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巧施离间计(加更)
    “丞相为何要与敌军将领单独会面?若是贼首不顾一切攻来,那该如何是好啊!”

    “诸位不必劝阻,本相自有妙策破敌!”

    曹操自信满满的脸上洋溢着阴谋的味道,他没有待在军营之中,反而主动写信与关中将领会面,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见面,只见马超、韩遂二人,他们二人乃联军首领,其他人也没有那个资格。

    “曹贼约我单独会面,莫不是有什么诡计不成?”马超接到曹操的书信,皱着眉头,沉思道:“既然曹贼有如此胆色,我马超岂可不出面与他相会,正好借此机会擒拿曹操。”

    “孟德约我单独相会,这是什么意思?”韩遂也接到曹操的书信,他与曹操有些交情,也曾在长安叙旧,心知曹操乃枭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邀请自己前去赴会。

    并且,曹操给韩遂的书信提及自己约见马超的事情。韩遂与马超关系破裂,就算明知道马超前往,他也不愿意与马超商议,实在是放不下那个脸面,尤其是马超骁勇善战,勇猛无敌,看不起自己,这让韩遂怀恨在心,二人明知道曹操分别约见,却不愿放下自己的傲气,就当是不知情。

    三日后,马超单独与曹操会面,他知道曹操武艺不如自己,便想着趁机生擒曹操。曹操与他们二人单独会面,不可能只身前往,带着许褚前往,许褚盛名在外,不论是马超还是韩遂都会有所顾忌。

    “孟起贤侄,为何你要与本相作对,公然反叛,让本相实在寒心啊!”曹操与马超见面,并没有说什么重要军务,也没有劝降之类的话,反而与他聊起过往,“当初,本相屡屡征召孟起入京为官,却被贤侄屡屡拒之,迫于无奈之下,操只能征召汝父马腾入京,唯有此方法让贤侄留在本相身边效命。可惜你还是不愿入京为官,宁愿留在西凉,此之为何?”

    曹操痛心疾首的模样,让马超有些无奈,尤其是曹操提及马腾时,马超原本犀利的眼神淡了许多。曹操说中马超内心的软肋,马腾是他父亲,要是自己不能斩杀曹操,待他回去后,自己父亲必定受到牵连,还有自己兄弟在内。

    “若不是丞相西征,孟起也不愿与丞相大军对峙。虽说丞相名义上西征汉中郡,实则是想要收复关中之地,孟起知晓丞相心中所想。但是,关中之地乃孟起等人生存之地,岂可轻易被丞相拿去。”

    马超掷地有声地回道,“早有耳闻丞相之虎侯勇猛无敌,乃是能征善战的大将,不知孟起是否能与他见上一见?”

    曹操当即回道:“这有何难,本相身旁的将领便是!”

    曹操用手指了指许褚,马超撇过头看了过去,许褚回瞪着马超,随时准备好与马超干一场的准备。当马超出现时,目露凶光,许褚早有防备,只要马超动手,他就立即上前抵挡住。

    “真的来了?看样子此次计划不能实现了!”马超暗自沉思,他放弃了突然发难袭击曹操的决定,接着说道:“孟起已经给丞相的薄面,前来与丞相相会,要是丞相只想攻破汉中之地,大军撤回,或是绕到直取汉中郡即可,不必途径潼关,还请丞相好好考虑,孟起告辞。”

    马超纵马飞驰而去,曹操若有所思的看着马超离去背影,冷冷的笑了笑,低声道:“想我撤军?岂是那么容易的事,马超果然是难以驯服的野马,不能为我所用实在可惜。”

    “回去吧!”

    “丞相不是还要见韩遂吗?”

    “韩遂此人行事谨慎,不会轻易出来与本相会面,而且他已经知晓我与马超会面就可以了。现在韩遂自视甚高,不会出来,不过再过不久,就不是本相约见,而是他主动上门前来见我。”

    曹操、许褚二人离去,韩遂如同曹操所料的那样,的确没有出来与他会面。当曹操回去后,立即下令大军继续与关中联军对峙,而且关中军粮草已经被截断,更没有后续粮草,长久下去必会不战自败。

    由于关中联军屯集大军于潼关时乃春季,正是农耕时节,偏偏韩遂、马超等人没有想过此战居然维持如此之久,已经整整过去九个月时间,秋收时节也过去,眼看寒冬腊月就要来临,粮草问题成为关中军最大的难题。

    “马将军,你与曹操会面时,可曾透露什么?”

    “曹贼没有与我说什么,临行前我还劝说曹贼撤军,我等自会与往日一样效忠于他。从目前情况来说,曹操怕是不信任我等之言,也不信任我等的忠心,曹操必有侵吞关中之心。”

    “现在我军粮草即将用尽,要是再无粮草供应,或是曹军撤退,我军怕是会有断粮之危。”

    “既然曹操不愿退兵,那咱们不如假意投诚如何?待曹操掉以轻心时,再伺机而动?”

