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当头棒喝
    刘备结束与孙权会晤后,立即率领大军前往汉中郡,准备救援赵云大军。与此同时,张飞已经率领大军攻破瓦口关,击败张郃,让他率军撤退,刘备快马加鞭率领大军前往。

    张飞与刘备会合,刘备便立即下令张飞、雷铜、吴兰等人攻打下辩,曹操得知张郃战败而归,心知刘备不会就此止步,所以他派遣曹洪、曹休、曹真率军前去抵挡。

    刘备坐镇后方,张飞等人上阵杀敌,屯兵于固山,佯装要截断曹洪后方的样子。但是,曹休不认为张飞敢如此做,根本就不加以理睬。相反,曹休还建议曹洪出兵攻打吴兰、雷铜。

    可是,吴兰、雷铜等战死,张飞只能率领大军撤退!

    由于汉中郡对刘备十分重要,故而他心急如焚之下,不仅派遣张飞等人攻打下辩,还派遣将领陈式去攻打马鸣阁道,打算断绝汉中与许都的联系。但是,陈式被徐晃率军击败,死伤甚多。

    接二连三的战败,使得刘备前往汉中的行程被耽搁,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刘备亲自率领大军攻占阳平关。此时,曹操已经点齐兵马,从许都出发,准备救援汉中。

    “大军接连失利,损失惨重,要是再无所获,怕是将士士气大跌,诸位可有良策?”..

    阳平关被刘备攻陷后,张飞等人撤退与他会合,司马无忌也从成都来到阳平关。诸葛亮、徐庶一直随同刘备前来,这个时候刘备并没有心急火燎的派遣大军继续征讨,反而召见众人,总结这几次战役失败的过程。

    “主公,眼下形势危急,当从长计议才是!”诸葛亮恭声道,“主公连续数次派遣大军征讨曹军,接连数次失利,对军心十分不妥,将士士气大跌,更是损兵折将甚多。”

    诸葛亮的建议,刘备采纳了,他也清楚这些日子自己有些过于心急,失去冷静,更是全方位的与曹军开战,最后曹军得胜,己方接连失利,这让刘备很是烦躁,越是这个时候更需要冷静。

    如果刘备再不冷静听从众人建议,只怕后果不堪设想。由于刘备此次前往汉中郡,也不过是匆匆而来,并非做好充足准备。刘备率领五万大军,本是救援江陵。

    现在江陵无恙,与东吴关系重修旧好,使得刘备这五万大军没有用到。但是,连续赶路,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在如此不利的条件下刘备心急如焚的派人前去征讨曹军,要是这次攻占阳平关,怕是没有一次是胜利,全都是失利,刘备也明白。

    徐庶接话道:“主公心忧赵将军等人的安危,更关系汉中郡的归属,臣等明白。可是主公太过心急,反而与我军不利。此次各军将领与曹军大战,不仅未能建立功勋,还损兵折将,责无旁贷。”

    张飞叹道:“若非翼德击败张郃,自认为曹军将领也不过如此,谁也没想到曹休、曹洪等人居然有此胆识,更是识破翼德计谋,令大吴兰、雷铜将领战死,翼德实在是有罪啊!”

    “末将有负主公所托,乃臣之罪也!”陈式躬身道,“主公命我率军进攻马鸣阁道,对地势不熟悉,被徐晃率军阻挡,大军撤退之时跌落山谷甚多,令将士损兵折将,乃陈式之过!”

    “二位将军何过之有!”刘备感慨一声,“若是真的为此次战役负责,那也不是二位将军,而是我刘玄德。如果不是我不熟悉当地地形,盲目的派遣的大军前去攻打,也不至于损兵折将,此次大军接连失利,是我的错啊!”

    众将士全都负荆请罪,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唯有司马无忌一人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并且,司马无忌此次听从刘备诏书从成都出发,未曾请示刘备,便将法正带了过来。

    法正此时已经是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刘备如此重视汉中郡,也是他的功劳。刘备坐镇成都时,法正曾经谏言:“子龙将军已经攻占南郑县,又接连攻占数座城池,汉中郡已经占据一半江山。张鲁等人北归曹操,夏侯渊、张郃等人更是接应张鲁,曹操已经顺理成章的攻占汉中,以此图谋巴蜀之地。曹操尚在许都未曾西征,亦是担心后方有顾忌,此盖天以予我,时不可失也。”

    法正、司马无忌二人来到阳平关,也知晓大军接连失利的事情,不过他们二人都缄默不语,什么话都没说,尤其是司马无忌更是只字未提,就像是不管他的事情一样。

    众人都在纷纷自省,刘备看见法正、司马无忌二人什么话都不说,心里有些不悦,便出声道:“孝直、无忌可有什么良策否?”

    虽说刘备对他们二人说的,可是明眼人看得出来,这话是对司马无忌一人所言。刘备看见司马无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不是个滋味,要知晓司马无忌曾经的预言成真,这事让刘备后悔不已,又无处可说,要不是他否定了司马无忌的提议,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司马无忌直言不讳的说道:“此次大军接连不断的失利,不仅是主公责任,亦是诸位将军责任。主公身系天下万民,更是益州之主,任何一个决定都可影响大局变化;诸位将领听从主公之令,却不知天时地利人和的重要性,盲目自信,以致于损失惨重,而军师等人亦是相同责任,明知主公非冷静之下,为何不劝阻,难道想让主公陷于不义之地?”

    “主公率领大军本就不是前往汉中救援,而是救援江陵。现在江陵无恙,主公未能查明实情,便心急如焚的下令征讨,将士连续不断的奔波,身困体乏不说,士气更是大跌,又如何与曹军作战?”

    “若是主公想要夺得汉中郡控制权,就必须做出最正确的抉择才行,一切从长计议,而不是现在这样无头苍蝇似的,全面开战。毕竟,我等攻占益州不久,尚未真正立足,而此战便是立足之战,不容有任何闪失。”

    司马无忌义正言辞的训斥,让他们无言反驳,就连刘备的脸上都是一阵红一阵白。既然司马无忌说出口,自然就没想过收住嘴,法正看得傻眼了,从来没有想到还有军师敢如此对主公的,徐庶则是皱着眉头,显得有些担心。

    可是他的训斥,犹如当头棒喝,让所有人都醒悟。接着,刘备从长计议,在众人共同决议下,诸葛亮回返益州总理益州后方粮草补给,法正这个蜀郡太守倒是被留下来参与决策,黄忠则被召回至阳平关参与决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