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此一时彼一时
    “阿香,你说小香像你还是像我?”司马无忌亲自抱着孩子,根本就不愿意让其他人抱,这让孙尚香很是甜蜜,她坐在司马无忌旁边,就这么看着,司马无忌时不时的就会问出一些问题,问的最多的是关于孩子的问题。

    孙尚香笑道:“自然像我啦!”

    “怎么可能就像你!”

    司马无忌听到这话就不太开心了,自己的女儿一点都不像自己,这哪里能接受得了,再怎么说也得像自己才行。如果他长得不好看,那还算了,可是现在这副模样倒是过得去,所以他对这个很是在乎。

    “以兰儿来看,眼睛、嘴巴、脸型更像小姐,鼻子、眉毛与姑爷一样!”

    “兰儿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司马无忌开心极了,看着怀中的小不点,他心里也清楚这孩子出生不久,哪里看得出来到底像谁,不过脸型轮廓倒是与孙尚香十分相似。

    如果司马婧香长得像他母亲,那么以后长大了也是倾国倾城之貌,司马无忌想到以后自己的女儿嫁人,心里有种不痛快的感觉,他再想着以后等小家伙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把关才行。

    “姑爷,有人找您!”

    司马无忌正逗着司马婧香玩,却听到菊儿的禀报声,他有些诧异询问之下才知道是刘备派人召见自己,说是有重要事情相商。司马无忌与孙尚香告别,又将孩子交给她,然后离开了。

    当他抵达刘备府上后,司马无忌才看见徐庶、庞统、诸葛亮等都在,看情况司马无忌便猜到自己之前预料的事情成真了,尤其是刘备眉头紧锁,手中还有一份奏报。

    “主公!”

    司马无忌恭敬地喊了一声,刘备抬起头,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了,这份奏报是云长派人送过来的,说是东吴近日内动作频繁,大家看看吧!”

    徐庶、庞统一听,目光集中在司马无忌身上,又很快收回目光,他们都看了一遍奏报,的确是关羽亲笔所写的奏报。当汉中郡被攻破以后,江陵斥候便探查知晓江东这段时间动作频繁,尤其是大军的行径方向像是朝着江陵而来。

    “诸位有何见解?”

    诸葛亮沉声道:“以孔明之见,孙权怕是按耐不住了。主公不仅占据荆州六郡,又攻下益州地区,就连汉中郡也有数座城池被我军占领。当初我们从东吴手中借来江陵之地,也曾说过得到益州后,便会还给他们。”

    “孙权收复交州一带,势力大增,又有江东地带,所以实力雄厚。但是,我军一直占据着荆州六郡,对于孙权来说只怕会认为留有后患。毕竟,江陵与江东交界,江夏也是如此,可以说荆州六郡基本上都与江东接壤。”

    “孙权自然会小心谨慎,要是这次孙权派人前来索要江陵,那么我军与孙权的联盟关系就此断绝,以此为契机,曹操趁虚而入的话,那么我们就十分危险了。从云长的奏报可以知晓,、江东近日来的一系列动作就是给我们一个信号:‘江陵是该归还给我们了’。”

    刘备眉头紧锁,道:“孙权想要拿回江陵?”

    说句实话,刘备真的不愿意将江陵还给孙权,好不容易得到江陵,牢牢地占据荆州六郡,要是将江陵还给孙权的话,那岂不是十分危险,除了江陵外,其它几个郡都是刘备自己派遣大军打下来的。

    现在孙权居然想着不需要任何代价就需要收回,这事刘备打从心里不愿意去做。毕竟,刘备也不是省油的灯,江陵被他借来,就没想过还给孙权的意思。如果这次孙权索要,他要是不还的话,就会引起孙权不满,派遣大军前来攻打。

    如果没有与曹操因为汉中郡的控制权争夺事情,刘备根本就不需要考虑,不论谁前来都不可能还江陵。此一时彼一时,眼下的情况不允许刘备如此做,实在是让他有些为难。

    徐庶问道:“主公是否不愿意还江陵?”

    刘备抬起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回答,可他的举动已经表明让众人都明白,他是真的不愿意还江陵。众人再一次沉默不语,司马无忌早已知晓刘备的想法,根本没什么意外。

    当初夺取荆州六郡时,江陵是借来的,不过那个时候他就问过这样的话。只是刘备的心思都放在攻打汉中郡,收复益州上,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个事情,现在这件事也让刘备很头痛。

    司马无忌发现自己的身份很特殊,他不仅仅效力于刘备,是第一军师,还是孙权的妹夫。于公于私,司马无忌最好的办法就是缄口不言,可刘备却不想他保持沉默,定要听听他的建议。

    “无忌,你认为如何?”

    “回主公,无忌对这事没有什么想法与见解。”

    “尽管直言不讳,不必有什么顾忌!”刘备明白司马无忌心中的担心,便让他直言无妨。

    司马无忌想了想,还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回禀主公,以无忌来看,此事主公还是与孙权好好商议荆州归属比较好。”

    “原因是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司马无忌言简意赅地回答,让众人都沉默了。

    司马无忌的意思很明显了,要是孙权真的前来索要江陵,还不如主动与孙权联系商讨荆州归属问题。并且,司马无忌的意思是将江陵还给孙权,不过江夏决不能给,其它四个郡也可以再给两个,以此消除此次的危机。

    司马无忌没有解释原因,也没有说什么太多的话,可是他的话却让众人沉默。因为他的回答与刘备正好相反,刘备不愿意割让江陵,更别说其它郡,可司马无忌却劝说将江陵还给孙权,相反还要再给两个郡。

    这也是司马无忌一直不愿意开口,保持沉默的原因!当他的说出口,就不能再收回,也就不能更改自己的意思。如果刘备怀疑猜忌司马无忌的话,那他说出这话就显得比较危险了。

    “此一时彼一时!”

    刘备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无忌,这句话像是说中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一语道破玄机。刘备不愿意归还江陵,可是目前的情况着实让他有些头疼,所以刘备一直犹豫不决,也没有正面回答到底是赞同与否定司马无忌的建议,气氛一下子变得寂静许多,众人都闭口不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