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你问我,我问谁!
    “将军,前方三里处有汉中军埋伏!”

    “不论遇到何人,只要阻挡我等去路者——杀!”

    “诺!”

    马超率领旧部将士闯出重围,直奔赵云所在的地方而去,张鲁料定马超会弃他而走,早已在城外埋伏好三千兵马,以此兵力阻挡住马超去路,务必将他留下来。

    马超率领旧部将士只有一千余人,这三千兵马都是张鲁从军中挑选而出的精兵,张鲁想法虽好,可惜他还是没有办法阻挡住马超的去路。马超率领将士一路杀出重围,终于逃脱至汉中军围困。

    “禀告将军,前方有一支军队直奔我军而来!”

    “难道他们出事了?”

    赵云听闻斥候来报,大吃一惊,他连忙披上战甲,亲自出帐,直奔马超军而去。此时有大军前来,不是敌军又是什么,所以赵云二话没说便点齐兵马,而他心里更担心司马无忌、赵风二人安危。既然汉中军前来,那么就是他们的身份暴露了。

    “前方可是常山赵子龙是也?”

    “正是!”赵云大喝一声,“你又是何人?”

    “吾乃凉州马超!”

    “将军前来有何事?”

    “今日马超前来见将军,乃是与司马无忌商议好的!”

    “什么?是五弟说的!”赵云大吃一惊,亲自上前去,“五弟、四弟他们在何处?为何只有将军你一人,难道他们出了什么意外吗?”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赵云将马超带进帅帐内,马超将事情的经过如实相告,这让赵云更加担心,他有些后悔让司马无忌、赵风二人深入敌后,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如此大的危机,这让赵云于心难安,忧心不已。

    “依将军之言,张鲁已经知晓他们身份?”

    “不错!”马超沉声道,“军师与我商议,分头行动,张鲁派遣大军追捕军师他们,趁此机会我才脱身而出。现在情况危急,还请赵将军即可派兵前去攻打,以解军师二人之围。”

    “将军是歇息,还是随我一同攻打张鲁?”赵云知道现在形势刻不容缓,尤其是司马无忌、赵风二人的安全问题。

    城池固然重要,可是没有他们二人安全重要。即便是攻城失败,也要将他们二人救出。

    徐庶叮嘱他的事情,赵云铭记于心,要是司马无忌有什么万一,他难辞其咎不说,最重要的是对不起司马无忌对自己的信任,还有刘备的重用。

    樊氏早就写书信送至益州d,庞统接到后立即转送给赵云。因为信中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与他们听,不过战事原因,这封信整整晚了两个月,赵云出征汉中郡时,这封信才送达,而司马无忌离开军营,深入敌后才送至赵云手中。

    “随军出征!”

    马超想也不想便答应下来,他是将领。既然投靠刘备,那他就与赵云、魏延等人是同阵营的兄弟,眼下司马无忌、赵风有危险,岂可袖手旁观。

    “传令,大军即可攻打南郑县!”

    “诺!”

    赵云、马超、魏延三人点齐兵马,赵云为主将,马超、魏延为偏将。

    “报!”斥候急忙忙地说道,“距离城门十里处,发现敌军,统帅将领乃赵子龙,马超也随军之中。”

    “快快将此事禀报于主公!”城门守将立即下令关闭城门,将士严正以待。

    “来得可真快!”张鲁接到战报,他早已知晓刘备军就在城外百里处,可他不知道统帅将领是赵云,赵云勇猛善战早已人尽皆知,现在他率军前来,汉中郡危矣!

    张鲁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就算赵云亲自率军,他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并且,他是守城,赵云攻城,大不了闭门不出战。

    张鲁立即命令杨昂等人点齐兵马,直奔城门而去。至于城中守军,也被抽调一大半走了,这给司马无忌、赵风营造出城的机会。

    赵云大军前来,张鲁必须派兵阻挡。另外一边,司马无忌、赵风二人悠闲自在的享受着风光,根本不像是逃命之人。

    他们隐藏在人烟稀少的茂密森林中,有吃的,又有住的,日子过的很是惬意。

    “五弟,咱们什么时候出去?”

    “时机不成熟,还得过上三五日才行。”

    司马无忌不急不慌,对他来说,现在这个时候才是最好的。如果孙尚香在身边,那便更好,有山有水有风光。

    “有人来了!”

    司马无忌、赵风二人都听到有声音,连忙隐藏起来,他们都有些疑虑,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到这里。

    当那人出现时,司马无忌他们才看清楚来人。原来是张琪瑛,她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她怎么来这里?”

    张琪瑛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看着此时此刻的风景,就算风景再美,她也没任何心思。

    张琪瑛目光呆滞地看着瀑布的水倾泻而下,复杂的心情就像是水花一样,在这里她再次想起与司马无忌论道的场景。

    “为何你是司马无忌?如果你不是他,那该多好!”

    张琪瑛的心乱了,知道‘萧雨’是司马无忌后,她的心就乱了。她自己也不清楚对司马无忌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得知身份以后,她就明白再无可能,彼此不再是知己,就连朋友都算不上,只能是敌人,各为其主。

    “五弟,她怎么来了?”

    “你问我,我问谁!”司马无忌白了他一眼,又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张琪瑛,暗暗地想道:“难道她对我真的有别样感觉?”

    司马无忌自问自己没有什么特长,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他是‘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弟子,其它的就真的没有了。

    “五弟,你要不要与她见面?”

    “算了!”司马无忌摇摇头,他不想再有感情上的纠葛,也不愿与张琪瑛牵扯太多不必要的关系。

    “司马无忌?”

    司马无忌、赵风二人准备离开时,一道不舍且激动,有几分欢喜,又有几分复杂,让司马无忌停住脚步,回头望去,他直愣愣的看着张琪瑛,二人都没有说话,赵风见状,识趣的离开了,将时间留给他们二人。

    “好久不见!”司马无忌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看见张琪瑛脸上的欣喜,他也有些无奈。

    “你真的是他吗?”张琪瑛没有注意司马无忌他们在,偶然听见有声音,便仔细留意一下,她终于看见让自己失魂落魄的人。

    两人就像是木桩一样,傻傻的看着彼此,谁也不愿主动开口说话。直到司马无忌开口,张琪瑛这才回话,看见司马无忌点头,她知道自己父亲说的没错,‘萧雨’便是刘备帐下军师司马无忌,她的心碎了,眼里满是忧伤,这让司马无忌不知所措,两人再次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