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血的教训
    张辽、李典等人率领七千名马阻止孙权十万大军围攻合肥,合肥得以保住。无论孙权大军如何进攻,张辽、李典等人始终闭门不出战,任由孙权下令强攻合肥,采取长久作战方式,将孙权拖垮。

    如果不是东吴军发生疫病,只怕此战至少也得一个月以上,孙权踌躇满志的率领大军前来攻打合肥,岂可轻易错过这个机会。天不遂人愿,孙权只能传令大军依次撤退。

    半个月时间,张辽等人皆是衣不解带,战甲披在身上,时刻准备着,众人也没有好好休息一下,精神基本上都处于紧绷状态。孙权下令撤军,张辽站在城墙上,本以为是孙权诱敌深入的计谋。

    但是,张辽看见孙权大军依次撤退,方知此事不是作假。孙权是真的下令撤退,而他也发现孙权大军大多数都已经撤退,唯有孙权主力军押后,兴许孙权认为曹军不敢出城进攻才敢如此做。

    张辽立即派遣斥候两名斥候跟上,将打探的消息快速回禀,而他则与李典、薛悌等人商议。

    “文远,你不是在说笑吧!”

    乐进等人见张辽急忙忙的将自己等人全部喊来,还以为东吴大军再次攻城来了。没想到他们听到的不是这个消息,而是东吴大军撤退了,合肥之战他们成功守住合肥,算是一场胜利。

    可是,张辽居然当着众人的面提议率领五千名步骑兵前去追击孙权大军,这事不论是谁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根本就无法想象的事情,张辽居然敢想,甚至直接去做。

    众人一致反对张辽再次冒险,可他不死心,郑重其事地说道:“东吴大军其余部队已经出发有一阵子,此时孙权主力军却在后方,就算我等前去追击,也不会与东吴大军相遇,反而只有孙权帐下将士,我料定兵力不足。如果此次错失良机,那便没有机会再生擒孙权了。”

    薛悌劝说道:“文远啊,我知晓你骁勇善战。可是东吴大军并未走远,要是真的有什么陷阱,将士们的性命岂不是都要丢掉。再说东吴大军已经撤离,合肥之战已经取得胜利,我们成功守住合肥,就不必再次率领大军前去进攻,要知道‘穷寇莫追’。”

    乐进也赞同薛悌建议,不准备出兵进攻孙权大军。如果真的有什么万一,那他们实在是不好交代,多一事不如少一时事。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张辽岂能放过,他固执的坚持自己的观点,一定要追击孙权大军。

    李典沉声道:“文远如此说,必有他的道理,我等不如相信他一次如何?”

    李典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原本他们二人是有私怨,却不想赞成张辽此次行动的人居然会是李典。虽说李典与张辽有些私怨,不过李典也是对张辽最熟悉的人之一。

    既然张辽坚持己见,定然有十成把握。只要让大军取得胜利,李典不计前嫌,愿意相信他一次。如果张辽猜得没错,那么孙权大军必会遭受他们重创,甚至有可能活捉孙权。

    于是,张辽、李典、乐进三人成为此次追击孙权大军的将领,他们率领五千兵马出城而去。在半路上遇到斥候来报,说是孙权大军正在前往逍遥津的路上,而逍遥津就是渡口。

    原来孙权让其它部队先行撤退,主力军随后撤退,是为了要从逍遥津渡河向南撤退。并且,斥候已经探明得知孙权军主力只有一千多人,其它部队已经全部都离开一段时间,要想救援只怕也来不及了。

    张辽等人听见这个消息,立即传令大军,马不停蹄的追击孙权而去。并且,张辽又命将士破坏渡河之用的桥梁,断去孙权南撤的后路。孙权等人正好抵达逍遥津渡口,看见合肥城中步骑兵齐出,心知不妙,立即派人前去将撤退的部队叫回来,可惜那些部队已经撤离有段时间,一时间难以回来。

    此时,逍遥津渡口北岸只剩下孙权、吕蒙、凌统、蒋钦与麾下将士只有一千余人。

    张辽等人一边追击孙权,一边大喊:“孙权休走!”

    全军右部督凌统见此情况,心知不妙,立即带着亲卫三百余人与曹军展开激烈的血战;甘宁拉弓射箭,试图射杀曹军将领,当他回头望去,看见己方将士居然斗志全无,怒吼一声:“鼓吹手何在?此时大战,为何不擂鼓吹号?”

