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以茶论道
    次日,司马无忌便接到一封来自张琪瑛亲笔所写的邀请信,邀请他们二人前往‘枫林瀑布’。司马无忌、赵风二人都不清楚‘枫林瀑布’是哪里,不过张琪瑛早已想到,她派人引领他们二人前往。

    司马无忌、赵风二人紧随其后,穿过迂回的密林,又穿过一段石路,接着又穿过一段树林。司马无忌远远的听见倾泻而下的瀑布撞击石头的声音,当他们再行走片刻,终于抵达目的地。

    他们二人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那湍急的水流倾泻而下,从悬崖上跌落在石头上,四处飞散开来,形成一道水幕,让人流连忘返,水流又流进碧绿的水潭,十分美丽。

    瀑布的水与石头撞击下形成一道彩虹搭起一座桥梁,犹如鹊桥相会一样;碧绿的深潭水清澈见底,十分壮观。司马无忌、赵风都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实在是没有看见过如此壮观的地方。

    “两位这边请!”

    他们二人在引路人的声音下,只能收回目光,继续跟随他前去,不过这次他们没有走远,而是在不远处地方便看见张琪瑛已经准备好椅子,还有茶具,司马无忌暗暗地想道:“看样子这次相邀不仅仅是试探,更像是在论道。”

    张琪瑛身边站着几名侍女,还有五名护卫,不过五名护卫距离她们很远,司马无忌、赵风二人前去以后,张琪瑛便邀请他们坐下,身旁的侍女就将刚刚泡好的茶倒上。

    张琪瑛微笑的道:“今日邀请二位前来,乃是奉了家父之名,我与父亲提及你,父亲叮嘱我你也是同道中人,便让我好好招待。二位一路前来,怕是没有喝过茶水与糕,今日我特意用清晨的泉水为二位泡茶,不知品茗起来是否顺口?”

    赵风虽是跟随一起前来,不过张琪瑛的目光始终在司马无忌身上,他也乐得清闲。对于茶的了解,赵风根本就不知道,要是酒,那比谁都清楚,茶水的好坏如何,只要能喝就行。

    那名侍女为他泡上茶,他想也没想就一口干了,就像是喝酒似的,这让侍女以及张琪瑛等人都微微皱眉。赵风也不管其他人如何看待自己,反正他看着眼前的被子有些了,喝得不够尽兴,还让侍女去拿大碗来,这让侍女十分尴尬,明明刚刚气氛还是很好的,偏偏遇到不懂茶的人,她们都不明白姐为何要将他请过来。

    “我兄长不懂的茶,还请姐海涵!”司马无忌也被赵风的直性子搞得欲哭无泪,就算是不喜欢喝茶,也不用这么来吧,这让他如何去试探那女子的口风,要不是张琪瑛重不在赵风,在他身上,只怕早就拍拍屁股走人。

    “既然你的兄长不喜欢喝茶,不如就换上酒吧!”张琪瑛丝毫没有介意的样子,不过司马无忌倒是看出一些端倪,就算她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是眼里有些冷意。

    因为品茶不仅仅是一种修身养性的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礼仪态度,品茶能静心宁神,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尤其是在这样的美景之下,品茶更是一种享受,偏偏赵风根本不懂得这些,也就有失礼数。

    并且,茶道被誉为是道家的化身!

    赵风如此有失礼数,也就亵渎道家,张琪瑛乃是五斗米道的信徒,甚至与张鲁有关系,那么就是亵渎她信奉许久的信仰,没有下令拿下赵风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为了不让赵风继续亵渎茶道,张琪瑛干脆以酒招待,不让赵风品茶,让一个不懂的人去品茶实在是有些为难赵风,与其勉强为之,不如投其所好。

    “好茶!”

    司马无忌捧起的杯子,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的工具,闻着茶水散发出来的香气,沁人心脾,仅仅是茶香就可以看出茶的好坏。接着,司马无忌看见茶水没有丝毫茶渍,茶色均匀,喝下以后唇齿留香,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好茶。

    “此茶好在哪里?”

    “以茶入道,便是‘茶道’!”司马无忌放下手中杯子,微笑的道:“元气乃生命之源,气在则神随生;得元气则生,失元气则死,此茶不正是有此作用吗?此乃其一也!”

    “其二,‘茶道’以自然为美,以朴实为美,动则行云流水,静如山岳磐石,笑则如春花自开,言则如山泉吟诉,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都是‘道法自然’也!”

    “其三,当茶经过泉水泡开以后,就会随波逐流,顺其自然,返璞归真,品茶便是如此。当茶水经过喉咙喝下以后,凝神静气,让自己的心灵随着茶香弥漫,仿佛自己置身于大自然之中,此乃‘无我’之境。”

    张琪瑛被司马无忌的一番言论震慑住,她自问对道学研究也算是在同龄中出类拔萃。现在在司马无忌面前就像是孩童一样,自己所学所知都像是天地之间的差距一样。

    虽然五斗米道的含义与道家相似,也在道家范围内,不过道家囊括的范围十分深远长久,不仅仅是一部分那么简单。司马无忌的话语让张琪瑛见识到另外一种境界,尤其是‘无我’之境便是真正大境界。

    即便是自己的父亲都常常提及‘无我’之境界,现在从司马无忌这样与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口中出,这让张琪瑛明白自己与司马无忌的差距。如果只论五斗米道,司马无忌自愧不如,他对五斗米道的确不知晓多少,不过他的师傅司马徽是道家中人,对于道家经典等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这些都在传授司马无忌学术时都一一与他听,也是为了让司马无忌博采众长。

    “敢问姐芳名?”

    “张琪瑛,名阿瑛!”

    司马无忌被张琪瑛的名字吓到了,不是前面的大名,而是后面的名。因为名除了自己亲人以为,其他人都不能随意呼喊,尤其是异性之间,当张琪瑛出口后,她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刚刚的话有什么不对之处,这让司马无忌也不好什么。

    接着司马无忌也将他的名字了,只不过他用的不是‘司马无忌’,而是使用‘萧雨’这个曾经的名字,为得就是掩人耳目,而赵风也被司马无忌改了名字,叫‘萧枫’,这样的话二人才是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