算阻挡也是无用,就这么被黄忠一刀斩成两断,一命呜呼!

    夏侯渊到死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在这里,而且死的如此窝囊,就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这么被杀了。曹军见主将已死,军心已然溃散,众将士只能仓皇而逃,定军山之战以刘备取胜,曹军失利。

    督军杜袭、司马郭淮二人见主帅已死,只能整顿残余的将士,直奔阳平关而去。由于曹军主将夏侯渊战死,使得余下将士惶恐不安,军心难以稳定,他们二人心急如焚,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因为曹操派遣夏侯渊镇守阳平关,他才是主将,众将士才能心服口服。现在夏侯渊已经死了,杜袭、郭淮二人都不是将帅之才,冲锋陷阵的事情他们都做不来,全都愁眉苦脸,满脸凝重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