    甘宁的怒吼声让鼓吹手立即醒悟,连忙擂鼓吹号,听到擂鼓声,东吴将士才为之一振。纵然擂起战鼓,吹起号声,可张辽等人根本不惧怕。现在他们才是真正的毫无畏惧,毅然决然的与凌统大战。

    曹军五千兵马,孙权只有一千余人,兵力相差甚远,而且他们刚刚经历一次惨痛的经历,就算擂鼓声已经鼓舞士气,可惜效果不是那么理想。在两军混战之中,东吴督禁卫军的陈武战死,宋谦、徐盛二人都深受重伤。

    如果不是潘璋正好在他们二人身后,相助他们斩杀追杀追兵,怕是宋谦、徐盛两人都丢了性命。由于潘璋赶来,原本后退的东吴将士也不再后退,而是全部奋勇上前。

    孙权就算心里慌张,可他也是江东之主,不仅没有怯战,反而拉弓射箭,相助己方将士射杀曹军将领。可是孙权毕竟将领,他是江东之主,凌统与曹军厮杀的同时,又护卫军护送孙权离去。当孙权等人来到时,发现桥梁已经被曹军破坏,只有两边延伸的桥板,还有一丈多的地方是没有桥板。

    “主公,快快上马!”

    孙权身边的官员谷利见此情况,立即让孙权上马,孙权不明所以被他硬生生的推上马背。接着,谷利猛地在后面抽打马背,又让孙权抓好缰绳,将马前蹄高高抬起,马儿被鞭打的厉害,猛地使出后劲,一跃而出,连人带马飞到南岸。

    南岸有贺齐三千兵马接应,故而孙权抵达南岸后,他便立即安置好孙权,护卫他周全,然后领着余下的兵马,直接朝着北岸冲去,与曹军决一死战。并且,贺齐捡到徐盛因为受伤而遗失的长矛,以此作为武器,相助凌统与曹军大战。

    孙权已经安然无恙的抵达南岸,又有贺齐留下的一千兵马护送离去,贺齐也率领将士相助自己,凌统安心的与曹军继续大战。此次,他对上了乐进,吕蒙则对上了张辽,要不是吕蒙的牵制,只怕孙权危险。

    吕蒙、凌统、贺齐三人与张辽、乐进、李典等人对战,战局一时间僵持不下,最后吕蒙等人对视一眼,心知不能久留此地,必须尽快离开才行。因为左右亲兵全都战死,曹军战死不少,依然源源不断地攻来,凌统等人也身负重伤。

    吕蒙等人见此机会,立即往后撤退,可是桥梁已经彻底被破坏,无法渡河南归。接着吕蒙等人只能杀出一条血路来,回到东吴军所在的疆土。由于吕蒙等三人相互协作,又是骑马突围,终于好不容易杀出来。

    此时,孙权已经登上战船,正好看见他们三人都回来了,十分惊喜,又见他们身负重伤,立即找人帮忙更衣换药。吕蒙、贺齐二人倒是好点,可凌统却有些悲伤,因为战死的护卫军是他的亲眷族人,一直跟随在他左右,此次大战全都战死,很是伤感。

    孙权安慰道:“公绩无恙才是重要的,往者已矣,只要你活着,还怕没有人吗?仲谋在此答应你,只要安然无恙的回到吴郡,我便给你多余原本两倍的兵力如何?”

    “谢主公!”凌统含泪道谢一声,就算兵力再多,死的是自己的亲眷族人,心里还是十分难受。但是,孙权的安慰之声,让他伤感的心情有些好转,眼下只能从长计议才行。

    张辽不认识孙权,也不知道孙权已经安然无恙的离开,四处寻找孙权的踪影发现没有一人是他,最后还是询问投降的东吴士兵,才知道他与孙权擦身而过,实在是后悔不已。

    即便上次他夜袭孙权,也不过是趁夜突袭,黑灯瞎火的哪里看得清楚孙权如何模样。纵然他持续战斗至中午,孙权只需要指挥大军即可,根本就不需要亲自上阵,所以张辽根本就不认识他。

    现在知道了,张辽有些后悔!

    因为他与凌统率领的亲卫军厮杀,吕蒙又加入其中时,孙权拉弓射箭朝着自己射了几支箭,有几次都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也让他受伤。张辽匆匆一瞥,并未放在心上,相反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吕蒙、凌统等人身上,在他们看来能让他们守护的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才疯狂的攻击凌统、吕蒙二人率领的亲卫军。

    如果那个时候张辽知晓他便是孙权,自然不可能就此放过,直接率领大军追上,说不定已经生擒孙权,实在是悔之晚矣。

    与此同时,孙权已经登船离开,在船上孙权与诸将同坐饮宴。如果合肥之战得胜,那么便是庆功宴。现在他们无功而返,更是在逍遥津渡口惨败,险些全军覆没,就连孙权都差点身死,这让众人开心不起来,愁眉苦脸。..

    贺齐在席间毫不避讳此次惨败的经历,劝说道:“主公,您乃是江东之主,身为人主,应当持重。今日这样的大败,险些全军覆没,部将都十分震惊,要是主公有什么万一,那该如何是好啊!希望主公您能以此为戒!”

    孙权没有反驳,欣然接受贺齐的劝谏。此次惨败,不是东吴将士的原因,而是他大意了。如果不是他让其它部队先行离开,自己主力军则留在后方,也不至于惨败而归,这个教训是用将士们的鲜血堆积而成,孙权确实不敢忘记,必须牢记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