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顺水推舟
    “大姐,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咱们走吧!”那人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无忌,这才转身离开。

    赵风对司马无忌懂得道家之事也知晓一些,司马徽便是道家学派代表人物,那些名人隐士大多都是属于道家。可是那女子也让赵风有些好奇,能在汉中郡称为大姐的,只怕没有几人,与司马无忌对视一眼,均想道:“此人身份非同一般,与张鲁有些关系。”

    张鲁是五斗米道的第三代传人,此女子能将五斗米道的学术讲解的十分清楚详细,又提及一些长生之法,可以这女子与张鲁关系匪浅,算算年纪应该是他的女儿。

    司马无忌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张鲁的女儿有谁对道学研究如此之深?”

    “你去查查他们二人落脚处,查到后立即呈报上来!”

    “大姐,他们有什么异常吗?”

    “别问那么多,你就遵照吩咐去做便是,至于爹那里由我自己去!”

    此人便是张鲁之女张琪瑛,其父张鲁在汉中二十多年,信徒众多。正因为这些信徒的支持与推崇,使得张鲁占据汉中之地,成为一方军阀势力。并且,在此期间她也跟随父亲学习五斗米道教义,对五斗米道的了解以及见识都是来自于自己的父亲教导。

    司马无忌之前到的五斗米道的教义与宗旨:‘长生久安,全性葆真’,是五斗米道最核心的存在,也是道家学派的核心宗旨,可司马无忌信口拈来,没有丝毫犹豫,由此可见司马无忌必定得到高人指,否则决不可能知晓这个道理,要不是自己的父亲过,张琪瑛也不知晓。

    张琪瑛回到家中,便面见张鲁,而他的几位兄长都在这里,张琪瑛当着众人的面将今日遇见司马无忌、赵风二人,以及司马无忌过的话,沉声道:“爹,女儿以为此人身份不简单。”

    张鲁头,寻思道:“知晓这八个字,无一不是道家之中有名望之人,当世真正算得上道学大家只有‘水镜先生’一人矣!但是,‘水镜先生’早已去世多年,难道是他的传人?”

    “阿瑛,有没有探查出他们的住处,以及身份来历?”

    “女儿已经命人去追查他们住在何处,相信不久以后便会有消息。至于身份来历,这事一时半会应该摸不清楚。”张琪瑛如实的回答,张鲁对她的行为十分赞赏。

    半个时辰过去了,张琪瑛派出去的那人还是没有回来;一个时辰过去了,那人还没回来,这让张琪瑛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直到两个时辰,已经过了子时,那人才急匆匆的赶回来。

    “怎么去的如此之久?”张琪瑛不悦地责问一声。

    “回大姐,人尾随他们二人兜兜转转一个时辰,直到最后才知道他们住在何处!”那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张琪瑛、张鲁二人听,张鲁之子等人也都下去了。

    原来司马无忌、赵风二人离开会场并没有直接回客店,而是继续游荡,他们不仅买了酒,还买了一些菜,这样兜兜转转一来一回就花费一个时辰时间,然后才回到客店。

    “阿瑛,明日你替我前去试探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尤其是他们师从何人,务必打探清楚!”张鲁下令让张琪瑛去试探司马无忌、赵风二人口风,要是确定司马无忌的确是司马徽弟子,那么他们的身份呼之欲出。

    ‘水镜先生’司马徽嫡传弟子只有司马无忌一人,司马无忌乃是刘备帐下军师将军,在益州之战更是有功于刘备,成为刘备帐下第一军师。虽然张鲁没有见过司马无忌本人,也听闻他文武兼备,这样的人来到汉中郡,那么就不是什么好事。

    张琪瑛遵从父亲之命,明日她便亲自前往会会司马无忌。

    “五弟,为什么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踪迹?”

    “四哥,只有他们发现我们的踪迹才好,对我们极其有利。只不过身份暂时不能暴露,其它的也都无所谓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明日便会有客来访,想必那女子会亲自前来。”

    “五弟,你是想试探她的底细?”

    “是也不是!”司马无忌笑了笑,接着道:“她若前来,那么张鲁也知晓我们前来。张鲁乃是五斗米道天师,我师傅亦是道家中人,不全无交集,至少也是同道中人。”

    “张鲁知晓师傅与我的关系,那么他必定猜测我们的来意,所以明日可以是试探,也可以是借助这个办法,让我们可以在汉中郡随意行走。现在我们的身份特殊,不好光明正大前去,尤其是马超府上的下人,不知道有没有将我们会见马超的事情出去。”

    赵风道:“既然是这样,会不会影响我们此行目的?”

    “应该不会,只要我们想好应对之策,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以那女子的本事还难不倒我。如果是张鲁,那我们还得心一些,以他的见识应该可以看出端倪,至于那女子就不必担心。”

    司马无忌自信满满的笑了笑,他也想试探一下这女子姓甚名谁,历史上有关于女子的记载十分稀少,大多数是野史,或是演义之类的记载一些,正史上留名的还是比较少。

    其实,张琪瑛派人尾随跟踪司马无忌、赵风时,那人的手段十分不高明。司马无忌是何许人也,他可是有一名刺客师傅,对于隐藏踪迹本事无人能出其右,更别那种拙劣的隐藏本事,司马无忌早已发现,却没有破。

    如果一个巧合是巧合,那么三五个巧合就不是巧合,不是故意安排就是有意为之。司马无忌起初也没在意那人,只是他与赵风二人随意走动,无意间发现他时,又多次看见,这才想到是张琪瑛怀疑他们二人身份,想要探查底细。

    既然张琪瑛想要知道他们的底细,那么司马无忌就决定与她玩一下,他故意与赵风东逛西逛,随意走走停停,白就是戏弄那人,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就这么带着那人兜圈,最后司马无忌寻思了片刻,这才决定让他知晓他们的住处,好回去禀报。

    本来司马无忌有机会将他甩掉,不过那样做,更会引起张琪瑛注意,还不如顺水推舟,让她前来找自己,总比他去找张琪瑛要强太多,至少主动权在自己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