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将计就计
    曹操夷灭马腾三族,韩遂亲眷也在其内,也是表明他的态度,与马超、韩遂等关中将领生死仇敌。另外一方面,曹操派遣夏侯渊率领大军前往冀城,援助凉州刺史韦康镇守冀城,也是为了彻底剿灭马超、韩遂等势力。

    “丞相,为何斩杀韩遂家眷,却不斩杀其部将阎行父亲?”

    曹操笑道:“阎行此人也是不可多得良将,而他是出名的孝子。若是知晓其父尚未死去,只是被关押在牢房之内,以阎行对其父之孝,决不会坐视不理,必会前来邺城归降。”

    “禀丞相,以在下之见,怕是韩遂不愿看到阎行前来投奔,定然会从中作梗,阻挠阎行前来。”

    “即便如此,本相亦有对策!”曹操胸有成竹地大笑道,“潼关之战时,韩遂损兵折将,兵力所剩无几,而阎行乃是他唯一依仗将领。只要韩遂从中阻挠,本相就将计就计,顺势斩杀阎行之父,那个时候阎行不仅不会将怨愤投奔在本相身上,相反还使得他们二人心生嫌隙。”

    于是,曹操亲自写信派人送给阎行,信中提及阎行之父正在被关押,尚未处死,韩遂留在邺城的亲眷全都灭族。并且,威胁阎行要是不来邺城,其父必死无疑,这让阎行十分为难。

    “什么?阎行之父未死!”

    韩遂听阎行之父还活着,大吃一惊,他已经得到消息自己京中亲眷惨遭曹操斩杀,独独留下阎行之父存活,这让韩遂有些慌张。因为他也清楚阎行是孝子,得知父亲存活的话,必会前往邺城,韩遂思前想后决定不让阎行前往邺城,只要阎行不去京师,那么阎行之父必会被曹操杀害,这样一来就可以将阎行留在自己身边。

    现在韩遂身边并无太多良将可用,要是阎行前往邺城,就是自投罗网,被曹操收为己用,那么他的兵力就会大大的减少,这让韩遂下定决心,决不允许阎行前去救自己父亲。

    阎行思前想后,决定前往京师面见曹操,饶恕自己父亲一命。只要他抵达京师,曹操就会信守承诺,不会动他父亲半根毫毛。此次前来,阎行就是与韩遂辞行。

    当阎行准备开口辞行时,韩遂抢先一步用话堵住阎行辞行的话,更是语重心长的阎行尚未成亲,他的父亲与自己提及很多次,实在是担心不已,韩遂以此为借口将阎行留下来,更是强行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阎行为妻。

    阎行哪有什么心思成亲,本想拒绝,却被韩遂以官职压迫之下,阎行不得已之下只能头答应迎娶韩遂女儿为妻。韩遂奸计得逞,阎行不去京师,那么曹操就会将他父亲杀了,心里踏实许多。

    “韩遂果然好计谋,居然牺牲自己的女儿留下阎行这个良将,本相倒是觑了。”曹操得知阎行留下成亲,无法抽身前来京师,不怒反笑,他将计就计,真的将阎行之父斩杀,更是再次写信送与阎行,禀报这个消息。

    “爹!”

    阎行得知父亲被杀,泪流满面的大哭起来,曹操在信中所写,要不是阎行留下来成亲耽搁时辰,其父又怎么会被杀,曹操有意将矛头指向韩遂,阎行回想自己辞行时与韩遂的对话,彻底明白自己父亲被杀与韩遂脱不了干系,暗恨不已,父亲惨死的仇怨阎行隐藏在心底深处,待时机成熟定要向韩遂逃回这笔血债。

    韩遂自鸣得意,以为留下阎行,殊不知留下其人却失去其心!

    与此同时,马超兵围冀城已有数月之久,马超久攻不下,就选择守株待兔,等着冀城粮草断绝再出兵攻打。马超被阎温摆了一道,要不是阎温在临死前不顾生死的呼喊,鼓舞士气,也不至于此战拖延至此。

    “刺史大人,夏将军的援军只怕无法前来了!”杨阜叹息一声,“冀城被马超贼兵围困已经有四个月,未见援军露面,要是丞相真的有心援救,早已派遣大军前来,为何到现在迟迟未见援军?”

    韦康苦笑一声:“以城中粮食也撑不过几日便会断粮,不如开城投降吧!”

    赵昂反驳道:“若是我们现在归降,那么伯俭被马超杀死的仇又该怎么办?伯俭舍生取义,不顾生死,鼓舞城中百姓、我军将士,要是开城投降实在是有愧于伯俭。”

    “既然援军未露面,不如我等开城门,与马超率领的大军拼个鱼死网破,总比沦为阶下囚要好。刺史大人归降于马超,那我等岂不是也要效力于马超,末将不敢苟同。”

    “杨参军以为如何?”韦康也不愿意归降,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敌众我寡之下与马超大军对战,螳臂当车,必败无疑。

    “开城投降也不是一件坏事!”杨阜语出惊人,又接着道:“我军兵力与马超军比起来相差甚远,如何一决生死。即便是城中守军一拥而上,也难以抵挡马超大军,徒增伤亡罢了,此计不妥。”

    赵昂冷笑一声:“难道听从杨参军的,开城投降就好吗?”

    “赵将军息怒,且听义山把话完!”杨阜轻描淡写地笑了笑,道:“马超不是想要冀城吗?那我们就给他冀城,不仅保全我军兵力,更能让城中百姓免收于战火,不至于受到牵连。”

    “即便是归降,也不见得是真心依附于马超,我等可以诈降!若是丞相真的有心派遣大军前来救援,这一来一回也需要时日。我等投降以后,正好等待时机,待时机成熟后,便可以反叛马超,重新将冀城等地收回,一举将马超势力铲除,不知诸位此计如何?”

    赵昂闻言也沉默不语,此计的确是好计谋,诈降于马超,不仅可以让他降低对自己等人的防备,更能重新收复冀城,将马超势力消灭,实在是上上之策,韦康也没有反对。

    于是,杨阜提议‘诈降’,将计就计之策,得到众人支持,韦康便依计行事,下令守城将士全都撤回,将城门打开,亲自率领众人开城门投降于马超,马超占领冀城后,便以此为根据地,割据陇上,自称征西将军,自领并州牧,督凉州军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