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睹人思人
    “五弟,咱们不是前来劝说马超转投主公的吗?”

    赵风郁闷的跟随着司马无忌离开马超府上,他实在不明白司马无忌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们目的就是让马超转投刘备,怎么到了这里以后,什么都没说就急匆匆的离开,那这次前来又是什么目的。

    “四哥,现在不是时候!”司马无忌笑着说道,“我等前来与马超会面,又开门见山地告诉马超我们身份以及来意,别说马超不信,换做是我们都不会相信这事是真的。”

    “或许这次前来也没考虑周全,本以为马超在汉中郡受到排挤,却没想到张鲁暗中派人监视马超府上一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刚刚带我们前去见马超的那人应该是张鲁的细作。”

    赵风眉头紧锁,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前来的事情必定会被张鲁知晓。”

    司马无忌点点头,他这次贸然前来,本是好意,想让马超弃暗投明,可是无意间让马超陷入两难之地,张鲁得知他们前来,必会怀疑马超用心,最后结果定然是往坏处走。

    如果马超被张鲁怀疑,马超会不会记恨自己贸然与他会面,才引来如此祸事;如果马超不记恨自己,那么弃暗投明就指日可待,反之他们则非常危险,唯一庆幸的是他们没有透露身份,除了马超以外。

    司马无忌之所以没有与马超详谈,也是感觉到氛围不对劲,就匆匆拜别。三日后他们再次前来,却不是光明正大,定然会小心翼翼的寻一个无人之地见面,然后再详谈。

    司马无忌、赵风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出了马超府后,东转西转这才钻进一家客店稍作休息。并且,他们住的地方也比较偏僻,在城郊之地,这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马超望着司马无忌、赵风二人匆匆忙忙的离开,又看见司马无忌抬头看向四周,他明白司马无忌的意思,这里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但是,马超还是对司马无忌、赵风二人身份有些怀疑,不敢轻易决定。

    马超在汉中郡看似颇受重用,实则被其他人嫉妒,就连张鲁都不愿意相信他。因为杨昂、杨白等人惧怕马超的才能,屡屡在张鲁面前说他的不是,甚至还想要加害于马超,这让马超处处被限制。

    如果只有一个人说,张鲁不会在意,如果是十几个人都在说,张鲁定然相信他们所言,而不会相信马超。毕竟,马超在他们眼里是劣迹斑斑,根本就算不得忠心耿耿,张鲁有自知之明,他自问没有本事让马超死心塌地的效忠自己。

    众口一词之下,马超被众人排挤,被张鲁怀疑。如果马超不是勇猛无敌的将领,只是寻常将领,兴许其他人都不会说什么。偏偏马超勇猛过人,万夫不当之勇,这让张鲁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凉州刺史韦康,被马超斩杀。

    当怀疑在心中慢慢产生时,张鲁就会开始联想很多,顾忌也会多出很多,这让马超在汉中郡的处境很为难,可马超已经退无可退,唯一的方法便是投奔攻占益州的刘备。

    现在司马无忌、赵风二人前来,正是恰当时机,马超心知张鲁不是干大事的人,也想转投他人。可是马超被张鲁派人暗中监视,马超心知肚明,就算他有任何行动,张鲁基本上知情,所以马超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张鲁,不是我马超想要转头他人,乃是你逼得。如果不是你听信他人诬陷之言,又怎么会如此待我马超?当初你愿意派遣大军相助于我,又借兵与我重夺凉州,这些恩情我马超已经归还了!”

    马超暗暗地下定决心,暂时按兵不动,不代表他什么都不做。如果什么都不做,与束手待毙没有什么区别,马超还有大仇未报,自然不会答应。因此,马超也暗中盘算接下来的事情。

    司马无忌、赵风二人找到客店住下,并不是一直在房中不出来,而是一同四处走走看看。由于汉中郡没有限制宵禁,夜晚时还是有百姓出来,不过他们二人看了一下,觉得人有些多了。

    “难道是有人再讲道?”

    司马无忌思忖片刻,便喊上赵风,他们也跟随着人群的方向走去,距离他们的客店不过一里路程,当他们走向前去时,远远地看见巨大的篝火在燃烧,还有火盆、火把,将漆黑的夜幕驱散。

    司马无忌好奇的走了过去,定睛望去眼前这人是他白天偶遇到的那个女子,惊道:“怎么又是她?”

    “五弟,你认识那女子?”赵风好奇的问道。

    “不认识,只是白天见过此人!”司马无忌将白天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对这个女子产生浓厚的兴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笃信五斗米道,也就是正一道。

    若是后世女子入道,这事比较常见,可在东汉末年这个战乱时代,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有这样的底气,在男人为尊的世界里,独树一帜。在她的身上,司马无忌像是看到孙尚香的影子。

    司马无忌回想起孙尚香,心里有些失落,他已经整整一年时间没有看见孙尚香,也不知孙尚香情况如何。司马无忌看着眼前这女子,像是看到孙尚香一样,两人的性子如此接近。

    “五弟,咱们还是离开吧!”赵风他可不相信这些,要是让他听这些,还不如让他率领大军去征战四方来得轻松,可是司马无忌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似的,整个目光都聚集在那女子身上。

    “阿香,你现在还好吗?”司马无忌流露出哀伤之情,他也不知道这几日为何十分想念孙尚香,或许是因为他独自一人常年在外奔波,甚少回去,心里有些孤单。

    最让司马无忌受不了的是孙尚香居然都没有派人送来信,或许是孙尚香不想让司马无忌分心,也就干脆不写信给他,这些都是司马无忌自我安慰。不仅仅是孙尚香没有写信,就连赵云之妻樊氏也没写信,这倒是比较少见。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司马无忌喃喃自语一声,浑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满脑子想的都是孙尚香的倩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