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入汉中,会马超
    司马无忌、赵风二人穿着常服大摇大摆的进入汉中郡,他们观察城门守军戒备森严,所有人进出城门都需要经过盘查,司马无忌、赵风二人腰佩利剑,一看就知道是习武之人,被重盘问。

    “你们来南城县作甚?”

    “我与兄长乃是关中人氏,此次前来乃是聆听无上大刀!”

    “你等也信奉?”

    “天下乱世,唯有汉中偏安一隅,我兄弟二人早知汉中郡乃五斗米道发源地,未曾亲眼目睹张师君风采,今日特来前来聆听圣言,不知兄弟可否行个方便,让我兄弟二人进城?”

    “原来也是同道中人,你们二人前去吧!”

    司马无忌以拜会张鲁之名,聆听五斗米道的教义为由得以进城,赵风也听闻张鲁是五斗米道第三代传人,汉中郡在张鲁的治理下,便将五斗米道的教义加入其中,使得当地百姓普遍成为五斗米道教众。

    司马无忌入城时,还特意询问守城将士聚会之地在何处,那人像是找到知己似的,毫不犹豫的将地与他们听。并且,那人还强调张鲁偶尔会亲自前来道,要是他们有缘的话就可以看见。

    司马无忌答谢一声,然后与赵风直接入城!

    当司马无忌入城后,看见家家户户都信奉五斗米道,感叹教会的力量十分庞大,这也是为何张鲁没有太大的才能,却能占领汉中郡如此久的原因,有五斗米道的天师之名,使得张鲁备受推崇。

    “四哥,咱们先不去拜会马超,先在城中看看!”

    司马无忌去任何一个地方,不是直接前往目的地,而是先要摸清楚当地地形情况,有备无患。如果当地地形都不熟悉,要是真的发生什么意外,又如何趁乱逃走。

    因此,司马无忌与赵风二人暂时分开,一人朝着西面走去,一人朝着东面走去,然后再到城中会合。赵风明白司马无忌意思,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转身离去。

    司马无忌也转身离去,他一边走着,一边观察四周情况,不仅仅将房舍位置记住,还有城中巡逻军的换防时间以及人数等都记清楚,包括从哪条路走更加便捷等。

    当他走了一个时辰后,真的看见有一处地方聚集着大量教众,有一人在传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常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司马无忌喃喃自语:“《道德经》?”

    当他好奇的抬头望去,只见中央坐的不是男子,而是一名女子,这让他有些惊讶。《道德经》乃是道家经典,司马徽传授其学识时,也曾讲解此经内容,与那人讲解的有些不一样。

    “此人是谁?”

    司马无忌暗暗地寻思,他没有出口询问旁人。因为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她讲解经文,以及其中含义,要是这个时候他出声打扰,怕是引起众人不满,兴许还会引起更大误会。

    毕竟,汉中郡大多数人都信奉五斗米道,要是有人讲解之时,出声打扰,这是大大的不敬,还会引起其他人注意,也就暴露他不是本地人的身份。所以,司马无忌也不过是惊鸿一瞥便悄悄地转身离去。

    司马无忌此行目的不是为了真的聆听五斗米道的教义,而是为了与马超联系,他已经悄悄地打探清楚马超居住在何处,在他收集信息时,又将自己想知道的也弄清楚。

    三个时辰后,天色已晚,司马无忌与赵风二人碰面,将自己各自所搜集的信息汇总起来,然后直奔马超府上。

    此时,马超正准备用饭,却听到府中下人禀报有人拜会,询问名讳居然不知情。既然那人不通名讳,马超自然不会接见,可司马无忌绝不会如此就算了,他自然有方法让马超出面。

    “你去告诉马将军,就我有方法让他报得大仇!”

    “大仇?”

    那人茫然不知的看着自信满满的司马无忌,他已经替司马无忌传过一次话,要是再前去打扰马超,后果还真的不知情,他是刚刚被派来为马超效命,实际上也是张鲁暗中监视马超行为之人,不过他的身份马超没有捅破,他也不敢将马超的事情告诉张鲁,因为他曾经被马超震慑过,要是将不该上报的报告,下场就很难看,那人也清楚马超脾气,这才犹豫不决,不过最后还是替司马无忌传话,因为他收了司马无忌一些好处。

    这次那人传话,司马无忌、赵风二人被马超接见,安排至偏殿相聚,当他们前来,马超开门见山地问道:“你真的有方法帮我报得大仇?”

    “如果将军信任我的话,那就可以;若是将军不信任我,那也就不可以!”司马无忌从容不迫的笑了笑,仔细打量马超,忍不住地赞道:“果然是一员虎将,怕是关羽、张飞都有所不及。”

    “你到底是何人?我为何要相信你?”马超狐疑地看着司马无忌、赵风二人,见他们走路姿势,马超便猜到他们二人习武,尤其是赵风身上有种将领的气势,这与他十分相像,不免让他有些怀疑他们身份。

    司马无忌直言不讳的回道:“我兄弟二人乃是益州牧刘皇叔帐下将领!”

    “刘备将领来我这里作甚?”司马无忌如实出自己身份,这让马超有些惊讶。

    “自然是与将军商议报得大仇之事!”司马无忌淡淡的回道,“今日我们前来见将军,乃是奉了吾主刘皇叔之命,早就听闻马将军勇猛过人,只不过将军在汉中郡,本以为得到重用,实则受到汉中将领排挤,只怕张鲁也不会重用将军,我等前来拜会将军,就是邀请将军弃暗投明,前来投奔吾主,自会受到重用。”

    “我凭什么相信你?”马超有些犹豫了,司马无忌的话中他心中痛楚,不过他还是不太相信司马无忌等人的话,要是他们是假的,乃是张鲁派来试探自己的,那岂不是上当受骗。

    司马无忌笑道:“将军不必怀疑我等身份,我愿意给将军三天时间来考虑,三日后我们会再来拜会将军,到时候希望将军给我们一个答复!今日就不在此多留,择日再来!”

    不等马超反应过来,司马无忌便与赵风再次起身告辞离去,留下一头雾水的马超,直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去背影,陷入沉思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