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表白
    “你成亲了吗?”

    张琪瑛失落的看着司马无忌,她已经猜到以他这样的人必定会有女子嫁给他。但是,那个人并不是自己,这让张琪瑛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彷徨,内心十分挣扎,她是女子,并不是男子,有些话还是无法说出口。

    “我已经成亲了,所以阿瑛小姐,你对我还是别抱着太大希望比较好!”司马无忌作出决定,索性直接拒绝到底,“你还年轻,未来的道路上会遇到更好的人,我并没有值得你倾慕的地方。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远远不如你,我只不过是孤儿,是我的师傅将我养大,门不当户不对还请小姐能明白。”

    “你的妻子是何人?”

    “孙尚香!”

    “孙尚香?江东之主孙权的妹妹?”司马无忌点点头,张琪瑛又再次说道:“孙权的妹妹身份地位都比我要高出很多,难道你与她就门当户对了?你这是在找借口,就算你想拒绝,也不用找这么一个烂理由。”

    司马无忌被张琪瑛的话反驳的无言以对,他只能沉默不语,张琪瑛接着说道:“身为男子,尤其是你能力出众,三妻四妾不过稀疏平常之事,就算你成亲了又如何?我张琪瑛也毫不在乎,你是否对我有过感觉?”

    司马无忌很想点头说‘没有’,可他内心深处明白自己做不到。如果他说没有,那就真的违心。现在司马无忌对张琪瑛是什么感觉,他也不清楚,可是张琪瑛敢想敢做的性子倒是与孙尚香如出一辙,甚至比孙尚香更加厉害,这让司马无忌只能沉默。

    “无论你是否成亲,无论你心中对我有没有感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心中有你!曾经以为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有的只是钦佩。你的年纪与我相差无几,对于道学研究颇深,见解与众不同,让我深深的钦佩。”

    “如果不是父亲偶然间点醒,兴许我也不知道你已经在我心中。我张琪瑛不是什么天师道嫡传之人,那个天师之位乃是兄长他们的,与我无关。无论我的身份地位如何,今天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

    “或许你觉得我不够矜持,也不够含蓄,更不是贤淑之人,可我就是我,道学讲究顺其自然,一切随心。现在我的心明确的说,你已经在我心里,除了你这辈子我不会再对任何人有感觉。”

    “如果今生不能在一起,我宁愿孤独终老。你不愿娶我,我也不会怨你。从你的言语之中我不仅不会怨言,反而羡慕孙尚香有你这样的相公,为了她而拒绝我,有你的疼爱,她会很幸福。”

    张琪瑛鼓足勇气,将心中的想法全都说出来,她已经不在乎司马无忌如何看她了。因为她的心中就是这么想的,那么也就这么说,毫不犹豫的将心中想法说与司马无忌听。

    如果错过这次机会,那么以后将没有可能会说这样的话,也没有那个勇气。因为他与司马无忌将是敌人,各为其主。纵然不能与司马无忌在一起,她也无怨无悔。

    现在张琪瑛有些后悔,为何她不能与司马无忌早点相遇。如果相遇的话,那么被爱的人便是她,而不是孙尚香。不过那都是自己的幻想,并不能成为现实,所以张琪瑛有些感伤。

    司马无忌目不转睛的看着张琪瑛倔强的脸庞,眼里有些湿润,他明白这个时代的女子有她这样性子很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谁敢忤逆父母之命,为了心中的爱,张琪瑛如此说已经是鼓了极大的勇气,他的心也在这一刻松动了。

    司马无忌缓慢的走上前去,抬起手温柔地拭去张琪瑛眼角的泪水,道:“你这是何苦呢?我已经成亲了,难道你真的不介意吗?”

    “不介意!”

    张琪瑛本以为司马无忌听到她那番话以后,会以为她不是贤良淑德的好女子,恰恰相反,司马无忌不仅没有如此认为,反而觉得张琪瑛真性情,大大咧咧,敢作敢为的好女子。

    “为什么不介意?我只是一个人,我的关心与爱只有一颗心,要是再与你有什么,不仅仅是对阿香,也对你不公平。”

    “你能这么说,我就明白你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张琪瑛被司马无忌的手触碰过得脸颊,立即绯红一片,还是红着脸继续说道:“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却不会觉得不公平,对我来说,你在身边便已经知足。如果你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我觉得你是真有本事,那才是真正的男人,试问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就连我父亲都是妻妾成群。”

    “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司马无忌无语了,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个时代的女性怎么会这样想,妻妾成群居然成为能力的标准,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从司马无忌的角度上看,这个道理根本说不通。

    张琪瑛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跟随父亲学道吗?”

    “难道不是你喜欢的吗?”

    “喜欢吗?”张琪瑛苦笑一声,“我身为长女,早已过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算是没有人要的老姑娘了。如果我不学道,那么我的命运与常人无异,兴许会更加悲惨。”

    “因为我父亲是汉中太守张鲁,要是我出嫁的话,也会是一方军阀或是将领,那就是所谓的‘联姻’。我不愿意那样被束缚住,幼年时我看见自己母亲与父亲其他妾室争宠,我便想过以后的日子会不会也是这样的?”

    “所以我必须要改变,也必须找到一个值得我心甘情愿的人,那便跟随父亲学道。原本只是兴趣,没想到道学之中的学识太过渊博。可以说我开始并不是喜欢,而是被逼无奈,后来才是真正的喜欢,也让我的心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直到你的出现才彻底打破平静。”

    “父亲曾经给我看过面相,他也曾说我的命格有些怪异,注定一生孑然一身。但是你的出现,父亲也曾看过你的面相,发现你的出现居然让我的命相有些改变,不过他说过我们不适合,我以为是生辰八字不合,实际上是我们二人的身份不合,属于敌对关系。”

    “至于合不合,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也不在乎,重要的是我的心里如何去想。你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那个人,也是唯一让我失魂落魄的人,无论你怎么想我,我的心始终不改。”

    司马无忌哑口无言,他能明白这个时代的女性根本没有任何地位,除了生儿育女外,甚少有女性能掌握自己的未来,她们的未来出嫁前在父母手中,出嫁后在相公手中。

    顿时,司马无忌想起孙尚香,发现她们居然经历也相差无几。或许她们二人的想法就是这个时代女子的心理写照,有些人无法改变什么,只能顺从;有些能改变,去找寻自己的幸福,却寥寥无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