    “此计不妥!曹操是何许人也,岂会不知我们的想法。不如咱们割地或是送人质前往,尚可得到曹操之信任,否则别无他法。”

    众人合计之下,只能选择与曹操求和,他们愿意割地、送人质前往等条件,只要曹操不与他们为难,那么一切都好办。由于之前韩遂没有去见曹操,马超提议由他前往,也就是劝说曹操。

    韩遂被迫无奈,只能点头答应前往与曹操见面!

    当韩遂只身前来求见曹操时,许褚暗暗地叹道:“丞相真乃料事如神矣!”

    于是,韩遂成为众人代表与曹操相见。由于韩遂之父曾与曹操同一年被推荐为孝廉,而韩遂与曹操又是同辈中人,曾经有交情。只是后来曹操雄霸一方,韩遂却远远不如曹操,之后二人见面的次数就减少许多。

    “文约兄许久未见,不知可好否?”

    “孟德兄惦念,文约羞愧矣!”

    曹操看见韩遂第一眼,不仅没有责备他上次爽约之事,十分热情,犹如当年他们二人相交时的场景,看到曹操如此热情,这让韩遂心生愧疚,更有一丝尴尬之意。

    接着,曹操又与韩遂谈论当年二人相识的事情,曹操侃侃而谈,韩遂却是苦笑连连。因为他这次代表着众人意思,前来求和的,目的没有达成,反而与曹操像是多年好友未见一样,居然谈论叙旧。

    韩遂没有完成众人交代之事,就与曹操闲谈一个时辰,曹操是笑脸盈盈的目送着韩遂离去,可韩遂转身时脸上显得很无奈,他心知曹操已经猜到自己的来意,就是不给机会让他说。

    当韩遂回营后,众人询问之下,韩遂如实相告,众人显得有些惊讶。接着,又有斥候来报,说曹军阵前列阵,像是要攻打潼关似的。众人震惊不已,急忙出去一看,曹军的确列阵,不过兵力只有五千。

    由于他们粮草就要断绝,正在思索着与曹操求和,故而马超有心想要率领大军前去迎战,也不得不顾忌。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五千精兵再次撤回阵营,也没有将领前来叫阵。

    曹操料定关中联军粮草将断绝,这五千精兵是他亲自挑选出来,列阵就是威吓联军将士,相比较联军粮草问题,曹军却不用担心,有足够的粮草供应,孰胜孰败一看便知。

    于是,众人又再次商议,决定还是由韩遂前去与曹操求和,只不过这次结果还是与上次一样。当韩遂从曹营离开,曹操再一次摆出五千铁甲骑兵,阵列森严,由曹仁、许褚二人率领。

    关中各军将士无不为之惊恐!

    “韩将军,上次你说曹贼与你并无说什么,只是叙叙旧事,这次不会与上次的结果还是一样吧!”马超开门见山的询问韩遂,上次韩遂过来已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次又来一次,马超不得不怀疑。

    韩遂面不改色的回道:“这次与上次一般无二!”

    众人对视一眼,均想道:“莫非他已经归降了?”

    韩遂问心无愧,他是如实回答,可他的态度在众人眼里就显得有些诡异,这让众人都怀疑韩遂暗中与曹操私下联系,甚至有可能韩遂已经投靠曹操,将我军军情悉数告之。

    由于两次前去与曹操见面结果都是一样,已经让关中联军将领之间产生嫌隙,韩遂成为重点怀疑对象,其他人都暗中派人监视韩遂一举一动,以免这个关键时刻出岔子。

    事实上第二次见面,韩遂真的出尽全力想要找机会与曹操说众人意思,拜见曹操后韩遂开门见山准备求和,曹操料定韩遂必会如此,佯装不曾听见,又与麾下将领闲聊,待韩遂说完后,曹操这才询问刚刚说的是什么,韩遂无奈地再说一遍,可他一说曹操旁边的人就开始插话,最后韩遂还是什么都说出来,反而被曹操邀请留下吃酒,被韩遂婉拒。

    “丞相,我看火候差不多了!”

    曹操笑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还得再加一把火,要不然这出戏就没办法唱下去。”

    “丞相果然高明!”

    “若非先生指点本相,我又怎么会想起会用此计!”

    曹操与那人相视大笑起来,此人正是曹操身边谋士贾诩。当初曹操亲自率军西征时,贾诩也跟随大军前来,他为曹操出谋划策。因为曹操知道潼关易守难攻,关中军战斗力惊人,所以他就放弃强攻,改用智取潼关,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关中联军将领心生嫌隙,只能采用‘离间计’,那时再率领大军一举击败联军,以眼前情况来说,此计收获颇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